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余生为期> 171.全文完

171.全文完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的请补足订阅, 或者耐心等待。

她一骨碌坐了起来,疑惑地开口和萧菀青打招呼道:“萧阿姨早上好, 这是……”

萧菀青抿唇轻轻一笑, 把牙杯和牙刷递给林羡,问道:“还难受吗?刷牙洗脸,吃点东西吧。”

林羡温顺地接过了牙刷和牙杯,摇了摇头道:“好多了。”她习惯性地把牙刷塞进了嘴里, 咬着牙刷准备下床, 就见萧菀青从床头柜上拿起了脸盆,递到了自己的身前, 看起来像是……要接她吐出来的水?

林羡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把牙刷从嘴里抽了出来, 因为牙膏糊在了两腮间, 说话有些含糊不清,意思却很清楚:“萧阿姨我自己去浴室洗漱就好了,我已经没事了。”说罢,不等萧菀青回话,她就已经下了床, 端着牙杯,哒哒哒地跑了出去。

萧菀青看着她的背影, 无奈地弯了弯眉眼。她放下了脸盆, 拿了毛巾, 又从林羡衣柜里取了一件薄外套, 也快步地出了房门,往浴室走去了。

吃饭的时候,萧菀青看出林羡的动作不似往常,吃的有些艰难,便猜测到她大概食欲不太好。她抿了抿唇,放下勺子,吸引林羡的注意力:“羡羡,你发现今天上午的碗和之前的不一样了吗?“

林羡愣了一下,低头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身前的白瓷碗,不解道:“看上去好像,都差不多啊。”

萧菀青却是神秘地眨了眨眼,道:“不一样的,这是暑假听说你要来的时候,我特意定制的,本想当做欢迎你的礼物送给你,后来却一直忘了。碗底,有特别的图案。”

林羡顿时来了兴致,端起了碗看向碗的底部,却只看到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她不甘心地追问萧菀青道:“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萧菀青看着她小眉毛一跳一跳的,可爱的紧。她笑意加深,解释道:“是在碗内的那个碗底。你要喝完了粥,才能看到噢。”

林羡轻轻地“噫”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开始认真地埋头苦吃了。

萧菀青眼神柔和地望着林羡,眼里有狡黠的笑意一闪而过。

不一会,林羡就把粥喝光了,终于如愿地看到了碗底的图案——一个Q版的自己,旁边用清新的程黄绿渐变色提着字,写着,欢迎林小羡。

林羡的唇几乎是瞬时间就扬了起来,眼睛晶亮亮地望着萧菀青,赞叹道:“好可爱啊。是你设计的吗?”

萧菀青眨了眨眼睛,点头道:“恩,画的可还像?”

林羡点头如捣蒜,又不由地疑惑问道:“可是暑假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啊。”

萧菀青“扑哧”一声,挪揄道:“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你长什么样?”话毕,她又忍不住勾唇打趣道:“毕竟可是从小就说了要嫁给我的小可爱啊,我得时刻关注着小可爱有没有长歪了啊。”

林羡瞬间就红了脸,娇软嗔道:“萧阿姨,你答应我不再提这件事情了啊。谁提谁就是小狗,你不守诺!”

萧菀青也是一时心血来潮,经林羡一提醒,也发现自己食言了。她立时就收了笑,敛了敛眼眸,认真道歉道:“对不起,我一时间忘记了,是我失言了。”

林羡怔了一下,没料到萧菀青如此郑重其事,立刻慌张补救道:“没事没事的,萧阿姨我也是开玩笑,没有真的在意,你不要当真,不需要道歉。”

萧菀青仔细地端详着林羡,确定林羡没有真的在意和不高兴,她才松了一口气。她弯了弯眉眼道:“但我食言是真的,当初说了,谁再提谁就是小狗,我愿赌服输。”

林羡定定地看着萧菀青,还在琢磨着萧菀青所谓的“愿赌服输”是什么意思,就突然听见耳边响起了温润悦耳的几声:“汪汪汪……”

林羡不由地睁大了眼睛,下一秒,她咧开嘴,贝齿轻启,银铃般清越的笑声,响彻餐厅。她大眼睛眯成了弯弯月牙,余光中,看见萧菀青白皙的脸庞,似有点点绯红漫上,情不自禁道:“萧阿姨,你好像脸红了,好可爱……”

萧菀青没有想到,林羡的反应会这么大,听到林羡的笑声后,她便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了。听到她的话语后,她的脸,更是愈发地红了起来。

她掩饰性地清了清嗓子,辩驳道:“那是吃饭热的,可爱已经不适合我这个年纪的人了。”

林羡却是固执道:“谁说的,我就觉得你超级可爱,没有人比你更可爱了。”话是脱口而出的,说完,林羡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妥,顿时,也突然就觉得两颊发烫,双耳发热了。

萧菀青眼尖地发现了林羡红透了的耳根,立刻反将一军,笑道:“林羡,你也脸红了,耳朵都快熟了。”

林羡咬了咬唇,状若自然解释道:“我那可能是发烧烧的。”

话音刚落,她便见萧菀青霎时间敛去了笑意,眸色沉了沉,站起了身子往自己这边走来。林羡这才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见萧菀青好像当了真,连忙解释道:“我随便说的,萧阿姨,我没事的。”

萧菀青却不敢轻易相信她的自我判断,执意亲自伸手测探林羡额头的温度。

林羡还在不以为意地安慰她说:“你看,没事吧?”

萧菀青的声音,却是从她的头顶,沉沉传来:“林羡,你发烧了,比昨天还烫。”

林羡的笑,顿时僵住了。

萧菀青取了体温计为林羡再次测量体温。果不其然,比昨天烧的更厉害了,39.3度了。

怎么会这样,萧菀青的神色,瞬间灰暗了下去。她看着还在像没事人一样反过来安慰自己的林羡,只觉得心像被什么扎了一下,又疼,又慌。她忍不住摸了摸林羡的脸,嗔怪林羡道:“怎么这么笨呢,烧成这样,自己难受都不知道吗?”

林羡见不得萧菀青这样担忧的模样,慌张宽慰她说:“我真的不难受,我没事的,你别担心,可能过会就好了。”

烧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真的不难受。萧菀青忧心地望着她,蹙了蹙眉,果敢道:“这样不行,你在家里等我,我去看看小区附近的药房有没有开门,好歹先买点退烧药回来。”

林羡立刻跳了起来,反对道:“不行,现在风雨这么大,怎么出的去。而且,这么大的台风,肯定都停工停业了,哪里会有药店开门啊。”她拉着萧菀青到阳台的落地窗前,想要让萧菀青认清现在外面的状况,打消这个可怕的念头。

窗外风狂雨横,吞云卷日,就在她们的说话间,对面大楼前的一棵大树就被折断了枝丫,枝枝叶叶散落一地。

萧菀青却像是丝毫都不放在心上一般,只转过了身,一边轻声地淡然安抚着林羡“总要去试试的,不一定就有开门的呢。没事的,你放心,我一会就回来了”,一边往玄关走去。她开了柜子,抓出了雨衣雨裤就往身上套。

林羡紧紧抓着萧菀青的手,扯她的雨衣雨裤,说什么都不让她出门。

萧菀青没办法,就着雨衣雨裤,往客厅里回走,妥协道:“那好吧,林羡,你去浴室里面用热水擦擦身子,看看能不能想把你的烧退下去。要是有用,我就不出门,好吗?”

林羡听到萧菀青的妥协,二话没说立刻就答应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退烧,但能拖一时是一时。“好,你别走,我这就去。”

萧菀青往林羡的卧室走去,温声道:“我不走,那你去擦身子,我再去房间找找看有没有药,好不好?”

林羡有点不放心她话语中的真假,怕她离开。但她见萧菀青神色间不见笑意,是少见的严肃认真,又打消了怀疑,点头道:“好。”说完,她转身离开,往水浴室走去。

然而,她走进浴室,刚脱完衣服准备接热水擦身子,耳朵里便传进了一声干脆利落地“咔哒”关门声,林羡顿时慌了。她顾不上再把T恤穿上,抓了个小背心套起就立马转身奔跑了出来。

客厅里,哪里还有萧菀青的影子。

她转动门把,想要追出去,却发现,门被萧菀青反锁住了。萧菀青温润的声音,自门外传进来,隔着厚厚的一层防盗门,有些闷闷的:“你乖乖在家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了,累了就去睡一会,睡醒我肯定就在你身边了。别担心。”

林羡有些崩溃,打不开门,找不到钥匙,阻止不了萧菀青,她眼圈瞬时间就红了,大声朝外边吼道:“萧阿姨,你回来,萧阿姨……萧菀青,你回来,我跟你说我没事了啊,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让我怎么不担心,你回来啊!”

可门外却没有了任何动静,萧菀青,显然已经走远了……

林羡跑回卧室,想要拿自己的钥匙,却发现一直放在床头的钥匙,已经不见了——被萧菀青带走了。

她又急又恼地咬紧了牙根,跑回了客厅,站在落地窗前往下看。

她看见,萧菀青单薄纤弱的身影渐渐出现在风雨里,出现在她的眼帘里。狂风吹得萧菀青向来柔顺整齐的发丝张牙舞爪了起来,暴雨顺着雨衣漏进了萧菀青的衣服里,林羡这样远的距离,都能看见,萧菀青,衣服紧贴着身体,全身都湿透了……她和那些可怜的树木、路灯、广告牌一样,在风雨里飘零着,东歪西倒……快要出小区大门的时候,萧菀青像是脚下打滑,突然一个踉跄,摔了一跤,跪倒在地,但很快,她就站了起来。

林羡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萧菀青浑身都湿透了,雨水打在她的脸上,让她连睁眼都觉得困难。她艰难地蹒跚到了小区外的药店,果如林羡所言,药店停业没有开门了。

不只是药店,整条街上的店门,都是紧紧锁着的,街上,空无一人。水,已经漫到了萧菀青的小腿上了。

萧菀青紧紧地咬着下唇,站在风雨里,有些茫然。药店都停业了,医院现在也没办法去,该怎么办……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温桐的。

温桐叮嘱她:“这次台风直接在我们市登陆,昨天登陆的时候,中心风力有十六级,全市停工停业三天。你没事吧?家里玻璃什么的还好吧?林羡学校肯定也放假了,饭菜什么的,这几天将就一下,没事就不要出门了。”

萧菀青却语气低落地回她道:“我已经出门了。林羡发高烧了,我想出来买退烧药,可是,药店都没有开门,我买不到药……”

温桐立即着急上火了,恨铁不成钢道:“你这个时候出门买药,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怕死吗?萧菀青,你是不是傻啊,偶尔就不能够变通一下,麻烦依赖一下别人吗?退烧药感冒药谁家不是常备的,你随便挑一户邻居敲个门道个谢会借不到吗?”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醍醐灌顶的萧菀青打断道:“温桐,谢谢你的提醒。”而后,就只有“嘟嘟嘟”的忙音了……

温桐气的差点把电话摔了。

萧菀青提着药狼狈回来的时候,一打开门,便被一直苦苦等候着的林羡冲过来撞进了怀里,腰被紧紧地圈在了女孩的双臂里。

她忧虑地想要挣脱,提醒女孩道:“我身上湿,你别弄湿了衣服,再加重病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