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第301章 默契

夜已深,可近来发生的事却如翻浪逐潮般地涌上心头。凌飞全无睡意,想到今儿总算了结了一路尾随的刺客,悬着的心本可放下,怎耐想到龙筱雪,那逐浪便一个追着一个,一波赶着一波,怎么也不能放下。

这究是怎样的女子?可以这般的心窍玲珑,如此的善解人意,就算他什么也不说,她也知道配合他演戏,将这戏还演得如此的逼真。他自小见过的女子也算是不少,却从未遇到这般聪颖别样的,令他不得不为她注目,为她所吸引。

因有人负伤,众人不得不在官驿之中再留几日,好在已入蜀地,可暂缓几日启程。

龙筱雪手捧着药汁进入凌飞的房中,她本不是世俗之人,虽说男女有别,可这一路行来,倒也拿自己当成是凌飞的半个侍女。小德子也坐在一边服侍着凌飞,一样的安静,见龙筱雪进来,便要接过她手里的药盏,龙筱雪笑道:“别动,你也还伤着呢,坐着就好。”小德子应了一声,坐在太师椅上未曾挪动蚊丝。龙筱雪近了二人跟前,道:“该服药了。”

凌飞手中捧着一本《战术》,望了一眼,见小德子接过一盏,自己含笑迎视着龙筱雪的目光,正要接过药盏,传来段天涯那按抑不住的欢喜之声:“龙姑娘!龙姑娘……”

小德子颇有些不悦,他喜欢这样的气氛,尤其是凌飞望向龙筱雪时,那眸子里多了三分和暖,自打生变之后,凌飞很久没有用这样的眼色瞧一个人了。

龙筱雪回首望向门口,但见段天涯携着刀二进来,他颇有些得意地说:“龙姑娘,你猜今儿我得了什么宝贝?”

龙筱雪摇首:“我可猜不着。”

段天涯有些失望,本想让她猜猜来着。见她没了兴趣猜,指了指身后的刀二,只见刀二手里捧着一个紫檀木盒,盒上纹饰山林凉亭的图案,这与时下流行的花鸟人物极是不同,盒子制作精美。

刀二知自家主子的心意,道:“龙姑娘,这可是我家公子特意为你买的。”

段天涯面露得意之色,启开紫檀木盒,里面出一把色泽暗红,漆有裂纹的古琴。龙筱雪竟被这琴给深深地吸引住,近得跟前,伸出纤指,用手一拨弄,但觉音质干净,声若鸣泉,着实是难得一见的好琴,不由得又拨弄了两下,清脆悦耳,动人心魄:“这是绿绮?”

刀二喜道:“公子之前就说,旁人辩不出,但姑娘一定认得出来。”

龙筱雪吸了一口气:“绿绮乃是千古四大名琴之一。当年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打动卓文君的心,从而有了一段才子佳人蒂结良缘的佳话。后,至唐武则天时期,有才子陈子昂重金购得此琴,毁琴传诗,也成为一段佳话。绿绮早已不存于世,这琴音质虽好,但终是假的……”

段天涯笑了一阵,取出古琴,拨弄着琴弦,手指纤纤化作蝶梦翩翩,便这姿式、动作,就是个精通音律的。道:“龙姑娘只知其一,不晓其二,当年陈子昂砸毁此琴,只断了琴弦,而这琴身却被传了下来。后来到了绵州一富商手中,因两年前需要周转银子经商,这才忍痛割爱贱卖给了一古董商人,成了古董铺子的镇店之宝。名琴配佳人,我知姑娘精通音律,特买下此琴赠予姑娘,如何?”

琴的音质却是万里挑一的,可因它的历史,就成为难得一见的珍宝。世间的着名乐器不少,可却历经汉、唐名士之手的便难能可贵。

龙筱雪最擅长是箜篌,古琴略懂一二,却不精通,而箫吹得还算入听。“多谢公子美意,可惜筱雪不会弹古琴。若将它赠予我,这不是枉了好琴么?名琴配才子,我倒觉着公子自个留着倒也不错。”这琴着实贵重,让她如何敢承受。

段天涯面色微微一沉,他曾在庵堂之外听过龙筱雪的箫声,那样的意境,那般清灵,就算是普通的乐器都能被她吹出不一样的感觉来,若是有名器,自然更能奏出天籁之乐。“你不会弹古琴?”不免有些令人遗憾,“改日,我再送姑娘一支上等好箫。”

“我已惯用竹箫,公子何需这般客气。只是……这绿绮真是当年司马相如和陈子昂所用之物么?”关于这把琴的记载,是说已经从世间消失。段天涯却弄来一把琴,还说是绿绮,又怎不让龙筱雪生疑。

凌飞放下药碗,龙筱雪瞧了一眼,提点似地说:“再含两粒蜜饯罢,许是嘴里苦得很。”凌飞笑则不语,用两指拈了两粒蜜饯放到嘴里,咀嚼几下,近了段天涯跟前:“段兄,让我瞧瞧!”

段天涯奉过古琴,凌飞只手捧着,左看右瞧一翻:“假的!”

“假的?怎么可能?”刀二顿时跳了起来,望着段天涯,可花了一笔不少的银子才买来的。

段天涯道:“怎么会是假的?你看这成色,还有这上面的细小裂纹,不可能是假的……”

凌飞瞧了一眼,将琴还递到段天涯怀中,用指甲在干纹处一刮,便刮下一片漆片来:“在燕京,有些古董商最是喜欢制旧伪假,不过还亏得他们对绿绮下了功夫,无论是颜色、纹饰和样子,都是按照绿绮的样子来做的,这琴虽是假的,但音质还当真不错。若在燕京,值当个二三百两银子也是有的。”

刀二惊叫:“二、三百两银子,这……这可是我家公子花了五千两才……”

“可恶!竟敢骗我,瞧我不找他们理论!”段天涯将琴放回紫檀盒内,带了刀二离去。

二人的目光就这样无意的相触,龙筱雪面含疑色,似要追问。凌飞已看在眼里,道:“我相信你所言,既然真正的绿绮早在盛唐时就毁于陈子昂之手,怎还能在世间。无论那琴有多好,假的便就是假的。”

他懂得她的心思,她疑惑于他是怎么瞧出来的,原来只是他认定了绿绮已不在世间。而事实上,那琴确实经过商人进行了伪假漆染,瞧上去无论是色彩、式样都和真的一般。

有些人能相知,是经过岁月的磨合,但他们却只需一个眼神。他能猜到她的心事,而她更是懂得他。

常皋气喘吁吁从外间进来,抱拳禀道:“爷,绵州府又另挑了几名官差相护,问我们何时启程?”

凌飞思忖一番,一行几人,就有三个有伤,不过才小歇几日,这般赶路,安马劳顿,只怕于伤口无益。可目的地是?州,虽已入蜀地,还是得尽早抵达才好。他不知皇上为何单单将他流放到?州之地,唯有到了,才能知晓其真实用意。对于皇上,凌飞还是抱有一线希望,他终是不愿相信皇上会如此待他,夺去皇子之尊、贬为庶人不说,当真是不顾他的死活了。可那些武功高强的追杀者,显然就是从燕京跟踪来的。

“不如再滞留几日如何?绵州府催我们尽快动身赶路,我们偏偏滞留了,如此借用绵州府台大人之口,让朝廷知道你遇刺受伤,也让皇上知晓有人害你。这动静自然是闹得越大越好,只有越大,皇上那边也才会对你的事上心。”龙筱雪按捺不住,如清泉细流般地道出自己的看法。

凌飞带着几许笑意。常皋则面带疑色地望着龙筱雪,这般点破,也知她的话颇有些道理:“只是这般耽搁下去,怕是燕京那边会另有说辞。”

龙筱雪很想再说,可终是忍住了口,在曾经的府邸里,她所欠缺的便是这一个“忍”字和避去锋芒,不能说的,自是不能说。

凌飞道:“回报绵州官府,说我伤得很重,如今尚不能下地行走,不得不再滞留几日,请他们宽限些时日,待我伤势好转,自会尽快动身。”

常皋应道:“是!属下这便去回话。”

龙筱雪还是觉得的锋芒太露,既要安稳,便得学会做个安静的人,少说话多做事,做的只能是个寻常女子的事儿。

凌飞见她面有隐忧,问:“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凌飞,我在想,燕京城里还会有谁想要置你于死地。看来,即便是你被贬为庶人,还是有人不放心。”

她一声凌飞,这般温暖。他不再是皇子,而是一个叫凌飞的男子。

不待凌飞说话,小德子道:“还能有谁?赶走爷,获益最多的那位定然就是那个害爷之人。”

龙筱雪心下思量,当今皇上的子嗣较多,而得宠和最喜欢的皇子也就那么三位,除了面前的凌飞,还有三、五皇子。

凌飞道:“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究竟是谁害我,终有一日会真相大白。”

那一天又是何时?待得真相露出水面,她和他还能是朋友?龙筱雪终是亏欠了他,既然决定了结伴同行,那她索性就走下去。是上苍的玩笑也好,是宿命的安排也罢,既然已经纠葛到一起,她便不想再退避、逃离。

“成大事者,除了包容万物的心胸,更得高瞻远瞩。”龙筱雪想到将来,难免心中不安,她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对他动心,她心里明白自己是不配与他为友的,但她必须装出是他朋友的模样。赎清自己的罪过,助他度过今下最艰难的日子,许是她赎罪最好的方式。

凌飞道:“待皇上收到我被刺杀的消息,我们就可以启程前往?州!”

他能猜到皇上得晓消息时的震怒和意外,自然就会对他的案子上心,就算不能马上重审此案,兄弟们也不敢再派人刺杀他。只是凌飞还是猜不透,一向圣明的皇上,怎会信了那些所谓的“证据”,认为他是不仁不孝的失德之人。

龙筱雪将药盏收到托盘,低垂着头,道:“你重伤在身,保重身子。我去厨房准备午饭。”

这个女人真是很奇怪!有时候比任何人都玲珑剔透,有时候又在刻意的回避、闪躲。凌飞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收回目光。他总有一种感觉,在他们相逢之前就似已经认识了她,可明明未曾见过。她与他总是保持着一种奇怪的距离,明明近在咫尺,却有着不能跨逾的鸿沟,而有时,却有着心有灵犀的默契。

小德子笑道:“爷喜欢上龙姑娘了?”

凌飞呢喃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我想请五皇子查查她的底,应该不算难事。”

“已有些日子了,五皇子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凌飞陷入沉思,她避他,他何尝不是在躲着她,他甚至会怀疑她是某位皇子安插在身边的眼线、细作,只要他行差踏错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他已经不能再错了。“如若,她只是个寻常女子倒还罢了……”

小德子道:“既是如此,她要去峨眉、青城出家,爷何苦拦着?”

他一面疑她,一面却想将她留在身边。如若她并非他人的眼线、细作,而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子,他是可以亲近的。“我留她在身边,就是想如若她真是别人安排在我身边的细作,我便能顺藤摸瓜查出害我之人。”

小德子道:“她若真要害爷,就不会说出草药有毒的事儿。”凌飞瞪了一眼。小德子立马又道:“爷行事是有分寸的,奴才多嘴!”

他这是怎了,当她配合他抓住行刺之人,当他决定与她结伴同行,其实早就不疑她了,却偏生要对小德子说出那些话来。他在掩饰什么,是接受不了她的淡然、冷漠,将这样一个女子放在身边,是对是错,可他还是不愿就此放手。“世间所有的似曾相识都有其缘由”他到底在何时见过她,自打救了她,他一直觉得在那之前他们是相识的。她的体香、她的语调,她的聪颖,无不将他带入到谜团之中。

在绵州官驿滞留的日子里,凌飞一日中更多的时间都呆在屋子里,或坐在窗下,或倚躺床头,手里看着书,偶尔也习练一会儿丹青、书法。龙筱雪则为众人缝补着衣衫,从刘虎、常皋、小德子等人的,再到凌飞、段天涯。

因凌飞的那番话,小德子也开始倍加留意起龙筱雪来,不光如此,小德子也曾私下将凌飞的意思转叙与刘虎,这样一来,便有两人在关注龙筱雪,她何时去了厨房,何时到外间买菜,又是何时去买了丝线等诸事都一并落在他们眼里。

无事时,小德子、刘虎就向凌飞说到龙筱雪,事无巨细,一并禀报。倒是龙筱雪,整日的忙碌,竟无半点察觉,反倒是磊落光明。

转眼间便过去了十来日,这日黄昏,凌飞收到了从燕京转来的八百里加急,看了之后,不由得朗笑几声:“后日便可以动身前往?州了!”

龙筱雪又开始忙碌起来,准备一行几人的干粮,备些创伤膏药等都一并归了她管,依然是凌飞身边最得力的女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