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第461章 心情愉快

第461章 心情愉快

“校服?”看着镜子里帅气十足的自己,方善良习惯性的理理发型“那个是什么,没去过学校,没穿过。”

沈轻轻黯然,心中有着些许酸涩,她一直认为当初是因为家里贫穷所以母亲才抛弃了善良,不知这么多年,这个大男孩在集义会吃了多少苦才有了今天的风光。

“善良,苦日子都过去了,以后我们一家人要永远永远在一起。”

方善良转而看了她一眼,在她的脑袋上揉了一把“说不定你哪天就跑去做什么少奶奶了!”

沈轻轻嘟着嘴瞪他一眼,见他走了出去也跟着出去“谁爱做谁做,我不稀罕。”

“对了,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你问这个干吗。”

方善良自然不可能说她的生日有可能是保险柜密码,“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啊。”

沈轻轻嘿嘿笑道“平安夜啊,早着呢。”

“哦...”大男孩笑着走进母亲的病房,又忽然转头问道“那个,你身上有没有纹身,数字纹身什么的...”

问出口又觉得后悔了,如果真有什么纹身的话,少爷和她翻云覆雨那么多次了,不可能没发现。

沈轻轻摇头“没有,”

方善良摸着脑袋哈哈笑了起来,“我问着玩呢。”

言罢进了无菌室,去陪沈玉珍了。

沈轻轻站在无菌室的门口,脸上的笑容慢慢消解,问生日,又问数字纹身,难道是西门风授意他来向自己探听瑞士银行保险柜的密码?可是...他是我沈轻轻的哥哥啊,难道他也怀疑自己是别人的女儿。

沈轻轻的心顿时沉入了谷底,想要探听真相,又怕知道真相。

与此同时,在A市的标志性建筑,联宇大厦总裁办公室,身着得体职业装的首席美女秘书韩笑,将手上的一份文件夹递到自家总裁的面前“这个人向人事部投了简历,但是...在这里面夹带了这个,所以特意向总裁报备一下。”

西门风有些奇怪,身着白衬衫的他长身站起,离开自己办公桌后的座椅,接过韩笑手上的文件夹坐到一边的沙发上看了起来,是一份人事简历,映入眼帘夹着的是一张支票,上面他的署名刚劲有力,他不可能不认识。。

又看了一眼这个人的简历“王思燕?稍微有点熟悉的名字,看到那张文秀的个人二寸照片后,他彻底想起来了,不是昨天在超市遇到的那个女生吗?有意思,当时怎么说的来着,让他给她一份工作,然后好还他的支票。

他西门风自然不缺支票上的这几个数字,但是人家沈轻轻颇同情了一把,让这个人今天来联宇面试,她还真来了。

“把人叫进来吧。”

韩笑笑着点头“就知道总裁您和她一定有关系。”

西门风抬头看她,淡淡一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韩笑吐了一下舌头走了出去,不一会,就将那位王思燕小姐带了进来,又出去将门关好。

王思燕身着一身得体的黑白职业套装,扎了一个马尾,文秀但不失精神,恭敬的冲沙发上的男人点头致意“总裁好。”

西门风以前还没做总裁的时候也参加过联宇人事部的面试审核,当时他面试的所有应届毕业无不紧张无措,言行慌张,大冷天头上带着汗珠的不在少数,而这个女人,明明才毕业,却举止得体大方,毫不怯场,更不会用一种花痴的眼光看着他。

“王小姐请坐吧。”

“谢谢。”王思燕微笑着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男人优雅的将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晃晃手上的支票,轻飘飘的扔在玻璃茶几上:“如果昨天我没记错的话,王小姐说是想还我支票的钱才要我帮你找一份工作?这张支票又该怎么解释。”

王思燕仍然保持微笑“正如总裁您所看到的,这张支票我并没有用,我现在想把它还给您,并且利用这张支票见到您,这就是这张支票对我而言的价值所在。”

“哦?”西门风失笑:“你还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

“要想进联宇,这点能力都没有,是不行的。”王思燕微笑得体,毫无怯懦之意。

“那你说说吧,想要应聘什么职位?”

“总裁秘书。”她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西门风似乎并不意外,以前也有过不少女人为了能做他的秘书来耍这些小聪明,只不过他在公事上只看成绩,不看人,而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仅在刚才就给了他一个惊喜,还让他很是欣赏她的毛遂自荐。

“说说你为什么要进我的秘书办公室吧。”

“我是A大经融系毕业的,当初向联宇投过应聘简历,但是被人事部驳回了,他们只招收硕士生以上学历,我今年已经23了,再读硕士的话就成了众所周知的剩女,女人最好的价值——青春,我已经全部浪费在书本中了,我觉得我现在所学的知识完全有能力胜任秘书这一职位,所以才冒昧的再次投来简历,并将支票归还。”

她这哪是归还支票啊,着实给了人事部一个下马威,和总裁有关系的人,敢不留下吗。

西门风起身,按了一下桌上的座机按钮“韩笑,你进来一下。”

韩笑应声走了进来“总裁。”

西门风指指王思燕对韩笑说道“你不是想在明年生宝宝吗,我给你找了个助理,你好好带她,等她出师了,我就批准你的孕假。”

“谢谢总裁!”韩笑欣喜的一个鞠躬,又对王思燕说道“你跟我过来吧。”

“啊?”王思燕似乎也很惊讶,她完全没意识到联宇总裁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谢谢...那我先出去了。”

西门风笑着点头,看他们走了出去,转着脖子活动了一下颈椎,看着桌上摊开的简历,微微一笑“王思燕...呵呵,有意思。”

A市的秋天非常凉爽,带着跨太平洋的季风送来低气压的灰云,在临近下午五点的时候下起了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从联宇总裁办公室的窗户望出去,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灰白色的画卷中,就像一幅水墨画,淡淡的描绘着这个城市的轮廓,也只有此时此刻,这不是一个娱乐之都,**之城,这只是一个沉睡中的海滨城市。

西门风看了一下手表,将手边的文件处理放到一边,转动办公椅,从西门地窗望着窗外,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电话另一边沈轻轻的声音响起“喂...”

“还在医院?”

“嗯...”

“阿姨的身体好点了吗?”

“嗯...”

西门风无奈了“你除了一个字之外,能说点别的吗?”

“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你忘记我昨天和你说了什么吗?”

这边沈轻轻的脸瞬间爆红,贴着手机都觉得发烫,他临走的那句,老婆,要记得爱上我,让她脆弱的小心肝扑扑跳个不停“我挂了。”

“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

“算了,没有了。”本来想说晚上我去接你,但是估计说出来之后会让这个小女人夺路而逃吧。

所以,直到晚上八点,总裁办公室的灯才灭掉,西门风走出房间,看到秘书室的灯也亮着,有些奇怪。

平时给韩笑的工作量都很大,但凡不是加班的日子,这群秘书总是到了下班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踪,怎么今天还自主加班了,这不的得好好犒劳一下吗。

打开门一看,坐在电脑前的单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今天才走马上任的秘书王思燕。

抬手敲敲办公室的门“该下班了。”

王思燕一惊,看了腕上的手表“呀,我都忙忘了。”

西门风翘起嘴角低低笑了笑“走吧。”

“嗯,好。”新到任的秘书手忙脚乱的关上电脑,拿起自己的挎包追了出去,和西门风同乘班电梯下楼。

“总裁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加班这么晚...”

西门风不去看她,淡淡道“做我的秘书工作量很大,可以理解,加班费可以去向财务部申请。。”

王思燕默默咬紧下唇,神色黯然,似乎对西门风的话很失望“是我自己要求加班的,不用向公司申请加班费,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为了能尽快投入到这份工作中,我把韩笑前辈给我的资料都整理研究了一遍,所以才弄到这么晚。”

“哦,”西门风走出电梯“韩笑做的很好,以后你可以多多向她学习一下。”

王思燕快走两步追上他“外面好像下雨了...”

“嗯。”

“我没带伞...”

西门风冷然一笑,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他就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我送你。”

“那,谢谢总裁了!”

西门风在这灰蒙蒙的雨天开的是一辆白色座驾,汽车驶出商业广场,在一处公交站台停下“就到这里吧,我还要去接我太太。”

王思燕这边屁股还没做热就被下了逐客令,忍不住微微咬紧了下唇“好,谢谢总裁...”

男人没有回应什么,看她下车,开着宝马远离,这个女人看他的眼神绝对没有一丝**,不是冲着他来的,还想尽办法接近他,和他独处,有意思。

汽车在中心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停下,男人毫不犹豫的直接上了七楼,在门口遇到穿着病号服的方善良,两个同样英俊无俦的男人面对面,沉默了。

五分钟后,在医院七楼的公共休息室里,两个男人默默无言,唯有门外围观者无数。

最终,方善良打破了沉默,挠挠脑袋“我不是来捐赠骨髓的...”

“继续。”西门风好整以暇,就算他现在不交代清楚,只要动员渺尘堂的力量,也可以很快查清这件事。

“呵呵,我,我是少奶奶的哥哥!”男人傻笑着,弯成了月牙状的眉目中似乎带着几分童真。

西门风黑线了,这么说来,这个方善良还是自己的大舅子?“你是沈玉珍的亲生儿子?”

“嗯...其实当年老会长为了找到科研人员的孩子带人来追杀我们,我妈为了保护她就把我扔下了,害我一直以为自己才是别人的孩子呢,所以一直没敢和少爷您说,你和少奶奶结婚后才得知她是我妹妹,不过既然生米煮成熟饭了,也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就更不会说的。”

西门风更加黑线了“明明不是亲生兄妹,怎么两个人都像少根筋一样。”

“少爷!”方善良郁闷的泫然欲泣。

西门风起身,“我要去接轻轻,你好好准备骨髓移植的事情吧,给你放三天假。”

“才三天,起码应该三十天才能慰藉我这颗大舅子受伤的小心肝啊。”

联宇总裁瞪了他一眼转而离开休息室,走进沈玉珍的病房,方善良同志非常八卦的趴在门框上向里面探头探脑,准备看好戏。

沈玉珍一看到这个前女婿就紧紧的皱着眉头,而沈轻轻则瞬间睁大了眼睛“你,你来做什么。”

“送你回家。”男人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正直,俊朗挺拔的他,怎么看怎么觉得他脑门上写着:我是好人,四个大字。

“不用,我可以去公交站坐公交回去。”

沈玉珍也点头道“我女儿可以坐公交回去,谢谢你的心意,还希望以后不要再来了。”

西门风优雅的弯起唇角“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想必轻轻来的时候也没打伞吧。”

沈玉珍又道“善良可以送她。”

西门风将目光往身后一看,门口露着一个脑袋的方善良如遭雷击,急忙摆手“我,我车子没油了!”

“那轻轻也可以去和医院借伞回去。”

男人干咳一声,外面听墙角的护士慌乱答道“医院的伞都借光了!”

“是啊,我们都要淋雨回去呢!”

沈轻轻忍不住攥拳堵住嘴,强忍着笑,这个男人还真有意思,有时候脾气倔强的像个孩子。

沈玉珍无奈的看着女儿,怎么她会有一个这么傻的女儿和儿子,“那好吧,送到公交站台。”

沈轻轻瞪了西门风一眼,又对妈妈道“那我回去了,妈你早点休息,善良你要照顾好妈。”

“放心吧。”方善良笑眯眯的冲她挥手。

沈轻轻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才拿起包对身边的男人说道“走吧。”

西门风心情非常愉快,“好。”

两人坐在车里,霓虹灯折射着雨珠照进昏暗的车厢内部,雨刷摩擦着玻璃,光线明暗不定。

沈轻轻抬头看了一眼顶棚“你这车顶可以打开吗?”

西门风摇头“不可以,怎么了?”

“没怎么...突然想要淋雨了,不过把你的车弄湿了就不太好了。”

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车湿了没关系,你感冒了谁来照顾阿姨,照顾方善良,还有小宇?”

经他这么一说,沈轻轻顿时觉得自己的任务艰巨起来,身上似乎背负着一整个家庭“你还说,我的小宇呢?!”

西门风将车驶上高速“明天就过来。”“真的?!”本来问出这句话她就没抱多少希望,但听到这个笃定的回答,她的心顿时就飞了起来,她的宝贝儿子!明天就可以看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