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步步为谋:皇妃倾天下!> 第288章 正钦殿

第288章 正钦殿

“她就是你常挂在嘴边的义妹?”阳光亲和男问道。

凌煜沉重的点点头。

“看来她在你心目中不同一般啊,要不然,也不会下了‘暗令’来找我。”阳光亲和男说完,便拉出了怀雪在被里的手,搭上了脉门。

“是啊,我一直视她如亲妹,怎样?有恢复的希望吗?”凌煜的面孔难得露出焦急。

或许是因为手上突如其来的冰凉让怀雪的身子缩了一下,忍不住想要拿回被扣的手,然而,她一挣扎,那手反倒被拉了出去,怀雪小脸微皱,显得很不舒服,迷糊的侧过了身,又沉沉睡去。

阳光亲和男望着怀雪沉睡的侧脸,皱起了眉,道:“她的脉向正常,并无疯症之状。”

“什么意思?”

“她没疯。”简简单单三个字,却让凌煜眉间皱得更紧了,亲和阳光男又道:“以我看来,她可能是因为害怕那天发生的一切,不想回想,因此封闭了她所有的意识,与外界隔绝。”

对于亲和阳光男的话,凌煜自是深信不疑,道:“那有何办法能唤醒她?”

阳光男想了想,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告诉她一个比那晚让她受惊的事更为令她在意的事情。”

凌煜陷入了深思,久久才道:“她听得进?”

“这是唯一的办法。”

“有人来了。”凌煜突然道,与阳光男互望了一眼,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房里,仿佛从没有来过一般。

“奴婢见过皇上。”此时,寝宫外传来奴才的声音,紧接着明黄的身影走进了内寝,凌飞俊美却透出冷漠的脸在见到怀雪的一瞬间换上丝温暖,几天来的倦意一扫而光。

木儿进了来,朝凌飞福了一福,恭敬的道:“皇上,奴婢侍候您更衣了。”

“不用了,下去吧。”凌飞挥了挥手。

“是。”木儿到一旁关了窗门,又将烛火拨暗,才安静的退下。

脱了怀袍,凌飞进了温暖的被窝里,轻轻拥过怀雪,怀中的人儿呼吸均匀,显是睡得很踏实,这份踏实也感染了凌飞,不久,便沉沉睡去。

月光忽的钻出了云层,但也只是一瞬间,又如顽童般隐入黑暗之中,也使得矗立殿顶那人的侧影忽明忽暗,看不透清。

楚浪望着那二道白影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如他看得没错的话,这二人其中一人是当朝唯一的一个王爷,而另一位则是江湖鼎鼎有名的神医――飞星,心中暗附:堂堂朝廷的王爷怎么会和江湖人士走在一起,又为何要带着神医飞星前来看怀雪呢?

此时,楚浪突然朝空旷旷的黑夜道:“不去护你主子来这里做什么?”

“这里能看清的不止是‘永平宫’里的一切,还有皇宫里的一切,远比守在宫门口强。”人影一闪,杜胜已至楚浪的身后。

“‘景兰宫’的主子是个怎么样的人?”毫无预警的,楚浪问了这么一句。

“不清楚。”杜胜顿了顿,又道:“不过,那主子一向深居简出,不像是个会惹事的人。”

“是吗?”

“若以受宠而言,‘丽轩殿’的那位比起‘景兰殿’来受宠很多。”杜胜道。

“这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你不奇怪我为何突然问起她们?”

杜胜望了楚浪一眼,道“我知道等你一回来,你势必要对福妃之事查个水落石出。”

“你主子就不想查吗?”楚浪冷哼,面色隐隐透着不悦。

“主子很忙,边界战事频繁,时胜时败,二路番王又并不安分,虽然已上表朝廷表其忠诚,但也只是他们的权宜之计,若阴渡山之战败了……”杜胜没再说下去,却面色凝重,道:“皇上赐康嫔死,就是杀鸡吓猴,在这个时候,后宫还是不乱的好,以免朝廷生变。”毕竟,后妃大部分都来自重臣之女。

“他以为夜夜寝宿‘永平宫’就可以保护她吗?”楚浪脸上的嘲讽更浓了。

杜胜沉默,望向‘景兰宫’,道:“你怀疑是景兰宫的主子所为?”

“‘景兰宫’与‘丽轩宫’的主子都会武功。”

“怎么可能?”

“去问你的主子,他什么都知道。”楚浪说完,消失于黑暗中。

起风了,风吹得纸窗哗哗作响,伴随着初秋常见的微寒袭来。

“娘娘,您回来了?”宫女娟儿一见竹笙舞从‘丽轩殿’回了来,忙走过去接过主子身上的披衣,又泡了杯新茶放置在桌上。

竹笙舞轻点了点头,疲惫的靠在纹织琉缎枕上,想起妹妹竹子颜时,心里又沉重了万分,挥退了娟儿,打开窗,望向阴沉的夜空,不禁怀念起小时候的自己来,那时的她无忧无虑,多好啊,或许是想到了什么,竹笙舞不禁露出一丝甜笑,轻喃:“娘,胜哥。”

就在竹笙舞沉浸在过往的情景里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景兰殿’的上空,似是在试探什么,琉璃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声音虽清脆,但若没有一定内力之人,是断不能听出的。

原本轻靠在的窗边的竹笙舞目光一敛,心中警觉,身形一移,便出了寝宫,详装散步的立于院中,不经意的抬头,倏的,一个黑影从她的面前掠过,挥带出一股强劲的内力朝竹笙舞的脸面胸口扑来,竹笙舞心中一惊,本能的后退,用上了三层功力,然而,当黑影一见到她的面容时,一怔,叫道:“小舞?”

竹笙舞身子一僵,望着从殿顶一跃而下的高大人儿时,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杜胜不敢置信的望着前面的人,漠然的面孔上写满了震惊,疑惑,不解。

从没有想过二人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见面,下一刻,竹笙舞转身即逃,她,还没有做好与杜胜见面的准备呀。

“小舞,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想相信,但面前的人儿不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小舞是谁?杜胜满腹的疑问却在见到竹笙舞那一身的嫔妃装扮时,脑中像是蛰到了什么似的,一瞬间变得空白,面上的惊诧更是难以形容,自与楚浪分手后,他心中一直惦记着楚浪所说的‘‘景兰宫’与‘丽轩宫’的主子都会武功’这翻话,嫔妃是官家千金,又怎会身怀武艺?若真的身怀武艺,那皇上岂不是危险了?这样一想,杜胜便想夜探二殿,所以,他来到‘景兰殿’,故意弄出了只有内力高深之才会听到的响动,没想到这‘景兰宫’的主子真出了来,正当他欲进一步试探之时,却在看清其面孔的刹那,险些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你认错人了。”竹笙舞僵硬的道。

杜胜一怔,“我怎么会认错我妹妹的模样。”

妹妹?竹笙舞心中苦笑,难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真的只能当妹妹吗?

“我是当今皇上的妃子,又怎会是你口中所说的,妹妹。”竹笙舞生硬的说完,欲进寝宫,然而,杜胜却突然出手扣住了她的腕子,不待竹笙舞行动,便卷起了她的袖子,夜光下,只见竹笙舞的臂上,竟有着一颗黑痣。

竹笙舞面色一白,喝道:“你好大胆子。”

杜胜没有说话,怔怔的望着竹笙舞臂上的那一颗黑痣,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面前的女子明明就是他的小舞,但她却不愿承认,杜胜没有质问什么,只是发出他的疑惑,“你舞,你怎会进了宫?又怎会变成安嫔了呢?”

竹笙舞握紧了双拳,不语。

“到底怎么回事?”其震惊自是不用形容,杜胜脸上的冷漠被焦急所取代。

竹笙舞闭上了眼,当她再度睁开双眼时,猛然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哪,有刺客,快来人哪!”

杜胜一愣,正欲阻止时,便听得宫奴们的跑过来的声音。

“该死的。”杜胜低咒一声,不由得他多想,一个翻身,便上了殿顶,又转身深深的望了竹笙舞一眼,便消失于夜空之中。

二个月后。

自皇后中毒以来,已近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萧姿儿每隔二天便醒一次,但醒来也只是一会儿功夫便又开始昏睡,萧姿儿身子虽不见好转,但因为其用药都是世上罕见的珍贵之物,所以,她与体内怀子依旧相安无事,每当萧姿儿醒来要见怀雪时,语儿自是不敢告诉她福妃娘娘疯了的事。

“语儿姐姐,左相大人来了。”‘正钦殿’内,语儿正在为主子擦脸时,宫女进来禀报道,或许是因为皇后的病情时好时坏,也或许是萧桧这几个月来表现让皇帝满意,每隔一段时间,皇帝便会宣萧桧夫妇进宫看望女儿。

“快请左相进来。”

“是。”

当萧桧与柳氏一进寝内,柳氏望着女儿削瘦的不成人形的模样,红了眼,泣不成声。

“语儿见过老爷夫人。”语儿行了礼后,便搬了凳子过来,又挥退了众宫女。

“姿儿还没见好转吗?”柳氏哽咽的走到床前低望着女儿。

语儿苦笑的点点头,“小姐时好时坏,有时醒来一会儿就又昏睡过去了。”

“二个月了,怎么还是这样?”萧桧担忧的叹了口气。

“御医说,小姐身怀怀子,他们不敢加重药量,只能等生下了皇子后再行医治。”语儿抹去了眼角的泪珠,道:“老爷,那事查得如何了?”

萧桧摇摇头,“那丽嫔与安嫔并无可疑之处,这几个月来我让人订着杜学士府与朱府,也没见他们与宫里的人接头,这毒不可能是由这二府里的人送进宫的,你这边呢?”

“如老爷所说,小姐虽然没有醒来,但那二位主子每天还是来行晨礼,语儿看着,也不像是这二位主子所为。”

“难道真是死去的康嫔吗?”

“不像。”语儿摇摇头,突然道:“老爷,您刚才说,这二个月来杜学士府与朱府的人并未与宫里的人碰头吗?”

萧桧点点头。

“那以前呢?以前他们也没有与宫里的人碰头吗?”

“没有。”萧桧道:“自他们的女儿进宫以后,他们完全没有与宫里联系,就连在朝上,也显得低调很多,语儿,你想到了什么?”语儿自小就进了萧俯,萧桧夫妇对语儿自是信任有加,因此,在谈话上对于语儿的随便之处并不介意。

“老爷,您不觉得奇怪吗?这二位主子都是朱杜二家的掌上明珠,杜大人与朱大人难道就不关心他们的女儿在宫里的生活吗?自小姐进了宫,老爷与夫人虽不能与小姐见面,但其心可是焦急着,生怕小姐在宫里吃了苦什么的,可他们……”

“是有些奇怪。”

语儿似有些不甘心,“难道是我猜错了,真的不是那二位主子所为吗?虽然田御医说,小姐身上的毒是江湖上最下三流的树障之气,官家之人是很少用这样的毒的,可我还是觉得那二位主子是最值得怀疑的。”

“江湖上?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一件事情来。”萧桧皱起了眉:“上次我下了朝,路过一家古玩店时,见一恶霸正在欺凌弱女子,此时杜府抬轿的轿夫突然从一旁冲了出来,三二下就打跑了那恶霸以及恶霸的随从。”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语儿奇道,大臣的家仆家保会些功夫的并少呀。

“你不知道,杜府历来是圣城有名的书香世家,自视清高,向来禀着身正不怕影斜的原则,别说江湖人,就连家保也从不请一个,而那轿夫的功夫路子与一般的家保并不一样,颇有些江湖人的味道。”

“杜家好端端的,为何突然请了江湖人呢?”

萧桧眯起了眼,“如果不是请的呢?”

语儿一愣,不是杜家自己请来的难道还是别人强要来当杜家的家保不成?

萧桧毕竟是当了一辈子的政客,又位居相位多年,看的眼光自不比旁人,想起杜朱二家这几个月来的深居简出,当场便问道:“那二殿的主子其长相言行如何?”

“‘景兰殿’的主子斯文秀雅,颇有大家风范,她向来沉默,可不知怎的,总能吸引别人的目光,而‘丽轩殿’的主子,明艳不可方物,性子很是鲜明。”语儿想了想道。

“老爷在想什么?”对萧桧沉思,语儿不禁问道。

“不对呀。”此时,柳氏站了起来,插嘴道:“那朱夫人与朱小姐我曾见过,朱小姐虽长得娇柔可人,但还没到明艳的地步,性子更是羞怯万分,那性子跟怀雪差不多,怎会鲜明呢?”

“夫人,您是不是记错了?”

“我怎么可能记错呢,二年前,我便见过她一次,去年百花节,朱夫人还邀了我去参观,那时她还说‘女儿性子这般胆小,将来入了宫可怎么侍君’这话。”柳氏道。

“夫人所讲的那人与‘丽轩殿’的主子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二人嘛。”语儿道。

“夫人。”萧桧突然开口,“我们先回去吧,下次再来看姿儿。”

知道丈夫定是想到了什么,柳氏点点头,再一次深望了女儿一眼,轻语:“姿儿,爹与娘不会让你白白躺这三个月的,定会为你报仇。”说完,随同丈夫出了‘正钦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