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穿越 > 逆袭之傻女无忧> 051 杀人灭口
“你下手太重了!”苏烟染埋怨的看了楚凤宁一眼,苏慕瑢直接晕了过去,这还要怎么玩。

也是的,就这么点能耐,栽了那么多跟头,被打了这么多次,苏慕瑢居然一点觉悟都没有,还要上赶着来被虐,脑子估计被打坏了。

楚凤宁摊摊手,“和他啰嗦就是浪费时间。”

“正好可以打发时间,不是?”苏烟染说的一点都不惭愧,俨然就是把苏慕瑢当做打发时间的玩具一样。

苏慕玿极为大方的分了一点同情心给苏慕瑢,幸亏是晕了过去,不然非得被四姐姐的话给气的再吐上两碗血,本来就虚的身子估计就……一命呜呼了。

乔浩宇的注意力不在苏慕瑢身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苏烟染那一句“皇亲国戚”,京城中大大小小的的皇亲国戚他都认识,他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这两号人物,除了内眷的小妾。

乔浩宇瞥眼看了苏烟染一眼,就这种嚣张傲慢无所畏惧的性子怎么可能只是个无居人下的小妾,要是的话,正室估摸着已经被她弄死了。

苏烟染不知道乔浩宇所想,只是觉得今天被他看的够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眼珠子不要了提前和我说一声,保证满足你的要求,无痛挖眼,你值得拥有。”

闻言,乔浩宇虽然满肚子火气,但是还是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太歹毒了。

这边斗着嘴皮子,反观苏慕瑢那边就是乱作了一锅粥,主脑晕了,作为手下的不知所措,都退到了一起,俱都是因为一句“皇亲国戚”而心底骇然。

“掌柜的,把这里的损失算清楚了,把清单送到丞相府。”楚凤宁淡声吩咐,轻轻的带过苏烟染,搂着她的腰从身后的窗子掠了下去。

苏慕瑾见状,脚尖一点,跟着掠了出去,苏慕玿跟到窗前,看着楼高,立时刹住了脚步,急了,这么高,他下不去啊……

乔浩宇拉起苏慕玿的后颈衣领,苏慕玿只觉身体一空,然后人就被乔浩宇拎着从窗口跃了出去。

陡然下降,苏慕玿惊的大叫,才叫出声就觉得很是丢脸,闭了嘴,但是人已然落了地。

“麻烦,真是没出息!”乔浩宇皱着眉头嫌恶说道,“!”

苏慕玿眼角抽了抽,干笑,“我不是不会武功嘛……”

就是因为乔浩宇对他太好,现在有事瞒着他,他很是愧疚,可是隐瞒的事情又是四姐姐的事,他是绝对要保密不能说的,矛盾的纠结,苏慕玿表情一垮。

“笑什么笑,人已经走了,你还走不走了……”乔浩宇没好气的说道,跟着苏烟染他们的方向走了两步,见苏慕玿还停留在原地,没好气的道:“还不快走,人胖,重的要死,现在路都不会走了?”

“谁说的,我只是有点肉而已。”苏慕玿拉了拉刚才被拎起落下而不平整的衣领,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司徒言没有跟出去,只在窗口看了会儿,推着轮椅向着房间门口方向而去。

苏慕瑢带来的一群人乱糟糟的在那里,苏烟染一行走了,他们还在犹豫商量着要不要去追。

司徒言缓缓而笑,“你们还不带你们家少爷回去看大夫,这模样看起来命不久矣了……”

命不久矣……一群手下闻言,立时就慌手慌脚的抬着苏慕瑢离开了酒楼,他们很清楚,要是主子死了,他们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用不了多长时间也是命不久矣了……

门口一下子清场了,司徒言这才慢悠悠的推着轮椅离开。

掌柜的站在门口,看着一片狼藉的包厢,他也想呜呼哀哉,给丞相府送清单?

王爷啊,你可护着点啊,他怕整家酒楼都被拆啊……

乔浩宇不发一言的跟在后面,脑中将京城中的皇亲国戚细数过来,过了一溜儿还是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影像。

他抓了抓脑袋,抬起头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街道,走到了府宅,看到当前一府邸的门匾,上书“宁王府”三字。

他怔愣了一会儿,一拍脑袋,他怎么望了,这京城中的皇亲国戚要属最低调的就是宁王,露过面,但是带着斗笠,他是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容貌的,还有宁王妃,苏慕玿的姐姐,他好像一点印象都没有……

“乔弟弟,还有什么疑问吗?”苏烟染突然转头,笑着问道。

乔浩宇被惊吓到了,蓦地睁大了眼睛。

苏烟染没有给乔浩宇思索的机会,拉着楚凤宁走进了宁王府的大门。

乔浩宇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呆呆的看着苏烟染和楚凤宁两人堂而皇之走进宁王府的背影。

苏慕玿在一旁看看苏烟染和楚凤宁,再看看离开的苏慕瑾,最后看向乔浩宇,他这是要解释还是不要解释?他该说些什么……

他悄悄的挪动了脚步,想要趁着乔浩宇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他有种自己要被胖揍一顿的感觉。

苏慕玿才移动了两步,一只胳膊就被人给拽住了。

“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乔浩宇咬着牙,恶狠狠的问。

苏慕玿苦着脸,怎么解释才能把其中歪歪绕绕说复杂不复杂,说复杂很复杂的事情解释清楚呢?

乔浩宇又拽住了苏慕玿的衣襟,“别给我闪闪躲躲的,今天你不给我好好说清楚,就别想从我手里溜出去!你小子,到底瞒了我什么事情?瞒了多少事情,死都不开口,现在你还想不说吗?”

发现了一个这样的惊天大秘密,乔浩宇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乱的很,但是这次绝对不会那么容易被苏慕玿忽悠过去了,事实已经明摆着在眼前了不是?

“浩宇啊,你先放开,有话我们好好说,我们进去说,成不成?”苏慕玿自知躲不过,打着商量道,为什么四姐姐突然要这么做?难道这个秘密他们打算公开了?

乔浩宇看了看宁王府大门口,虽然没有人来人往,但是确实不是一个说话的地方,再看看巍峨的宁王府,那里是京城中神秘的地方,因为很少有人得进,加之最近谣言重重,神秘的色彩越发的浓重。

不过在乔浩宇看来,宁王府不是一股神秘的气息,而是笼罩着厚重的迷雾,那是里面的人不愿意让人去探知的迷雾。

乔浩宇拽着苏慕玿的衣领,拖着他进了宁王府,一脚跨进宁王府,乔浩宇没想到他能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宁王府,他这样就进来了。

他也分不清心里为什么有类似激动的心情,也许是因为关于宁王府的谣言太多,太令人有种探险的冲动。

“吱呀”

宁王府的大门在乔浩宇和苏慕玿两人进去之后关了起来。

听到这声门声,乔浩宇突然心头一跳,脑中就这样跳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来,这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他这样想着,突然听到一阵嚎啕大哭,他倒吸了口气,这大白天的,竟然打了个冷颤,浑身发凉。

苏烟染一手挡着进门就要给她来个熊抱未成嘴一张哭的如丧考妣的宋承杰,眼神看向身后的宇文弦,“你们怎么来了?”

以她的经验来看,问宋承杰肯定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的,而且这眼睛又红又肿,不知道哭了多久了,真不知道一个少年哪里来那么多眼泪可以掉的。

宇文弦一路上被宋承杰哭的心烦,劝又劝不住,问也什么也问不出来,表情很是无奈,“我来京城当然有事,”他指了指哭的稀里哗啦的宋承杰,“他,我就不知道了,半路上遇到的,一路哭着喊着要见师姑,甩也甩不掉,只能顺手给捎来了,你这个做师姑的赶紧问问,这要是再哭下去,京城都要被淹了……”

宇文弦没有说这一路过来,差点就被人当做了人贩子不说,更有甚者以为他对他怎么遭了,将他那点断袖传言翻出来,添油加醋,他快成变态了,纷纷用着复杂的目光看着他,弄得他都不敢在一块地方久呆,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京城。

京城赶到了,谁知道要找的正主竟然是前脚出门逍遥去了,宋承杰还一个劲儿的让他去找,他是没力气去找了,在这里了,人还会跑了不成……

“师姑,我不想死……”宋承杰哭着喊道,凄声惨惨。

刚到门前的乔浩宇脚步一停,从他的角度看去,就像是苏烟染在掐着宋承杰的脖子,将他带来这里真的是要杀人灭口?天啊,对上一个他都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这一窝……

看了看手里拽着的苏慕玿,乔浩宇深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极其错误的决定?

“你有力气从蛟子国一路哭道云苍国京城,你会死?就算死也是被自己的眼泪淹死的!”宇文弦没好气的鄙夷道,不说男子,就算是这么会哭的女子他也没见过啊。

从蛟子国一路哭到云苍国京城?苏烟染真的是难以想象如此强悍的哭功,看向宋承杰,喝止道:“停!不许哭!”

还是先把水龙头给关了,大家才能好好说话。

宇文弦哼了一声,他说千百句不及苏烟染一句话,这不,宋承杰乖乖的停止了哭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