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第505章 婚礼

第505章 婚礼

他正打算将炸弹抱下来,张家宁恐慌地大叫道:“不能动!那个杀手说炸弹下面有条金属绑在我的腿上,如果随意搬动,就会爆炸!”

“……”林志威惊怔在原地,刹那间脑中一片空白。

不一会儿,他反应过来,立刻缩回僵硬的双手,哭笑不得地说道:“没想到你们组织里还有这样的人才啊!”说完,无奈地叹息一声,颓然坐在旁边,脸上愁云密布,似乎真的被这个无法拆除的炸弹难住了。

张家宁眸子里一片暗沉,痛苦地咬了咬牙,心灰意冷地说道:“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谢谢你能来救我!组织既然要杀我,当然不会给我活命的机会。麻烦你告诉孟董一声,希望他能帮我照何妻儿!”

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林志威腾地跳了起来,愤懑地骂道:“孟家鑫这样对你,你还要为他牺牲自己吗?真是比猪还蠢,难道都被孟家鑫洗脑了吗?”

张家宁惨然笑了笑,声音里有种认命的疲倦:“我是孟氏家族选中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这种命运,唯一的解脱方法就是死!主人要杀我,我还能违抗吗?倒不如死了干脆,亲人便不会再受到连累。”

林志威不屑地冷哼一声,重新打起精神,一边拆除水银平衡装置,轻松地嘲讽道:“真的是傻的可以!不过有我在,不会让你死得那么容易!”

“你能拆除它吗?”张家宁不相信地问,有了死的觉悟,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林志威笑着说道:“拆掉水银平衡装置是我的强项!呵呵,搞定了!”

张家宁愕然一愣,只见林志威把炸弹上的水银板拆了下来,随手扔在旁边,继续拆里面的电路板。

“为什么不把计时器也缷下来?”张家宁好奇地问道,眼中闪过极深的诧异,那不是第一步就拆除了吗?

林志威手上的动作一僵,微微眯起双眼,神色凝重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有条金属线绑在你的腿上吗?那个一定连在计时器某个零件上,我还没有找到,有可能是很细的金属线。这个计时器很复杂,表面的那层电路板只是用来计时引爆,下面还有一层电路板,如果我贸然取下计时器,我们两个就真的要被炸飞天了。”

8月3日,早上5点多钟,何洁灵便被lm和disy从睡梦中拉起来,换上由法国名设计师设计的“公主梦幻”婚纱,然后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梳妆打扮。

仿佛在灰姑娘身上施了魔法一样,何洁灵摇身一变成为即将受亿万人注目的美丽新娘。精致的蕾丝缎面婚纱,从腰部向下逐渐展开,缀着999颗钻石、9999颗珍珠和亮片的裙身,把她完美迷人的身材衬托得更加高贵优雅,十米长的拖尾边缘是手绣蕾丝,上面同样缀有无数的珍珠和亮片。头戴价值千万港币的钻石公主冠,而头纱上面是手绣的卷须状图案和花朵,长达五米,极为美丽妖绕。

除了这身华丽的新娘礼服,佩戴的首饰也是特别为何洁灵所精心打造,设计别具气派,总价值超过一亿港币,堪称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最奢华昂贵的新娘饰品。

如果这些发生在别人的身上,那么她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然而何洁灵却有一种即将坠入地狱的感觉。

何洁灵呆呆地站在那里,像个精致的木偶一样听凭别人摆布,埋藏在心中的焦躁感越来越强烈了,究竟是什么让自己这样心神难安。志威,他今天会来阻止这场婚礼吗?如果他还爱我的话,会把我从孟家鑫的手中抢回去吗?不!希望他不要来!我已经不值得他这么做了!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沈小姐,时间差不多了,孟董还在外面等着你,该去教堂了!”lm柔声打断了何洁灵凌乱的思绪,牵着她的手,慢慢走出更衣间。

disy小心翼翼地捧着何洁灵身后长长的裙尾,笑盈盈地跟在后面。

孟家鑫在客厅等候多时,身穿绚丽脱俗的白色礼服,一副丰神俊朗潇洒绝伦的模样,浑身散发着令人心弦震动的高贵气质,简直就是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

见到这样的孟家鑫,何洁灵不得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惊艳的感觉,心中像是无端的多了些什么,淡淡地抽痛,说不上很痛,却无法忽略。她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孟家鑫从何洁灵阴郁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什么,这么美丽动人的新娘,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反而多了几分怅惘,几分落寞。如果新郞是林志威或方化,她一定笑得非常灿烂,可是这样的她,他永远也看不到。

孟家鑫只是稍稍愣了一下,便毫不在意似的主动上前,握住何洁灵微凉的手,微笑着说道:“小蚕,今天的婚礼一定让你满意!教堂那边还有很多的贵宾等着我们,不要误了吉时才好!”

走出别墅,门口的花车队排成一条长龙,绵延上千米,前后左右都有警车护航。婚礼主花车是孟家鑫最喜欢的全球限量一千辆的保时捷crrer跑车,后面是各五十辆的红色宝马跑车、红色法拉利跑车、红色的宾利,白色的奔驰、各十辆酒红色的劳斯莱斯、白色加长林肯车,还有孟家鑫车库的十几辆名车全部出动,囊括了世界十大名车,这是汽车展也无法比拟的豪华盛宴。

这时已经有各国的记者跟在车队中,进行现场报道,看见新人出现,纷纷拿起照相机和摄像机对准他们,无数的闪光灯“嚓嚓”闪动。

为了婚礼花车队行进的途中不会出现交通堵塞的情况,警方还特意封锁了从皇家豪庭到大教堂的几条公路,花车队就这样浩浩荡荡地开向圣约翰大教堂。

招摇过市的行驶速度比较缓慢,花车队到达大教堂已经过了八点。

何洁灵被孟家鑫牵着走出汽车,眼前的情景令她震惊不已,仿佛进入了梦幻般的童话世界里。

庄严肃穆的大教堂被装饰得富丽堂皇,诗情画意,大红地毯铺地,洒满了红玫瑰花瓣。两米高插满白色香水百合和白玫瑰的花篮排成两排,组成了一条鲜花通道,从他们下车的地方一直延伸到教堂里面,教堂门口还有一个百花做成的花拱门,其他地方摆放的全是红玫瑰的花篮,一眼望过去,仿佛整个教堂都淹没在花的海洋中。

教堂只是作为婚礼宣誓的地方,婚礼主会场设在港岛香格里拉酒店,所以这边算不上最豪华的布置。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社会名流、王公贵族、富商巨贾、政府官员、影视巨星等等有身份地位的人身着各色礼服集聚一堂,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四百余名记者云集现场,当然也少不了本地上万群众的观礼,呈现出一片热闹非凡排场十足的景象。

孟家鑫和何洁灵踏上鲜花通道,玫瑰花雨洒下,全场立刻爆发出阵阵欢呼声,向他们行注目礼。每当走到有特殊身份的人面前,孟家鑫就会停下来,微笑着与他打声招呼,然后以各国见面的礼仪行礼。何洁灵也只好跟着停下,用僵硬无比的笑容回应。

这样走走停停,仅仅五十米的距离就用了大半个小时,如果不是身边的bel小心地提醒了一句,恐怕走进教堂早已误了吉时。

九点正,教堂的钟声准时敲响,耳边响起热烈欢快的婚礼进行曲,孟家鑫牵着何洁灵步入婚礼的殿堂,缓缓走到牧师的面前。由于教堂的空间十分有限,只有身份特殊并持有贵宾帖的人才能入座,十几位世界知名电视台的记者入场,其他人都站在教堂的外围,等着新人宣誓出来。

何洁灵的心紧张地悬了起来,怦怦乱跳,脑海中闪过无数电视剧里常演的有人前来阻止婚礼的画面,仍然热切地期盼着林志威在他们宣誓的时候闯起来,然后不何一切地将她带走。

孟家鑫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下意识地紧了一下她的手,然后放开,嘴角勾起一个似有若无的冷笑,刹那间变成甜美的笑容。

牧师开始朗声唱吟:“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何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建设基督化的家庭。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我愿意!”孟家鑫孟重地回答道,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何洁灵。

牧师微微点头,继续一本正经地念道:“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端庄来顺服这个人,敬爱他、帮助他,唯独与他居住,建设基督化家庭。要尊重他的家族为本身的家族,尽力孝顺,尽你做妻子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许诺,愿意这样吗?”

何洁灵仍然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没有回答,拿着花束的手心全是紧张出的冷汗,痛苦地抿紧了双唇。

牧师诧异地望着何洁灵,又将宣誓词重新念了一遍,可是她还是没有反应。牧师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孟家鑫,希望他能提醒一下自己的新娘。

全场十分安静,虽然出现尴尬的场面,但是没有一个人发出奇怪的声音,静静地看着这对新人,足见这些贵宾不只是身份特殊,而且礼仪修养极高。

孟家鑫早就料到何洁灵不会干脆地说出“我愿意”三个字,转身向贵宾们露出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新娘子有些紧张!”

得到孟家鑫的解释,众人都回以微笑表示不介意,新娘出现紧张的情绪也是人之常情,即使何洁灵此刻的脸色非常难看,也没有人会怀疑。大家都认为,能嫁给孟家鑫的女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在幸福的美丽光环下,又有多少人知道何洁灵心中真实的痛苦和挣扎。

孟家鑫伸手从旁边揽住何洁灵纤细的腰身,微簿性感的双唇凑到她的耳边,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轻声细语道:“小蚕,别忘了你是为了什么嫁给我!你要是再不配合一点儿,别怪我不客气了!”

低如蚊蚋的声音,只有何洁灵一个人听清楚了,身体明显一僵,骇然地望向孟家鑫,脸上即使涂抹上一层粉红的胭脂,也变得有些惨白。

心如刀绞般难受,感觉整颗心都在滴血,何洁灵眼中一闪而逝的怨毒光芒,手中的花束被她无意识地蹂躏得猛掉花瓣,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早已被漫天不断撒下的花雨所淹没。

何洁灵死死地咬住下唇,却不敢太过用力而咬出血,沉默良久,声音仿佛被堵在喉咙里,含混不清地说道:“对不起,牧师,麻烦你再说一次好吗?”

牧师含笑点点头,重新再念了一遍。何洁灵把心一横,违心地说出了“我原意”那三个沉甸甸的字,好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牧师随即宣布新人互换戒指,bel和lm立刻双手奉上价值上千万的蓝宝石镶钻戒指。

孟家鑫为何洁灵戴上了戒指,而何洁灵拿着戒指的手不住的颤抖,加上内心强烈的抵触,怎么也戴不上去,最后还是让lm扶着她的手戴上去的。

林志威始终没有出现,何洁灵脸上难以掩饰地浮现一抹伤感与失落,心情沉重而复杂,暗忖他没有来才是正确的,根本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期待。因为她的过去已经被孟家鑫完全地抹杀了,什么也没有留下。志威不应该再为这样的自己束缚一生,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找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快乐幸福地过下半辈子。

婚礼宣誓完毕,教堂礼赞的钟声再次敲响,何洁灵和孟家鑫在众人的簇拥下,回到汽车上,然后向婚礼主会场港岛香格里拉酒店浩浩荡荡地进发。

在大教堂进行着热闹非凡的婚礼庆典的同时,另一边的湾仔码头却上演着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

林志威到达现场没有多久,金帮的王虎被阿南一顿臭骂后,纠集了上百名手下抢在警方的前头到达湾仔码头,形色匆匆地在各个仓库寻找林志威的下落。

由于孟家鑫的婚礼几乎将港岛的警察全部调去负责现场安全,李基在接到那张提供绑架地点的明信片时,并不知道有水银炸弹,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只是通知了负责此案的d组人员先去营救,而他们都是从油麻地警署出发,速度自然慢了许多。

当港岛重案组督察刘辉带着d组警员赶到湾仔码头的时候,正好9:20,王虎和他手下也在这个时候找到了林志威的汽车。

王虎还没有来得及叫手下进入仓库,就和警方的人马撞个正着,双方本来就是宿敌,一时间剑拔弩张。刘辉一声令下,二十多名警员纷纷拔出手枪,对准金帮的人马,而金帮虽然在阿南的强烈要求下没有带任何武器,但是仗着人多势众,毫不退让地站在那里,双方顿时陷入气氛凝重的僵局中。如果林志威没有拆除计时器,那么这个时候一定会呈现出另一番景象,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