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架空 > 大唐司刑丞> 第五百二十一章 挨个审问

第五百二十一章 挨个审问

成自在连连点头说道:“不错不错,那些镖师们也知道,车管家和常玉堂起了龌龊,如果车管家想要摆平这件事情,说不定就要给车管家送钱去了,那么他们从半路上动手,这是很有可能的!”

李日知说道:“等把人都找齐了,挨个问一遍,等问好了之后,我们再去现场看一看,找出蛛丝马迹,那个时候再根据他们的口供来做判断,就相对比较容易了!”

捕快们去找洪多米和常玉堂,这个是比较费时间的,但是去找城里面的王镖头,那就快得很了。

也不过就是两刻钟多一点的时间,王镖头和他的那些手下,便都被捕快们给叫了来。

王镖头和镖师们一起被带到了大堂,当他们看到地上躺着的车管家和车路平时,他们的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李日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们,发现这些人脸色难看归难看,但是害怕惶急这样的表情却在他们谁的脸上也没有看出来,或者说有这样心理的人,并没有来。

王镖头是见过世面的人,走南闯北,处事圆滑,他恭恭敬敬的给李日知跪下磕头,先是自报姓名,然后便规规矩矩的跪着,等着听李日知的问话,他的表现非常合作。

身后的那些镖师见王镖头已经这样了,他们也跟着一起跪倒,乱七八糟的报出自己姓名,然后默默的跪着,基本上他们看王镖头怎么做,他们也就跟着怎么做。

李日知问道:“昨天车管家是去找你们了吧,让你们替他看家护院,有没有这回事?”

王镖头连忙说道:“有的有的,有这回事,为了这个事情,车管家还给了小人一两银子,这一两银子小人带来了!”

说完话,王镖头从怀里面掏出来一小块碎银子,就是昨天车管家给他的那块儿,交给旁边的差役。

差役把银子放到了李日知的桌子上面,李日知看到了这小块银子上面的断口,很新鲜的断口,说明这小块银子是昨天从一大锭银子上面夹下来的。

李日知把银子拿在手里摸了一摸,又把银子放了下去,并没有在银子的方面多问话。

这个时候,王镖头已经开始叙述起昨天他见车管家的经过了,从车管家去镖行找他,到他带着手下镖师去车管家的家,从头到尾,把事情说了一遍。

尤其是在细节方面,王镖头生怕他说得不够清楚,反而会引起李日知的怀疑,所以细节方面能说的多详细,就有多详细,甚至已经有些啰嗦了。

李日知坐在堂上只是默默的听着,在王镖头叙述的过程当中,他并没有打断,只是任由王镖头啰啰嗦嗦的说,好半天王镖头才说完。

李日知在听王镖头叙述的时候,仔细的观察着那些镖师的表情,见这些镖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出现,想必王镖头说的话,并没有与事实太过不符的地方。

李日知问道:“昨天和你一起去车管家家的人,你都带来了吗,都在这个堂上了吗?”

王镖头说道:“没有,没有全都在这里,今天早上有两个人去兖州那边出差了,不过今天晚上就能回来,都是骑着马过去的,一个来回用不了太久的时间!”

李日知说道:“他们今天晚上就能回来吗?你确定?”

王镖头连忙回道:“可以确定,绝对会今天晚上就回来了,因为小人没有给他们住宿的钱,这是出差办事,他们哪可能花自己的钱去住宿呢,所以他们肯定会回来的!”

李日知点了点头说道:“等他们回来,你立刻让他们到县衙里面来,不用管多晚,回来以后就必须来衙门!”

王镖头连声称是,其实那两个镖师也不可能回来的太晚,如果太晚的话,不就没办法进城了么,肯定是要在关城门之前回来的。

李日知拿起了那一小块儿碎银子,冲着王镖头和那些镖师们晃了晃,然后说道:“昨天车管家给你们这小块银子的时候,他是当着你们的面,把这小块银子从大块的银子上面夹下来的吗?”

王镖头摇头说道:“没有,是车管家进屋子里面去拿银子,然后就拿来这小块银子出来给我们,什么大锭银子,我们是没有看到的!”

停顿了一下,王镖头又说道:“不过从银子的断口上面,我们能判断出是刚刚从一大锭银子上面夹下来的,我们还在回去的路上说车管家真是有钱,家里面竟然有成锭的银子,他给财主们当管家,指不定贪了多少银子呢!”

这个王镖头说话非常的小心谨慎,昨天,他和手下镖师一大群人说说笑笑,这些话根本就没有办法保密,所以与其让别的镖师说出来,那还不如从他嘴里亲口说出来呢!

王镖头甚至有点怀疑,车管家和车路平被人给害了,会不会是自己手底下的镖师干的,钱财迷人眼,谋财害命这种事情,他手下的镖师也不见得做不出来。

李日知听王镖头说得详细,便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如果有要补充的,那么现在就说,如果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那么你就签字画押!”

王镖头咽下了一口吐沫,他觉得相当为难,实在是有点怕自己落下什么没说,万一自己没说出来,结果问别人的时候别人说了,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故意隐瞒,万一县令大人脑袋一发热,硬说自己和这个案子有关,那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没有办法,王镖头只好努力更加的啰嗦,尽全力把事情说的详细,甚至他连那条大狗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李日知就那么默默的听着,直到王镖头实在是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了,他才让王镖头签字画押,让王镖头去院子里面等着。

接着李日知又让衙门里的官吏出来,把那一群镖师分开,挨个的单独审问。

镖师还没等挨个审问完呢,常玉堂和洪多米便被一起带到了,还有那几户佃户,也全都被带了过来。

常玉堂还好一点,但是此时额头上也已经现出冷汗了,虽然衙门他以前经常来,打官司也打了不少,但是那都是给别人打官司,现在是轮到他自己头上了,想要继续保持镇定,其实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洪多米更是不堪,当他上堂之后看到了地上车管家和车路平的尸体时,竟然吓得瘫倒在地,全身发抖,还没等李日知问他什么话呢,他就先大喊起冤枉来了。

跟在他身后的那几户佃户,有老有少,人人都是害怕,见洪多米竟然大喊冤枉,慌急之间,他们竟然一起哭出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