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历史 > 策行三国> 第2057章 暗战(有空来潜水打赏加更)

第2057章 暗战(有空来潜水打赏加更)

夜色深沉,灯影摇曳。

天子背着手,在室内来回踱步。他走得很慢,不时的停下来看一眼挂了一面墙的巨大地图。这幅帛制地图上绘着大汉曾经的整个疆域,东起乐浪,西到葱岭,南到日南,北到北海。在这么辽阔的疆域中,真正受朝廷控制的疆域显然微不足道,局促在中心,被四周的辽阔疆域挤压得透不过气来,以至于天子不得不另外准备一副中原的地图。

可是天子今天让人取出这幅全图,看了很久。他的心情就像秋千一样,荡过去,晃过去,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激昂,一会儿消沉。

与文武近臣连续商议了几天,一直无法决断。攻击南阳的风险与收益都很大,大到没有人敢轻易否决,也没有人敢轻易赞成。有人提议传书关中,请荀令君与皇甫太傅参谋决断。天子反复思考后,委婉而坚定的拒绝了。荀令君日理万机,又刚收到兄长阵亡的噩耗不久,心力难以支持,皇甫太傅更是年高病重,体力不支,这件事就不麻烦他们了,我自己定。

其实天子心里很清楚,荀彧肯定会反对攻取南阳的计划,他会选贾诩三策中的下策。在西征之前,他就提过同样的建议,只是被否决了,这才有了西征的大捷。

一想到西征大捷,天子的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线浅浅的笑意,瞬间做了决定。

虽说西征大捷是各种因素的集合,其中还有吴王孙策的功劳,但毕竟是一次大捷。自有羌乱以来,能与之相比的大捷只有段颎征东羌的战功可与此相比,谁也没想到会在大汉风雨飘摇的时候再次西征,而且取得如此辉煌的战绩。

段颎为孝桓帝挣得美谥,我这次西征也能让先帝含笑九泉了吧?虽说兄长无辜,但先帝看中的继承人终究是我。为了不辜负先帝的心血,即使再难,我也要坚持下去。

“陛下,三更了,该休息了。”身后传来怯怯地声音,还有一个掩饰不住的哈欠。

天子转过身,一脸倦容的曹丕捧着一只食案站在门口,食案上摆着一壶酒,两碟点心。曹丕努力的张着眼睛,嘴巴半张,神情窘迫。天子有些意外,看了看四周。“今天是你当值?”

“唯。”

天子走上前,单手接过食案。他常年习武,强壮有力,这点东西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你下去休息吧,不用侍候了。”

“谢陛下。”曹丕行了一礼,退了下去,正准备转身离开,天子又叫住了他。“你兄长到益州了吗?”

曹丕脸上闪过一丝失落,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多谢陛下关心,臣兄已经到达成都,前些日子刚有书信来。臣父谢陛下宽容,赦免了臣兄战败之罪,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万死不辞。”

“你兄长既然去了成都,想来令尊的爵位要由他继承了。你不要气馁,将来建功封侯,封妻荫子,不见得比嗣爵差。”

曹丕眨了眨眼睛,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再次向天子行礼。天子挥挥手,示意曹丕退下,端着食案回到地图前,看着地图上益州的部分,笑了笑。曹操被孙策逼得喘不过气来,如果进攻南阳,益州就能喘口气,曹操应该会感激涕零,到时候再以封赏战功的名义,加官晋爵,自能收服其心。

袁谭怎么办?或许可以趁此机会施压,迫使他向朝廷称臣。否则,就借孙策的手灭了他。到时候朝廷居中,左冀州,右益州,背靠凉州,虎视荆州,未必不能逆转。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夺取南阳的基础上。不能攻取南阳,一切都是空想。

贾诩啊,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关东人把握朝政的确误国不浅,贾诩如果是关东人,以他的才智取公卿如拾芥,又怎么会依附董卓,成为朝廷想用而不敢用的隐患。好在荀令君来到了关中,否则依王允的想法,将董卓余部一网打尽,逼得贾诩奋起反击,后果更不堪设想。

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牛辅回了凉州,贾诩也心灰意冷,决定归隐,只剩下董越、胡轸两个武夫,掀不起什么风浪。如果能在南阳之战中借机削弱他们,这颗恶瘤就算是彻底消除了。

这件事要由凉州人自己出面运作,朝廷不能授人以柄,平白引起凉州人的猜忌。是杨阜还是马超,还需要斟酌。

天子喝着酒,吃着点心,目光在凉州来回逡巡。凉州像一只斗,斗柄直指西域。天子想起贾诩三策中的中策,不由得会心一笑。西征还是会有的,不过要等到平定中原之后,西域三通三绝,脱离朝廷控制太远了,中兴之后,一定要重新夺回来,甚至走得更远。

希望贾诩到时候还活着,能看到我再次西征大捷。

——

长安。

荀彧站在道边,看着荀恽上了马,带着几个侍从骑士奔驰远去,心里空落落的。

兄长荀衍死了,死在浚仪城下,听说尸体在水里泡了两天,肿胀得连甲胄都无法解下。他不敢想象那个景象。他见过溺水而亡的人,想着容貌出众的兄长变成这副模样,他就心酸不已。

虽说名将难免阵上亡,他应该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听到噩耗时,他还是很意外。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以至于一个统领五万步骑的大将会阵亡?如果荀衍是骑兵将领,或许情有可原,但他是一军主将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也许这就是命。

看着荀恽等人的身影消失在树影之中,荀彧叹了一口气,转身上了车。鲍出扬起马鞭,拉车的骏马昂首嘶鸣,扬起四蹄,拉着马车向长安城急驰而去。荀彧倚着车窗,看着飞速倒退的树影,想着天子顿兵河内的形势,愁眉不展。

原本只是策应袁谭、曹操的战事,现在却发展成了对峙,三万多大军滞留不归,严重影响了关中的耕种,也影响了秋天的收成。产出减少,消耗却在增加,即使天子任命阎温为并州刺史,尽力就近调集粮草,还是难以为继。

进攻不现实,只能撤兵。劳师无功,对天子的打击不少,他愿不愿意咽下这颗苦果,荀彧没把握。

自从西征大捷之后,天子就不再是他熟悉的那个少年。少年长大了,见过了世面,如今要乾纲独断,自己做主了。他清楚大臣的界限,也在主动放权,尽可能避免留下擅权的不好印象,可是他还是为天子担心。天子很聪明,有明君之相,但他太年轻了,血气有余,隐忍不足,尤其是有孙策这么一个对手时。

天子最想打败的人只有一个:孙策。

“令君,令君。”车窗被人敲了两下,一个侍从骑士踢马赶上,弯下腰,喊了两声。

荀彧一惊,回过神来,拉开车窗,刚要问什么事,却发现骑士中从了一个人。那人穿着一身皮甲,肩上有皇甫氏的家徽,骑士面容悲戚,脸上还有一道血淋淋的刀伤。荀彧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太傅皇甫嵩最近一直卧床休息,不会是大限到了吧?这骑士是依附的羌人,割伤脸是羌人祭奠死者的习俗。

“什么事?”

满脸是血的羌人骑士踢马赶了上来,大声说道:“令君,皇甫公走了。”一边说一边流泪,泪水化开了脸上的血,流得到处都是。

虽然有心理准备,荀彧还是屏住了呼吸,浑身发麻。大战之际,国失名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更麻烦的是皇甫坚寿在前线,皇甫嵩死了,皇甫坚寿必然要奔丧,谁来接替他的职务,又或者是直接撤兵?

荀彧心乱如麻,一边思索着应变之策,一边命鲍出改变路线,赶往太傅府。

太傅府在北阙甲第,与大将军府靠得很近。与大将军府的冷清不同,太傅府一向热闹,此刻门外更是停满了赶来吊奠的宾客。皇甫嵩掌兵多年,朝廷军中将领大半出自其门下,故主离世,他们自然要赶来祭拜,见最后一面。

荀彧赶到时,太傅府前的大道上已经停了不少车马,鲍出不得不放慢速度,缓缓前进。荀彧索性下了车,准备步行入府。他刚走了两步,忽然停住脚步,看向大道对面。

在未央宫的宫墙衬映下,在无数人影中,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一闪即没,就像是故意躲着荀彧似的。荀彧搜寻了好一会,也没能再看到那个身影,不由得摇了摇头。最近真是精神不济,有些疑神疑鬼。那人在河东,怎么会突然来长安呢。

荀彧快步向前,沿途不断有人向他行礼致意。他一边还礼,一边快步向前。走到门口,正要进步,旁边闪出一人,拽住了他的袖子。

“令君留步。”

荀彧转头一看,原来是秘书台的留守秘书裴潜。他连忙停住脚步,问道:“文行,什么事?”

“令君,刚刚收到消息,江东大水,连建业城都被淹了。”

荀彧又惊又喜,站在门口,看着院中满面哀容的宾客,忽然有一种诡异的感觉。皇甫嵩逝世,江东大水,这两个消息凑在一起,是吉是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