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三条辉夜姬> 第123章 番外 二·养娃日常

第123章 番外 二·养娃日常

购买比例不够的防盗  他微微眯起眼睛, 盯了一期一振半晌, 这才缓缓开口。

“虽然我长期生活在神社内,但并非对外界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石切丸顿了顿, 看向一期一振的目光愈发锐利, “一期殿, 你所言的婚礼, 对象莫不是——”

“啊!”

另一边粟田口那,紧张地关注着门边事态发展的刃中间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呼,下了其他人一跳。

『乱』藤四郎拍了拍胸口, 然后才放下了捂住厚藤四郎嘴巴的那只手, 接着小声埋怨道:“厚,你干什么呀!”

厚藤四郎赶紧抱歉的笑笑, 紧接着立即正『色』, 抬手做了一个聚拢的示意手势。其他粟田口们不明所以, 但还是靠了过去。

“怎、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厚藤四郎的表情看起来太过凝重,所以五虎退都已经紧张的开始抱着小老虎不停撸『毛』。

厚藤四郎拍了拍五虎退的手臂安慰了一下,随后才看向其他兄弟, 缓慢的开始了解释:“我刚才, 想起了一点事情。”

刚一开口,厚藤四郎的表情就无法控制的沉重了起来。

“我想起在丰臣时期,一期哥好像……呃, 好像在追求, 追求那位殿下……”

“……厚??!”『药』研藤四郎吓得眼镜都掉了, “你说的那位殿下,不会是指那一位,那一位天下五剑……?”

“——莫不是,三日月吧?”石切丸面『色』冷硬的盯着一期一振说出了自己极其不愿意是真相的猜测。

然而可恶的是,虽然他开口吐出的是疑问,但理智上也清楚这差不多就是真相了。

而对上了石切丸和今剑的质问目光的一期一振,真的非常疑『惑』。

“对、对啊,是三日月,”一期一振茫然的回答道,“两位不知道吗?”

他们,没有听错吧……

这段对话的意思就是,一期一振,已经和三日月宗近结婚了吗?那位三日月宗近?!默默旁观的全体本丸成员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这信息的冲击力太过巨大,大脑负荷过重,他们除了呆在那,已经做不出其他的任何反应了。其中,粟田口更是纷纷抱着脑袋深深低下了头。

糟糕,状况超出预料,怎么把一期哥救下来啊!

而审神者已经快找不到自己的呼吸了。

“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今剑气的跳起来就想扑过去大人,还好被尚存理智的石切丸捞了回来。

石切丸一边抱着今剑,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期一振,“很抱歉,一期殿,我从未听说了婚礼的存在。”

“怎么可能?”一期一振更是不知道当下是什么情况了,“石切丸殿,您的贺礼都送到了。”

石切丸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表情复杂的重复道:“你说我送了……贺礼?”

面对石切丸的怀疑,一期一振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月姬她还特意跟我说——”

疑?

屋内所以人此时都以前所未有的敏锐度抓住了一期一振话中的关键词,发现有点不对。不,不是有点,已经到了无法理解的程度。

他们刚才,是不是听到一期一振亲自开口说出了“月姬”和“她”。

一期一振对面,本丸目前唯二的两名三条派成员这时候毫无意外的怔住了,不约而同的猛地瞪大了眼睛。

石切丸怀疑自我,“月姬?”

今剑捂住脑袋,“她?”

屋内静默了极其漫长的一秒钟后,两位三条齐声怒吼:“一期一振!你是不是疯了!”

一期一振仿佛和本丸的其他刀都不在一个频道,遗世而独立的处在状况之外,满头雾水,不明所以的皱了下眉头。

“怎么了吗?”

“你还问我们?”石切丸彻底被当下变得如同闹剧的清醒搞得烦躁了起来,如果不是积年累月的御神刀经历修养了身心,他此时可能已经拔刀了。

“我们三条好好的一个弟弟,你这样称呼他?”

“……请等一下?”

这回愣住的人变成了一期一振。

他终于发现了不对。

怪不得一开始他就隐隐约约感觉他们的对话存在着某种说不清楚的障碍,无论如何都不能通畅,原来竟存在着某种根本『性』的误差。

一期一振回想起了自己会出现在这个本丸的缘由,模糊间已经『摸』到了脉络。

“那个……”

鸦雀无声的大厅之内,终于响起了审神者的声音。

她迟疑的开口让刀剑们,包括门边那三位的视线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面对一双双充满求知欲的眼睛,她心累的叹了口气。

明明她只是个新人啊……

审神者默默地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才清清嗓子开口道:“我大概已经理清楚了……关于一期一振的事,我们可能需要开一个会。”

择日不如撞日,现在这样情况似乎不把事情弄清楚,就已经无法和平的结束。于是审神者当即就正『色』起来,轻咳一声后招呼所有刀剑坐好。

随后她稍微理了下思路,这才开口讲起了事情的缘由。

首先是审神者和本丸的刀剑们之前就清楚的事情。

时之『政府』是一个庞大的跨世界官方组织。历史修正主义者是在广泛的各个世界里发动了改变历史的行动,为了对抗他们,时之『政府』自然也是招募各个世界的人才,维护各个世界的历史。

正常情况下,这个世界的审神者只能召唤这个世界的刀剑分灵——虽然各个世界的刀剑付丧神都享有同一个真名。不同世界的审神者因为本丸坐标隔得很远,基本上只有在前往最大的万屋商业区时才会相遇。

然而这一次,本丸的审神者竟然罕见的召唤出了来自其他世界的付丧神,而且那个世界,还是一个无论历史修正主义者还是时之『政府』,都尚未能够涉足的“净土”。

“净土”世界意味着维护历史的战争版图,即将扩大一块。此事太过重大,因此昨天时之『政府』才会紧急的召来这个新人审神者少女,共同参加关于此事的讨论研究。

当前的好消息是那个新发现的世界非常坚固,这次也是误打误撞,如同冥冥之中的天意般让少女带领着一队刀剑误入那个世界,并且成功维护了历史。

甚至,少女还锻造出了其他世界的刀剑。

说到这里,审神者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是因为那块玉钢,就是因为那块玉钢我才能锻造出一期一振你啊!”

审神者有点想哭。

她以为的欧气,其实根本不是她的欧气。

旁边的一期一振轻咳一声,抱歉的看向审神者,诚恳的道了歉:“主公,我大概猜到了。那块玉钢应该是我强烈心愿的产物,在被你用于锻造中,我感受到了愿望实现的可能『性』。”

想要相见的愿望过于强烈,而他所在的世界于自救中造成了这样的意外。

纵然感知到的信息十分粗略,但一期一振最终还是决定义无反顾的抓住这个能与三日月宗近没有阻碍的相见的机会,顺着细微的感应走到了这里。

可这里隶属于另一个世界这件事,也实实在在的超出了一期一振的预料。

审神者相当大方的挥了挥手,“这个没事,待会再说。”

因为一期一振的到来并不是这次意外之行的结局。

一期一振所属的世界虽然坚固,但也确确实实已经被时之『政府』和时间溯行军双双发现。即便现在这个世界可以运作的通道空间很小,但已经足够擅长各种手段的时间溯行军动点手脚了。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时之『政府』当然不能够放过时间溯行军的任何一个动作。

然而时间溯行军手脚动得艰难,时之『政府』维护历史也很艰难。

因为这个艰难的任务,唯一能够派发的对象就是这个新兴本丸。想到这里审神者就觉得头疼。

她哪里想到,自己在世界意识混『乱』导致空间不稳的时候落入其中,就这样简简单单得到了那个世界一定程度上的包容。

哇,好开心哦,她马上要被派往空间流节点驻守了呢。一个本丸驻守一个世界,这说出去也是大佬级别了吧?

感觉自己双肩分外沉重的审神者有点想哭。

总之,事情算是清楚了。

大厅之内的刀剑们相继无声退去,暂时无法消化的过量信息让他们一个个都晕晕乎乎的有些呆愣,发表不出任何看法。

而今剑和石切丸此刻的心情大概是最复杂的了。

他们好歹也随队出阵,守护了许多不同世界的历史,从未想到原来还有存在如此大不同的世界。

但是,就算是另一个世界,『性』别不同,三日月还是三日月,他们看着一期一振就觉得气。尤其是在想到,他和三日月甚至已经举行了婚礼之时。

只是虽然怒气不减,但彼此之间竖立着的巨大记忆差别,却让他们对这位异世而来的一期一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了。

踌躇了一会儿,今剑还是按耐不住对另一位妹妹三日月的好奇,磨磨蹭蹭的走到了一期一振旁边,变扭的问道:“那个……那边的三日月是什么样的。”

一期一振本来能够脱口而出无数对三日月美貌的赞扬,可千言万语到了唇边,最终柔软成了简单的一句,“可爱,三日月是实在太可爱了。”

回到房间的审神者褪去镇定的表情,抱着脑袋在床上打滚,无声呐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世界上!不!这个宇宙中!竟然有女『性』三日月宗近存在吗!

但到底小狐丸面对的是三日月宗近,尚未被时间完全软化沉淀的少年脾气,对上三条家唯一的小女孩时却已经有了仿若千年后的温柔包容。

“三日月,听话,”小狐丸抬起手伸向三日月,耐心十足的劝说道,“你先下来。”

三日月坐在树枝上的危险画面实在是看的小狐丸心跳加速,因此他决定先把妹妹劝下来再说别的。

“哦呀,兄长,”三日月宗近眨了眨眼睛,向下望去,预估了一下自己到树下地面的路线,然后笑容可爱,语气淡定的说道,“我好像下不去了呢。”

小狐丸抬起的手,肉眼可见地一抖。

幸好兄长今剑及时赶到,拯救了年轻刃脆弱的神经。在小狐丸冷静下来,撩起袖子准备爬树时,今剑利落地飞身上树,单手抱起三日月宗近后再一个转身,就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等今剑让三日月宗近稳当地站好后,他和小步跑过来的小狐丸齐刷刷的叹了口气。

而事件主人公三日月宗近依然笑得甜甜的,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有经历过刚才下不来树的危机一般。

“唉,你这孩子,”今剑『摸』了『摸』三日月宗近的头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对自家这个心大的妹妹说些什么了。

“不是说了不要单独上树吗,要是兄长没有及时赶回来怎么办?”

三日月宗近想了想,手一伸拽住了旁边小狐丸的袖子,“这不是有小狐兄长在嘛。”

“小狐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家的,”今剑说着还挑剔的瞥了小狐丸一眼。

虽然三条家的大狐狸已经成长了不少,但在已经长成了青年模样的大太刀今剑而言,小狐丸的成长程度还尚未合格。

“他这副瘦弱的样子怎么行。”

无端受到了今剑嫌弃的小狐丸闷闷地低下了头,偏偏还没有十足的底气反驳。因为他目前确实还做不到像今剑那样,轻松的带着三日月宗近在树上上上下下。

小狐丸想着,心里更堵了。他果然还是成长的不够。

但是……

小狐丸悄悄看了眼今剑脚下的单齿木屐,第无数次为自家兄长在大太刀界突出的过分的灵活度感慨。

这就让三条的另一位大太刀石切丸有一些尴尬了。

就像今天,石切丸依然落后今剑许多。等今剑教育好了三日月宗近,他这才终于赶回了三条宅。

“哦呀,这是……?”石切丸捻起三日月宗近肩头不知何时落下的树叶,看了看,随即了然,“今天三日月自己上树了?”

“没错,”今剑叹着气点了点头。

“太好了!”

没想到石切丸竟然惊喜的笑了起来。

“之前无论如何都爬不上树的三日月我还历历在目,现在三日月竟然都能自己一个人爬树了吗,成长的真快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