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一级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第742章 般配

第742章 般配

“这他妈还是个洋妞……。”一个男子邪笑着,说着就掐住了那名异国女孩的下巴。

那个女孩浑身瘫软如泥,却还在挣扎着,突然间!——

一个高大的男子冲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拳打在那名调戏她的男子脸上,后者连退几步,接着捂着脸,骂道:“cnm又来了个老外?!”

billy护着那个女孩,后者却一下摔在了地上,醉了过去。

billy来不及顾她,另一名男子抄起门边的棍子就要过来,billy侧飞踢正击中那人的左颧骨,酒吧门口顿时惨叫一声。

两名男子怯怯的看了眼billy,骂了几句转身就跑。

billy皱眉,突然想起那个女孩,转身一看——

她正倒在地上,白皙的面孔还残留着泪痕,一头微卷的白色头发在夜色中十分吸引人,billy一愣,她也是个外国人?!

周围的人不时看向这,billy索性将那名女孩扶起,小心翼翼的放到车上,为她寄好安全带。

刚要关上车门,他的手却被人拉住。

那个女孩的手心十分冰凉,她闭着眼睛,眼角却淌出了眼泪,哭着喃喃道:“肃……不要,不要走……”

billy看了她一眼,注意到她的右手还被绷带包扎着,而上面,有一串电话号码。

那是伊莎害怕再也找不到权御天,所记下的电话号码。

billy上了车,看了看身旁被酒精麻痹而沉睡过去的女孩,叹了口气后将车开到酒店。

上了楼层后,billy将伊莎放在床上,拿出一方薄毯,轻轻的盖在她的身上。

billy看着她的脸,不禁觉得眼熟,就好像在什么时候看见过一样,特别是这一头白色的长发,让人容易记住。

可实在是想不起来。

billy看了看伊莎后,将她的手轻轻的拿出,照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七年……”

伊莎忽然喃喃的开口说道,接着又含糊不清的说了些什么,只隐约听到了一个肃字。

billy看她一眼,沉重的叹了口气,接着和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地址。

电话那边不知是谁,语气十分冷漠,billy跟着他讲电话竟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权含的父亲。

挂掉电话后,billy笑了笑,出于礼貌和友好,帮伊莎帮额前的秀发别到耳后,接着,他帮忙叫了下服务,走了出去。

伊莎只感眼皮异常沉重,听到耳边的脚步声和声响,她好奇的睁开眼睛想看过去,可无奈,眼前却是一片模糊。

只隐约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风衣,身材挺拔的男子的背影,走了出去。

是御天吗……

会是他吗……

可他,为什么要走……

宾馆的门铃突然一响,伊莎吃力的睁开眼睛,接着她深呼吸口气,调整好情绪后走向门边,轻轻的拉开.

“伊莎小姐!你……你怎么喝那么多呢?!……”

伊莎一怔,脚下一晃险些摔下,carl忙扶住了她,担忧的说道:“boss已经定好了机票,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回米兰了。”

“那……御天呢?”

carl沉默,伊莎恍然若失,接着苦笑着摇摇头。

这种蠢问题怎么还会从她口中脱口而出?她怎么还在期望呢,她爱的御天根本不是爱她,又怎么会跟她一起回去?!又怎么会和她结婚……

carl把她扶到床边,坐下,叹息着安慰道:“伊莎小姐,你本就不该爱boss,他虽然冷血,可是却又不想伤害你。可就是这样,才会让你觉得忽冷忽热,才会让你觉得他是爱你的……”

“不该爱……”伊莎苦笑,“可还是爱了啊……”

carl低下头沉默。

伊莎头痛欲裂,她撑着脑袋靠在床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不知在盘旋什么,突然,一个景象闯了进来——

她坐在灯红酒绿的酒吧内,不知哪来的心情让她一杯一杯,不断的饮下烈酒。接着,她正要站起来走出酒吧时,不料脚步一晃,撞向一旁的两名大汉,手中的烈酒顿时撒了出去……

“干!长没长他妈的眼睛?!”

“草,老子新买的……诶!”那名男子抬起她的下巴,接着向旁边的人猥琐笑道,“这他妈的竟然是洋妞啊,长得还挺靓啊……”

伊莎想都没想,一脚就立刻踹到人家的腹部上,立刻拔腿就跑。

她的脑袋眩晕一片,胃里一阵阵的恶心。身后传来一声惨叫,她害怕的疯狂的冲出酒吧,嘈杂的音乐盖过了他们的喧哗……

“啊!——”

伊莎惨叫一声,那名男子恶狠狠的将她的头发扯过,逼她面对着他,伊莎不从,失措的尖叫,操着别扭的中文骂着二人。

正当体力不支时,不知从哪冲出的男子一拳头打在那名调戏自己的大汉上,接着她眼前一片模糊,倒了下去……

隐约模糊的看到那名男子的轮廓,焦急的心情让他的眉峰紧皱,接着自己靠在了一个温暖宽大的权中,很舒适,很安心,她不由自主的感到放松,闭上了眼睛。

那名男子送她上车到旅馆后,却又匆匆离开,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伊莎苦笑,她原以为是权御天,可看来,她又失望了。

亮如白昼的房间内两人沉默,carl似是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而伊莎,一脸恍惚的靠在旁边。

过了许久,她沙哑的开口:“那御天呢……他,还要回去吗?”

“……boss参加完一场拍卖会后才会回米兰。”carl最终说了出来,接着叹了口气,满是无奈,“伊莎小姐,boss在C国曾有个很深爱的女孩,所以……”

“我知道啊。”伊莎打断他的话,努力的咧嘴一笑,却略显苍白。

接着,她看向窗外。

星星散落在夜空中,一闪一闪的不比底下亮着霓虹灯的都市逊色,美景撩人,夜市繁华。

她突然喃喃道:

“他不爱我……”

比冷风还要冰凉的眼泪从脸颊边滑落,接着落在她的手背上溅成一朵泪花。她终于得知了一个用七年青春代价知道的事情:

他不爱她,从不。

*****

别墅的门铃一响,管家打开门,正帮着小权含穿戴衣服的程明谷也跑了过来。

billy走了进来,他穿得很随意,一身不算奢华却显得绅士优雅的米色西装,他向来如此,既随意,又优雅。

小权含穿好衣服走了过来,billy笑问:“又要去剧组了?”

程明谷点点头,心疼的说道:“他现在比大人还忙。”

小权含揉揉眼睛,困顿不堪的模样惹得连管家都在心疼。钟老爷拄着拐杖走了进来,他身后的下人拿着一套礼服,恭恭敬敬的递给程明谷,微笑,示意她更换。

“现,现在就换吗?”

程明谷无奈的接过,看着这一席白色长裙不禁皱眉,钟老爷笑道:“虽然外界都不知道你就是雅杉,但不管怎样,你始终代表我们钟家。”

小权含郑重的点头,十分认真的说道:“妈咪,你一定要把那些人全比下去!”

“我又不是去参加选美。”程明谷无奈的笑笑。

小权含摸摸自己的脑袋,嬉皮笑脸的说道:“你要是去参加,那不用比赛了,完全是你获胜啊!”

“就你会耍嘴皮。”程明谷捏了下他的耳朵,失笑道。

billy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接着扬起笑意,说道:“快上楼换换衣服把,现在还早,何况拍卖会是晚上开始的。”

程明谷犹豫的看了下手中的白色长裙,接着点头,随下人一同上楼。

时间似乎很慢,又很久。

沙发上坐着的billy正静静的等待,他不时抿了口茶,不时又看向楼梯口处,幻想他心目中最美的女孩是如何登场。

小权含换好衣服后随管家一同去了剧组,他囔囔着下次拍卖会一定要推掉行程,而钟老爷却爽朗一笑,称他真大牌。

楼梯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高跟鞋踩踏的声音异常清脆,又显得小心翼翼。

billy含笑看去,一名身穿简单白色长裙的女子走了下来,她扶着扶梯,身后跟着一脸赞赏的下人,似是在欣赏这个当妈妈的女人依然年轻。

她依旧是那个老样子,脸上不带任何的妆容,身上也不愿去佩戴任何配饰,可这样却越发将她衬得天生丽质。

billy不由自主的鼓掌,称赞道:“即使是拍卖会,你也会是最美的女孩。”

这场拍卖会极其隆重,举办人士竟然是位神秘人,而各界名流人士都应邀而来,现场热闹非凡。

据说,今晚的拍卖会绝不简单!

英国贵族克德玛公爵在世时,曾最为珍贵的s将会出现在拍卖会的现场!

s似乎是做为压轴卖品,不过也不单单如此,英国贵族的一位女伯爵,她与家父相互传下的珠宝usemid早在发生战争时所流失,可却有人扬言,它将会出现在此!

这两个珠宝都是曾影响过珠宝界却无人目睹过的钻链!!——

正因此消息,不少名流都前来,似是想目睹目睹影响珠宝界却从未有人见过真面目的s与usemid!

一块相传是宝蓝色晶莹的钻链,一块又被传言为一条淡粉色却透着无人能抗拒这种魔力的色彩!

会场内,几乎所有鼎鼎有名的人士都已到齐。女士们个个都是盛装打扮,从造型,到服装、头饰、配饰……无一不是用心。

有的女人靠在男人的臂弯中,低声笑语着说着什么话,有的人则是议论着晚上将会发生,大家都蠢蠢欲动,迫不及待地等着会场开始。

突然——

一对璧人走进会场。

男子酷似东方人的模样却有着欧美人的立挺美感,一身不算奢华昂贵的西装却将他显得绅士优雅。蓝色的双眸如湖水般幽深,有棱有角的五官,唇上淡淡的胡须非但没将他与一般男子的粗狂相比,反而更显成熟雅致。..

他身旁挽着自己的女子,身穿着一席简单的白色长裙,裙摆处恰到好处的成了一个圆状,袒露出一双白皙性感的美腿,仅仅如此,却显得如此神秘。她微卷的长发被发夹松松的挽起,两缕发丝懒散的垂下,更加衬出她如象牙白的肌肤。

那名女子未带任何配饰,就连脸上的妆容都是轻描淡写的一笔,可越是这样,越将她显得天生清新。

众人不自觉惊叹,可却见那名女子的秀眉微微拧起,对着身旁的男子耳语道:“billy,我……”

“别紧张,”billy扬起一笑,“今晚珠宝界的人士非常多,你想要当上设计师的梦想,很快就能实现。”

程明谷一怔。

billy似乎看出她的不解和茫然,他轻轻地将宽厚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笑道:

“在伦敦的时候,我就见过你画的设计草稿。有梦想就该去实现,而不是放弃这种天赋,不是吗?”

billy向来细心,在伦敦生活时他便看过程明谷的作品草稿,有时她心血来潮,他竟也有幸看到她专心致志设计作品的模样。

一个女人在认真的时候很令人心动,她的作品不能算特别精致,却总能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要是真能往这方面发展,定能在珠宝界上立足。

程明谷淡笑,“是。”

二人的到来给场内掀起一股**,不少人认识billy,却没人知道他身旁的女子是谁。

不少娱乐记者开始八卦,不停的猜测,可碍于会场的面子,又不好意思上前追问采访。

“咦,你看!那不是摄影界的名人billy吗?”

“对啊!竟然还能在拍卖会上见到他,还以为他那么快就启程去意大利了呢。”

“……他身旁的女子是谁?我怎么感觉……”

“很眼熟!”

程明谷突然感到镁光灯一闪!

她正想转头看去,手上却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程明谷一怔,惊愕的回头——

“是紧张吗?”billy牵起她的手,呈十指紧扣的模样,他温柔一笑,似是想将掌心的温暖传递给她。

程明谷低下头,沉默片刻后似有似无的摇了下头。

“别怕,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billy轻轻的拍了下她的手背,像哄小孩子的语气一般。程明谷见他蓝眸中的宠溺不由得一愣,立刻撇过头,闪躲他的目光。

一颗心不安稳的乱跳,总感觉这种场合会发生什么事……

一定是看错了……billy对她的眼神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感情呢?!

billy了解她的性格,见她躲避,不怒,不气,反而一笑。

已经有不少人入场了,纷纷含笑攀谈,程明谷和billy站在一起显得十分般配,但她的脸色却极其不自然,有人与她相笑时她的反映很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