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都市之逍遥诸天> 第六百七十四章 秘将难存修奇火

第六百七十四章 秘将难存修奇火

秘将,也称暗谍。

常见于国与国之间进行信息活动时才会配置的人员。

当然,只要有利益存在的地方,暗谍秘将自不会少。

符桥从没有想过,竟会从方狮的铁杆心腹曹瑛口中听到秘将这个称呼,他瞪大了眼睛,紧紧直视曹瑛,以不可思议地语气道:“你在开什么玩笑?”

曹瑛沉声一笑:“你看看令牌背后的数字!”

符桥翻开了令牌,只见在左下角处刻着一个三字,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那代表我排在第三位,再往上,还有两位秘将,而且我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曹瑛灌着酒,丑陋的脸皮微微抽搐,狰狞中略显落寞。

符桥还是无法相信,沉声道:“你跟着方狮做了多少昧尽良心的事情,你现在却说你是秘将?”

曹瑛狂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所以,古往今来,无论任何等阶,有多少功劳,所有的秘将几乎都没有好下场,我肯定也不例外!”

符桥一怔,突然陷入沉默。

正值夏季,孤烈山巅却渐有凉意,幽暗林海随着轻风摇曳摆动,舒缓着两人的情绪。

符桥首先开口:“暂且不提这个,你找我做甚?”

曹瑛递出一张书信,说道:“万城的关万山将军认识吧!”

“废话,他老人家德高望重,是许多将领名义上的老师,谁人不知!”

“哈,那你就仔细看看吧!”

符桥眉头紧蹙,一字一句,认真而缓慢地看着曹瑛递过来的书信,随着阅读的深入,眼中神色也越来越震惊,当他看完后,猛然把书信以力量震得粉碎。

曹瑛不以为意,笑道:“可相信了?怎么样,做不做?”

符桥的身体颤抖着,左右看了下四方,沉声问道:“少主,少主真的没死?”

“不仅少主没死,依少主的意思,殿下亦没死,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暂时无法出现,听闻是出了狂澜星系,一时无法返回。”

“好,很好。”

符桥猛然站起,来回不断走动,片刻后又道:“财物与人选可准备好了?”

“不知小弟可否胜任?”

月色下,一道身着青衫的身影缓缓自暗中走了出来,来者正是滕青山。

见到他,符桥身子一震,上前一步紧紧握住滕青山的双臂,颤声道:“青山兄,真的是你!”

滕青山修为恢复,再上一层,浑身散着自信昂然的气息,他微微一笑:“符桥兄,真的是我,我回来了。”

“你的修为?”

“恢复了,由少将军亲自为我疗伤。”

滕青山笑道:“不得不说,少将军果非常人可比,直接找了上我,二话没说,便把任务交给了我,丝毫没有在意我曾是方狮手下。”

“你见过少主?”符桥愕然。

“是啊!没有他,我估计要死在方狮手中了,这么多年过去,就算废了我的修为,他还是不想放过我。”

滕青山眼中怒意渐显,说道:“军中我已经暗自联系了不少曾经交好的将领,若是再加上符桥兄,方狮的铁血军便至少有三分之二将站在我们这一边,符桥兄,意下如何?”

符桥紧紧握住滕青山的手,沉声道:“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干他娘的,老子早就受够了那狂妄嗜血,嚣张愚蠢的家伙!”

滕青山点头,畅快一笑:“很好,少主临走时给了不少物资,我将带着这些东西前去求取金石帝朝的援助,这边便有劳符桥兄再走动走动,争取在战争爆发前,先拿下方狮,攘外必先安内。”

“好,攘外必先安内,说得极好。”

符桥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一旁曹瑛也走了过来,笑道:“不介意与我握手吧!”

符桥这时哪会再怀疑他,摇着头,三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不需再用言语表达。

……

海石城,酒楼卧室。

离开永望岛后,方泽本想快速赶回万城,可是行到途中,于密室中得到的金龙仙骨却突然有了反应,为免节外生枝,他只得暂时寻了个地方查看。

经过一番试验,金龙仙骨与真火苍炎图存在一定的联系,两者若是单独放开,并不会产生反应,若是把仙骨放在摊开的真火苍炎图上,便会产生奇异的波动。

若不是方泽有意炼化仙骨,修炼真火图,也不会凑巧把两样东西摆放在一起,恰好形成了反应。

为免炼化两者时有奇异呈现,方泽在房间周围布下重重阵法,守护自己,并以玄黄紫气混合着自身血脉首先探入金龙仙骨当中。

然而仙骨的晦涩超乎他所想象,五天过去了,他竟只稍稍炼化了一小段,完全无法得到有用的信息。

不过仙骨本身的质量非同寻常,坚固程度堪比他的躯体,比起长孙景所说还要强上许多,这让方泽不想放弃。

“少爷,也许你该试试先炼化那副真火图,也许炼化仙骨的秘密隐藏在里面。”

见方泽陷入瓶颈,紫宵不由提醒了一句,五天的时间,他早已把另外半部莲花底座安装在玲珑塔上,令玲珑塔离完整再进一步。

闻言,方泽一拍脑袋:“钻牛角尖了,两者是放在一起才有反应,我却顾此失彼,着实糊涂。”

话落,他把神识沉浸入真火苍炎图中,此种情形他之前曾经有过经验,需要极其平静的心态,方能融入,因此他默念心法无极引,神识也慢慢被引入真火图当中。

时间在他的神识融入图中便已失去了效用。

当方泽再次睁开眼睛时,呈现在他眼前的不仅有无尽星空,还有一尊高达百丈,正闭目沉睡,端坐于茫茫星海中的奇异神人。

神人外貌与图上的玄袍老者一般无二,真人更显真实,其实方泽也分不清两者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幻。

他仰头看着老者,老者神态极其安详,很难想像这是一名修炼纯火灵气的修行者。

看着眼前的场景,方泽也不知该如何做更好,只得如之前所遇,再次默默等待。

但这次老者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很快便睁开了眼睛,然而他对方泽视若未见,自顾自地掐着符诀,开始引动无尽星穹间的纯火灵气。

这是一副令人极其震憾的场景!

灵气原本无形无质,惟有在修者手中才能绽放出属于它们的威力。

但是在老者手中,所有被他吸引而来的火属灵气无不在星空中绽放着淡淡的火光,火光当中隐有淡淡金色光点夹杂其中,形成万火朝拜之像,最后一一被老者炼入体内。

瞬间炼化数之不清的火灵气,老者没有半点不适,继续着之前的动作,口中亦开始念念有词。

“燃烧之光,焰射之形,曰火;火分阴阳,阴火无形惧阳,阳火有质合阴,心藏神火,万物皆生,万法不灭……”

老者的声音极轻且飘渺,不似神文,却似远古天庭遗存的仙文,若不是方泽有幸学过只言片语,一时也无法听清。

本就玄幻的场景越变庄严肃穆,令方泽也不由肃整心神,把神识沉浸于玄妙的符文当中。

然而不同于以往的修行,这一次方泽却无法完全入定,有腾腾火气自他周围渗入他体内,开始侵入血脉,识海。

尽管已经经历过锻骨炼髓的重生之苦,方泽依然可以感觉到难以忍受的灼烧痛感,当然这种痛感还处于可以接受的范围,因此他紧紧只是皱着眉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星空中,老者吞吐无尽火力,轻松自如,恣意挥洒,仿佛天生就是纯火灵力的掌控者。

时间就在这样煎熬的过程中一点一点慢慢流逝,方泽也从最开始被灼烧的状态中缓缓跳脱出来,虽身体与神识里俱被无数纯火灵气占据着,人却再也没有感觉到丝毫痛感。

这种过程就像神魂离体,能清晰地感知着自己的一切一样,虽不新奇,却也奇妙。

从始至终,老者都没有正眼看向方泽,只顾自己修行。

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直至星空穹宇变幻,老者方才停下修行的脚步,再度闭目,重新变成之前那副慈详温和的模样。

方泽似有所得,又似没有任何收获,眉头一直紧紧蹙着,口中不停地重复着老者刚才所念的修行法诀。

修行至今,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难懂的功法,以往无论多难的功法他总能一窥究竟,但这一次,他陷入了深深地迷惑。

五行有阴阳,火做为其中之一,也分阴阳。

但怎么同时辨别吸收它们,并令它们完整归一,不会令身体崩溃,却是难题。

如他身上的红莲业火本质上并不算人间之火,而是业力之火,平时能够具现化,完全是因为他身上的力量驱使,方能展现火焰形态。

想到此处,方泽突然浑身一震,有灵光乍现:“是了,红莲业火在某种程度属阴性之火,但它本身又是一切邪魔恶力的克星,因此阴阳不属,是一种纯粹至极的火焰之力,与老者当前的修行状态一致。”

“没错,口诀仅是口诀,燃烧之光,焰射之形,曰火,这位前辈其实从第一句便直接阐明了他修行的要素,其他的口诀不过只是让人明白其中的含义,是我自己想岔了。”

一念及此,方泽灵光通透,默念法诀,并学着老者之前的手势快速引动此方星空当中蕴藏着的纯火灵力,很快无数星火再次浮现,朝他所在一拥而来。

当第一道纯火灵力入体之时,方泽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愉悦感,没有被火灼烧的痛感,也没有被无尽灵气齐齐拥入体内的冲击感,更没有阴阳火元素无法相融的崩溃感,只有升天的愉悦,这种感觉令人着迷,令他差点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好在他神识依然清明,不然可真要闹出笑话。

当看到方泽做到这一点时,本是闭目的老者突然张开了双眼,眼中微有赞赏之意,可惜方泽此时真正处于修炼的过程当中,并未察觉。

“真火苍炎,可炼仙骨,亦可锻神根,年轻人,你过关了,好生修行,有缘再见。”

一声轻语过后,方泽被送出真火苍炎图,而真火苍炎图似乎已经完成了使命,在他面前突然燃烧起来,转眼化成飞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