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我真不是神仙> 第二二五章 一次警告

第二二五章 一次警告

“小钟,过来!”

赵子建冲罗小钟招手。

罗小钟正蹲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一树的枣花,闻言扭头看看师父,见师父在招手,才“哦”的一声回过神来,起身跑过来——好像他刚才正在入神地研究什么天地至理一样。

“师父。”

他跑过来,站到赵子建面前,虎头虎脑的样子。

赵子建问他,“今天有没有觉得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啊?或者是有什么觉得不大对劲,跟以前不大一样的地方?”

罗小钟想了想,摇头。

“再想想,真没有吗?”

罗小钟又想了想,憨声憨气地说:“师父,我就是觉得我饿得越来越快了。”

“哦……还有吗?”

罗小钟很崇拜师父的,这时候就搜肠刮肚,想了一会儿,忽然眼前一亮,说:“我还觉得我特别困,中午我睡觉,师娘喊我的时候,我都不想起床,我平常不这样的,我都是一喊我我就不困了,就起来了。”

这……也算。

不过好吧,还是自己动手来得更快更准确。

“胳膊抬起来,师父看看你最近进步了没有。两只胳膊都抬起来……别动。”

赵子建的手搭上去,很认真地摸了摸,还动用灵力试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笑了笑,说:“最近你很用功,师父很高兴,这样,明天中午给你做点好吃的,长力气的东西,好不好?”

“好!”

废话,那当然好!罗小钟最爱说好吃的了!

摸摸他的脑袋,把他打发走,赵子建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虽然还是没能一步进门,但这小子好歹不是真的榆木疙瘩,总算还是有收获的。”

所以……还是收下吧!

如果自己不收他,他很大几率上终究只会是一个平凡的孩子。

如果自己收下他,却让他做二弟子,那他很大几率上会成为一个一辈子被霍东文压制得抬不起头来的普通弟子。

当然,如果他成了大弟子,受到的压力会更大,但相处日久,隐隐觉得这小家伙身上似乎有股子虎气,说不定有了霍东文的刺激,他将来真能成一块好材料!

那就这么办!

想好了这个,扭头见谢玉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眼神中有些复杂莫名的神色,他讶异,笑着问:“怎么了?”

谢玉晴笑笑,摇头。

赵子建想了想,也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忽然问她:“会做蛇羹吗?”

谢玉晴摇头,“怎么想起吃蛇羹?”

顿了顿,她说:“咱们这里吃蛇的人少,可能市里有饭店会做?”

但赵子建摇头,说:“饭店做的不行,你待会儿搜一下蛇羹怎么做,咱们明天做一碗蛇羹。”说话间,他已经抄起自己的背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掏了一个塑料袋出来,谢玉晴看见之后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吓得往后一退!

…………

要在不损伤灵果内部储藏的精纯到极点的灵气的前提下,对它们进行加工,最终通过各种药物的辅助,让它们体内的那些灵气得以固定下来,并且更容易被修炼者甚或普通人吸收,是牵涉到无比复杂的海量的修炼知识、医术知识的一件事——上辈子的赵子建,并不太擅长这一块儿。

更何况,现在不是几十年后,几十年后赵子建随手可得的一些基础的灵药的材料,现在几乎无处可寻。

所以下午等着那些蘑菇成熟的时候,他思考过各种方法,最终还是决定充分利用现在已有的普通药材,进行一次配药上的试验。

当然,小批量的试验。

大部分的灵果,还是要继续妥善保存一下,为自己的试验再多争取一点时间。

晚上,谢玉晴去打发罗小钟睡觉了,赵子建只能先把那只装了一条小灵蛇的袋子挂在走廊下,自己小心翼翼地捧着背包进了屋子。

把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完了,该保护的也现保护好,灯光下,他看着那一朵足有他两个巴掌那么大的蘑菇,审视片刻,手中的小刀飞快切下,从它的边缘处直接削了一块儿下来——见两边都没有出现迅速萎靡的趋势,赵子建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拿起手中被切下来的这一小块,认真地打量起来。

…………

半夜的时候,赵子建终于忙完了自己的事情,见谢玉晴已经睡了,就自己踱步出来,果然就见到,庭前的那两棵野酸枣树的花骨朵,都已经开始渐渐的谢了,地上落了薄薄一层的黄绿色米粒状的枣花。

凑近了看,那一串串的枣花开处,已经有了极小极小的果子。

而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赵子建去喊罗小钟一起出门跑步的时候,那些新生的小枣子,都已经有黄豆那么大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罗小钟没怎么注意,等到跑步回来一起吃饭,他就注意到了,惊讶的了不得,围着树转悠,各种惊叹,最终吵醒了一夜好睡的黄段子。

上午时候,赵子建亲自动手杀蛇。

不过谢玉晴倒是在网上找足了各式菜谱,虽然不敢碰蛇,但是可以站在一边观摩,并提供处理方法的指导。

罗小钟似乎是一点都不怕,就蹲在一边,看了师父杀蛇的全过程。

等到杀完、清洗完,只剩下蛇肉,谢玉晴就敢接手了。

这个时候,他才刚洗完手,就接了一通霍东文的电话。

他说他最近想到昀州市来一趟,想问师父是不是有空——赵子建能猜到一点东西,直接就说:“跟你爹说,别费心了,就他那点道行,他自己亲自跑去都找不到什么异常,派两个半瓶子水的徒弟到处瞎跑,有什么用?”

电话那头,霍东文嘿嘿地笑,问:“师父你是不是也感应到我爸说的那种‘天地震荡’了?他说这一次就在明湖的东南偏东方向,就让我们找过来……”

“霍东文!”赵子建打断了他。

电话那头,霍东文听出了师父说话的口气异常严肃,当时就收起嘻嘻哈哈的语气,赶紧道:“哎,师父!我在呢!”

赵子建认真地道:“要不,你还是继续待在霍家?”

电话那头的霍东文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怯乎乎地问:“师父,需要……分得那么清吗?”

赵子建坦然道:“我跟你爸不是一路人。”

霍东文闻言沉默了片刻,然后道:“那我懂了师父。我马上回明湖,跟我爸把事情说清楚,他要派人找,就让他再另外派人找,您没让我动弹,我就继续回明湖市窝着,认真揣摩您给我留的那些问题。”

这个回答,还算聪明。

但很快赵子建就又说:“告诉你爸,别的地方我暂时管不着,但昀州市方圆五百里,他就不要过来了。除非他以后老老实实听我的,否则,我们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而刚才那句话,这就是我的规矩!”

电话那头,霍东文又沉默了片刻,认真地道:“我知道了,我回去就告诉我爸!那……师父,我先挂了。”

挂断电话,见谢玉晴和罗小钟都看着自己,赵子建就笑了笑,说:“我收的一个徒弟,回头再介绍给你们认识。”

上次他跟谢玉晴一起去明湖市,主要是去看现在在赵子建名下的那两套房子,来去匆忙,尽管谢玉晴早已知道他在明湖市有个徒弟的事情,却还没见过。

…………

中午谢玉晴用这一条小灵蛇做了三碗蛇羹——也或者可以叫蛇肉汤?

反正网上查来的资料,看来不尽靠谱,总之她这次做出来的东西,有些失了往常的水准,看上去有点四不像,不过滋味倒是异常鲜美。

但是别看谢玉晴已经亲手做了这道汤,真到吃的时候,她却只是分了一碗蛇汤喝,蛇肉她是说什么都不吃的。

于是那些蛇肉就全部都落进了赵子建和罗小钟的肚子里。

等到吃完饭,赵子建亲自守着,让罗小钟这孩子美美地睡了一大觉。

等他睡醒之后,连谢玉晴都觉得“小钟看起来好有精神!”,不过赵子建倒是并未置评。因为距离这小子真正的跨入门槛,还差了不少火候。

…………

到了傍晚时分,庭前两棵野酸枣树上截然不同的两种果子,已经呈现出了巨大的差异——两棵树此前结的果子,短短一天的工夫,当然是不可能有丝毫看得出来的变化,但它们后来又钻芽开花新结的小枣子,在过去了仅仅一天一夜之后,却已经逐渐长大起来,现在就已经有了人的手指肚大小。

给人的感觉,似乎明天早上醒来,就可以看到一树红彤彤的枣子了。

像这种玄奇的事情,罗小钟一个小孩子,只是觉得新异好玩,但谢玉晴是个大人,面对这样的事情,她就显得有些惊惶和焦躁。

那是一种对未知的、且明显违反常理的事物的恐惧。

于是赵子建知道,自己真的是很有必要跟她好好的聊一聊了——她已经知道的,和大量不知道的,都有必要慢慢地给她开一个头,铺垫一些基础知识了。

于是当她去安排罗小钟睡觉了,赵子建并没有忙着去捣鼓自己白天时候去市区买来的药材,而是安生地坐着,烧上水,冲了一壶茶。

等她忙完了从西厢房出来,赵子建就冲她招招手,说:“来,过来坐一会儿。”

***

第二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