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溺爱成婚:早安,冷先生> 第421章 老爷子的寿辰

第421章 老爷子的寿辰

不封杀老妈,还让她继续做保镖,快把他给气死了。而且长得那么祸害,要是老妈迷上了他,到最后又没有结果,害老妈伤心死,那就惨了。刑斯叔叔就是那种对女人不打算负责任的男人,一句话,甩钱,甩钱,还是甩钱,刘梦涵妈妈怎么能喜欢他呢,妈妈就是傻缺。

啊嚏,刘梦涵打了个喷嚏。

“去去去,一边去。”她急忙赶走儿子。

门铃响,刘向晨赶紧开溜,跑去开门。这个时候有谁会来。开门,竟然是久别不见的刑爷爷。刑天慕进门看到是小鬼开门,乐得合不拢嘴,硬是使出浑身的力气,抱起三岁多的小不点。

“小鬼,想不想老爷爷。”

刘向晨赶紧乖巧的点头,热乎劲十足的让刑爷爷坐下。刑爷爷身后还跟着一个保镖模样的随从,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还有水果。

“爷爷,到向晨家不用客气,不用买那么多礼物。”

呵呵呵,刑天慕依旧乐得合不拢嘴,简单打量了这个只有两房一厅的房子,只是很普通的租房,不过里面要用到的都有。

“小鬼啊,好久不见你了,爷爷想死你了,看,爷爷给你买了你爱吃的水果,还有许多好玩的玩具,还有你妈妈喜欢吃的。最近怎么不到爷爷那去看看,害得爷爷这把老骨头了,还要亲自来一趟。”

“妈妈说不能打扰爷爷休养。”所以他才没去,而且妈妈也不喜欢打扰别人,刘向晨说得很委婉。

刑天慕故意板起脸,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哎,不打扰不打扰,爷爷高兴你来还来不及呢,明天去爷爷那,爷爷找很多小朋友跟你玩。”

这时候刘梦涵闻声从厨房走了出来,“爷爷,听说明天是您生日。”

“呀,爷爷生日啊,那我先提前祝爷爷生日快乐。爷爷,你要什么生日礼物?”刘向晨嘴甜的刑天慕越是打心眼里喜欢,忙打断他的话,“不用礼物,你能来就是最好的礼物。还有小梦涵,明天你也一定要来。不是刑斯的跟班哦,是爷爷的客人。”

刑天慕赶紧趁机邀请,这种亲自来邀请,并不是每个人都有。

“好。”

刘梦涵应着,却纳闷,为什么刑天慕快要过生辰了,刑斯却一点准备也没有,也没有替他老人家置办。照说刑天慕生辰,应该请很多人才是,他这个孙子是否太轻松了。

刑天慕面上虽然高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是落寞吧。果然,刑天慕接下来就在向她打听刑斯的事。

最近刑斯没有回过刑宅,好像是为了避让避免见到楚若凡。楚若凡从小生活在父亲楚南天的威压下,基本没有和刑天慕有什么联系,更不敢明目张胆的去刑天慕那。现在楚南天突然不管了,看来有关系缓和的迹象。

说来刑天慕和楚南天没什么大的仇恨,刑天慕以前和楚南天的母亲相爱,却遭楚南天的母亲家人反对,结果他的母亲身怀有孕有了他,嫁了别人。确切点说,应该是他的母亲带着肚子招了上门女婿。

楚家以前在襄垣市就是富商,一直排在襄垣市排行第一的位置,当时刑天慕只是一个打工仔,没什么钱,楚家人嫌弃也不假,生生拆散了一对爱人,让他骨肉分离,爱人不能相聚。楚南天从来没有叫过刑天慕一句父亲,也从来没什么往来,直到他的母亲去世也没有,一直僵持到现在。

那时候刑天慕白手起家起早贪黑的工作,终于在襄垣市混出了人模人样,发展到最高风时,就只是排在楚氏家族企业的后面。这样还是没能换得楚南天正眼看他。直到后来出现了刑斯,这几年在刑斯的带动下,刑氏集团风生水起,盖过了楚氏的风头,挤压掉楚氏,保持稳坐第一的宝座,这口气楚南天一直咽不下。

最近改观,怕是因为媒体传得沸沸扬扬,说是老爷子要分配财产给唯一在他身边的刑斯和刑漫。楚南天是真正血统的邢家人,他自是不甘心被人笑话,也不甘巨额财产落入外人手里。

他没出面,但是楚若凡低调到刑家陪老爷子刑天慕长住,也算是他默认的行为与行动。怕是这次张罗刑天慕寿宴的,也是楚若凡在忙,刑斯显得‘外人’了些。

“小梦涵,最近刑斯在忙什么?”

饭菜摆上桌面,刑天慕旁敲侧击的打听着。有好一段时间没看到他,心里不是滋味,怪想的。楚若凡住进刑家,他又不好拒绝,刑斯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他打电话去他公司没有回应,找了展鹏司礼斯找刑漫打听他的情况,都一无所获。也只有一直跟在刑斯身边的刘梦涵,估计能了解他一点状况,他的想法。

拨了很多遍手机,对方一直都未接通。想要放弃,对方却传来娇滴滴的声音。

女人?

慢慢消化这个消息,梳理了一下状况,确定是一个女人接通后,刘梦涵淡淡开口。

“我找刑总。”

隐约从话筒里听到从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引人遐想。这个时候不言而喻,打搅得不是什么好时候。

对方听出是女人的声音,音色变了样,有点懒洋洋不想理,甚至有点炫耀。

“不好意思,刑总今晚恐怕没有时间。”

“我找他有事。”刑爷爷的期待,让刘梦涵硬着头皮继续。

对方这才不客气的来了句‘你等着’,便听到女人往浴室方向嗲得要命的喊话,可谓极尽温柔,媚态。

门声哗啦被拉开的声音,之后一阵沉默,然后听到拉窗帘的声音。

“喂。”有些沉闷的男音传来。

“刑斯,是我。”良久,踌躇了许久,刘梦涵才鼓起勇气勉强开口。

这个时候打过去,必是招他生烦的,何况接下来的话题,可能会引爆他的底线,她懂。想起刑爷爷满是期待的面容,又是那么不容拒绝。

“有事?”对方很简单两字。

刘梦涵想了想,轻启朱唇嗯了声,“明天是董事长寿宴,董事长想确定您什么时候过去,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不确定方便回去,能不能跟董事长确认一下。”

想了想,没什么好的措词,刘梦涵终究换了一种容易引起震怒的询问方式。不是她不想置身之外,不想避开惹刑斯的底线。万一刑斯不回去,刑董事长不知道要怎样向客人说词,回或不回,只要一出状况,都很容易闹出笑话,还是问问的好。

对面出奇的静,刘梦涵都以为对方挂断了,那面传来的浓浓的压力却提醒着她,他还在。然后长久的沉寂停止,传来微怒声。

“刘梦涵,我以为你聪明,可是现在,你让我觉得你已经不适合在我身边工作。”

冰冷的话语,给她的总结是越俎代庖,有些地方她越矩了。这句话该是对她有多么的不满。

“对不起。”刘梦涵赶紧匆忙挂了线。

挂了线,脑子里全是刑斯冰冷的话语不断重复。她不该认为今天的和颜悦气,是他的改变,而应该归为她是他各种心情变化的回收站而已,这一通电话便是最好的提醒。

对他的反应不意外,不知怎的,心情还是变得糟糕起来。

他对她的表现出奇的不满,就差没说出一个‘滚’字,她已经足够明白。

挂断,声音戛然而止,他怔然了一下,刚刚他说了什么。

默默转身,看到女人还躺在床内,他目光变得寒冷,他从不留宿女人。

走到床前,拿出钱夹,掏出一张卡,“你可以走了。”

女人满是错愕,又在意料之中,讪讪起床。留下的背影,只是慢慢拆开手机,将里面的电话卡拿出,将手机从容丢进垃圾桶。女人碰过的,他不要。

按动房里的电话,叫了客房服务。

“将房间里的床单全部换掉!”

答应了一早过去帮忙,刘梦涵起得很早。选了一套算看得过去的套装裙,刘梦涵这才叫醒儿子。吃过早餐,两人便去了刑宅。

一早,刑家已经忙开了。在露天花园里摆放了许多桌椅,然后又特意布了景,看起来舒适又不拥挤。露天花园的容量很大,即使几百人在里面,都不显得拥挤,还怡然自得。

里面架设了专门请来的演奏家专用的乐器,还有劈出专门的地块,请了高级厨师来烹饪,客人可以依照喜好向厨师提出要求。水果甜点饮品等也准备齐全,只要客人一来就可以自如运作,为客人服务,添加酒水等。应该说是准备得相当充分,刘梦涵根本就不用忙什么。

刑宅这些年基本都是依照刑天慕的喜好来布置,里面多重视花木,鲜花绿景都比较多,种植和修剪搭配都很考究品味,又不失自然。

他的花园是很少进外人的,这次特例为了寿宴开放。

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客人开始陆续到来,请的人非富即贵,都很有素质,热闹但不嘈杂。优雅柔顺的演奏音乐,也在露天场里慢慢扬起。

“妈妈,刑斯叔叔去哪里了?这里好多人好热闹哦。”刘向晨很喜好热闹的场面,恨不得就扎堆到里面去。看到前面一男一女牵着个小女孩,他眼前一亮,“妈妈,那位阿姨好漂亮。”

循着方向,对上那边的方向,刘梦涵眉头突然几不见皱起来。楚若凡和离欣,离欣手里牵着一个大概三岁左右的小女孩,三人有说有笑。

如果刑斯在,该是怎样的尴尬,该是怎样的不舒服,难怪他不在。

楚若凡边随同离欣一起走,边和来的客人打招呼,俨然如刑家的一份子,一个入住的主人。那么刑斯算什么呢,他会怎么想。跟刑天慕生活了差不多二十余年,感情是培养出来了,到头来还是不敌亲血缘。

他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公司上,那里面有他耗尽一切的心血。当一切被冲击,那些努力都将被掩盖,他还剩下什么。刑斯表面风光,但是在襄垣市商界,私底下传有一句话,好能力不如有个好的亲缘靠山,那恰好是对刑斯和楚若凡最好的诠释,这也是刑斯的悲哀。

“咦,刘小姐你来了,小孩好漂亮。”

离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刘梦涵面前。她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酷似刑斯的刘向晨,一脸和善的跟刘梦涵打招呼。

“乔小姐您好,我们又见面了。”刘梦涵只是会以淡然的笑。

乔离欣看了看四周,又看刘梦涵,“刑斯呢,今天是爷爷的寿宴,他怎么可以躲轻松。”

“刑总有突发事件要处理,可能要晚一些。”

找了折中的解释,刘梦涵依然感觉乔离欣淡淡的目光,将要把她看通透。

不在意,那是假的,有谁真的能对刑斯无动于衷,即便乔离欣,她也不可能完全免疫。女人的直觉,可以告诉刘梦涵这些。

儿子摇了摇她的手,她下意识低头,两个小盆友已经打得火热。

“妈妈,我要跟小盆友去玩。”

以眼神征许了乔离欣的同意,刘梦涵不再说什么,便顺了儿子的意,让他们自己去玩。

“孩子很像刑斯。”楚若凡若有所思。

“很调皮。”

这个时候,刘梦涵不想解释孩子的身份。她怕她开口,刑斯之前的一切都将成为笑柄。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他好可怜,他会不会感觉像寄人篱下。

明明他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只需楚若凡二十余年后一个低调回来,他便什么也没有了。亲情,家,都打了很多的折扣,再也不温暖。

“刘小姐也喜欢刑斯?”他记得刑斯在餐厅的时候,亲口说喜欢刘梦涵。

“刑总是许多女慕的对象,抱歉,我还有事。”

刘梦涵不愿停留下来,听楚若凡尽带怪异的语句。

刘梦涵离开,乔离欣一脸幽怨的看着楚若凡,“若凡,你能不能别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楚若凡耸耸肩,“很奇怪吗?是你不想听吧。”

乔离欣脸色难看之极,却不再说什么,看着刘梦涵的背影微微出神。比起她的任性,刘梦涵克制的作风,更符合刑斯的口味吧。

楚若凡做事作风不够刑斯辣,经商经验也少,基本上他做事很随性,很少过问他父亲的公司以及生意,比刑斯过得轻松惬意。这些年他可以随性想去哪便去哪,没有忧愁压力可言。

楚若凡这个时候突然回到刑天慕身边,几乎不用费劲,刑斯便要退让一切曾经的拥有。也是奇怪,刑斯这么有手腕的人,对于楚若凡这些举动,竟没有一丝行动,任其发展。

往年都是刑斯和落展鹏、司礼斯他们比较上心老爷子的寿辰,都是他们在张罗,今年因为楚若凡的参与,以及刑斯和楚若凡的背后因素,其他人都“退居后线”,只管感受成果。这或多或少的变化,客人们是感受得到的,媒体也一再吹风,这事在襄垣市还有谁不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