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第269章 封为贵人

第269章 封为贵人

而且,最为不同的是,眼前这名选待虽长的柔美可人,却没有其他女子那幅矫揉造作,或是不顾一切的赖到自己身上,且身上有一股让人想亲近的幽香。

之所以放过她,玄皇王只是想看她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他喜欢这样的游戏,那些女人从他这里得到权力,而他也乐在其中。

可是,过了半响,沉世柳还是安安静静的立在一旁,没有故意跌倒在他身上,或是故意娇弱的在一旁低泣。

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他觉得有些烦躁。

他从来都是掌控者,却不知道为何在这场游戏了,有些失了方寸。

“拍”的一声,玄皇王把书用力的摔到了地上,然后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盯着沉世柳,语气冷凉没有一丝的情感:“怎么不动手?难道是怕斩首?”

沉世柳愕然,她不明白玄皇王为何突然这样。

也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阁里弥漫这一股奇怪的气氛,玄皇王看着沉世柳用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让他更加的恼怒。

大手一拦,沉世柳一个踉跄就跌入了玄皇王的怀中,如此近的距离,让玄皇王更加清晰的看清她的容貌。

消瘦的鹅蛋脸,如柳般的眉,清澈如墨玉般的眸,还有……如樱桃般小巧的双唇……

他从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心中有些恼怒,却更不想放开她。

沉世柳轻轻挣扎了下就放弃了,她知道接下来该会发生什么事,她来这里时就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是,为何心里还是有一丝的抗拒……

沉世柳如墨玉般得双眸布满了泪水,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可是她却强咬着牙,不让眼泪流下来。

她从小被人欺负,两世都是如此,所以她学会了忍耐,学会了忽略别人的侮辱,即使有痛都是往心里咽。

他要她求饶,他要她像自己献媚,可是,她却只是咬着牙,忍着痛,不发出任何声音……

玄皇王冷傲的双眸不屑的看着她,嘲笑道:“是想要封赏吗?”

沉世柳毫不掩饰的点点头,原本带着一丝绯红的双唇,变得如玫瑰一般红的滴血,让玄皇王移不开眼。

“臣妾希望皇上不要把此事说出去……还有……封赏臣妾……”她要的是后宫中的与众不同,而不要像之前的何常在一样。

玄皇王闻言轻哼一声,眼中的嘲讽更加的明显:“原来你费尽心思就是为了这个,朕让你随便选一个位置。”

这个封赏更像是施舍……或许连施舍都不如……

沉世柳不在乎这些,她要的只是权力,至于是怎么得到的,那都无所谓。

“多谢皇上,臣妾想要贵人之位!”沉世柳早已经计算好了,她要的位置虽然不高不低,但是对于她的等级来说却有些高了。

原来她一开始就算计好了……玄皇王想到这,怒意更甚,双眸也更加的冰冷:“哼,朕会派人给你这些东西!“

藏书阁,沉世柳没有看到两旁侍卫惊愕的眼神,她把腰板挺的直直的,似乎刚才的事完全没有发生,她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痕……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这是用**换来的权利,但是她本来就是他的女人,这又何尝不可……

玄皇王微咪着双眸看着她消瘦的身影,却故作高傲,不知为何心中某处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让侍卫不许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他要看这个女人到底能玩多久,到底还有多少的花样……

回了宝和宫后,沉世柳屏退了所有人,让紫葵拿了梅花霜,这是她这个嫔妃最高的待遇了……

当她把身上的衣服全部换下后,那些一块青,一块紫在她洁白的肌肤上显得更加的醒目,原来他那么无情……

为何初夜时都没有现在痛……

夕阳西下,霞红的光线照进沉世柳的屋子里,呈现一片橘黄色,沉世柳立在铜镜前,一双布满了泪水的眸,终于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敢自己舔着自己的伤口……

紫葵看到沉世柳苍白的脸,不敢去问事情发展的如何,她怕东窗事发,但是等了一夜也没有等到任何消息,这才慢慢的安下心来。

第二天,沉世柳和往常一样,早早的就去了慈福宫,一切如常,没有人知道昨天在藏书阁发生的事,这让她轻吁一口气。

从慈福宫回来后,小福子就拿着圣旨在宝和宫等候。

“沉选待接旨。”尖细又响亮的声音在宝和宫响起。

他很守信,今天既然就派了人来让封位,而且没有透露任何消息。

沉世柳和其他宫妃都跪在地上,低着头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宝和宫沉选待封为沉贵人。”

小福子把圣旨送到沉世柳手中,笑道:“恭喜沉贵人。”

沉世柳让紫葵赏了些银两给小福子和一些跟来的小太监。

小福子也不客气,拿了之后就走了。

沉世柳接过圣旨,同住在宝和宫的两个选待纷纷用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看着她。

“还是姐姐厉害,既然不声不响就让皇上给你封了位。”何选待有点吃味道。

“是呀。姐姐,怎么也不提拔提拔我们?”李选待似乎一脸的不满。

沉世柳心中冷笑,她吃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想起昨天的事,她的眼中也有了些冷意。

沉世柳随意的打发了几句,然后就让紫葵和绿枝等人收拾收拾东西。

升了贵人,但是圣旨上并没有送说要移居其他宫殿,所以沉世柳还是住在宝和宫中。

她能感觉到玄皇王的愤怒。

他一个高高在上的皇上,却因为她的计谋而被迫给她封了位,换成是谁都不会高兴吧。

不过,这也正好。

现在,宝和宫就沉世柳一个人宫位最高,李选待和何选待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午饭过后,就有太监、宫女鱼贯的送来了宫服和步摇等,皇上还特地送了一件白狐制成的裘袄。

听说是去年狩猎时,皇上亲手射中的。

“贵人,你看这裘袄多精致呀,现在已经渐渐入冬,皇上对您也是格外用心。”紫葵是第一个被沉世柳收服的心腹,心中自然也高兴。

她没想到这个小主,不,现在是贵人,既然有如此了得的手段,能不声不响就让皇上给她封了位,看来以后还得多奉承奉承。

沉世柳拿着裘袄左右瞧了瞧,确实是精致的很,但是却不能穿。

这件没有送给其他贵妃和皇后,偏偏落入了她的手中,这样的“殊荣”沉世柳觉得还是少一些的好。

“虽然,我升了贵人,但是你们也不许在外撒野,还是像从前一样。”沉世柳厉声吩咐道。

大秦国才刚结束战争没有几年,所以,很多百姓还是食不果腹,虽然到玄皇王登基后变好了许多。

但是,各地水灾、旱灾还是让各地百姓民不聊生。

所以,玄皇王崇尚节俭,朴实。

紫葵等人低着头应了声是。

沉世柳又看了看其他的宫服和步摇等,只是颜色有些不喜欢,似乎有点太艳了。

宫服和步摇很精致,似乎不太适合贵人这个品级戴。

皇上翻了沉世柳的牌子。

沉世柳坐上后宫女人期盼的鸾驾,她身上的伤痕还未消去,但是也只有这样才能固宠。

到了养心殿,宫女们先带着沉世柳去沐浴,沐浴完后又把沉世柳更衣。

其实,也不过是穿了一件轻纱,然后就被带到了皇上的寝室,等着他来临幸。

沉世柳忐忑不安的坐在床上,室内熏着龙涎香,但是还是不能缓解沉世柳紧张和害怕的心情。

她怕他像昨天一样粗暴的对她,她怕身上的痛让她忆起她所得到的一切,不过是一笔肮脏的交易。

现在已经入冬,殿内有青铜鎏金的熏笼,可沉世柳还是觉得很冷,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轻纱,如何能抵挡的住寒气。

旁边就有被褥,可是沉世柳不敢躲进被褥,怕他进来看到会不满。

她还清晰的记得昨天他厌恶的眼神,似乎碰她是在碰一个肮脏无比的东西……

所以只有坐在床沿边,忍着寒风,忍着刺骨的冰凉,等着他进来,为的就是减轻他对她的厌恶。

不知道过了多久,玄皇王才进寝室,沉世柳双唇早已经被冻得发紫,却固执的不肯去拿旁边的被褥。

刚才,盛将军求见,让他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只不过迟了半个时辰,却见到床上消瘦的身影在不停的发抖,脸色已经苍白,双唇也冻得微紫。

“你就这么糟蹋自己来博取朕的同情……”玄皇王的眸中满是轻蔑,霸道的把沉世柳用力一拉,把她拖进了自己的怀里。

她的身体冰的刺骨,似乎已经没了温度。

沉世柳感觉身上有了些暖意,刚才他的不屑她都当做没看到,没听到一般,轻轻福了福:“皇上吉祥!”

她已经冻成这样了,可是却还是要强忍着,语气也没有半丝的娇弱,有的只有轻柔……

沉世柳现在衣不蔽体,只能感觉到玄皇王炙热的眼神,只觉得脸上微烫,手不知道该外哪放。

“抬起头来。”

还是一样冰凉的声音,比外面的寒风更加的刺骨。

玄皇王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雪白精致的脸上带着一抹绯红,却更加的映衬着有些发紫的双唇。

这个蠢女人,就只会用这个方式,来博取同情吗?

“冷?”单音字,没有任何的关心,似乎在对着空气说话,但是却带着不容忽视的霸气。

沉世柳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这样的冷,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当乞丐的时候,衣不裹体,不管下雨还是下雪也只能住在破陋的小庙里。

如果,那年沉县令没有去那里躲雨,没有遇见她,她又会怎么样呢?

“给朕更衣。”霸道、冰凉,不允许沉世柳拒绝和多想。

沉世柳的手指已经僵硬,她暗暗的活动了下手指,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他讨厌她,所以她更不能出错。

但是,双手冻僵硬,变得也不灵活,又因为紧张,结果不小心给打了个死结。

“臣妾该死。”沉世柳穿着轻纱,站在寒风中,尽量让自己不再发抖,但是她没注意,此时发出来得声音有一股说不清的……

没了之前的强忍,没了之前的故作……原来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弱……

王挥挥手,冷峻的脸上带着不悦和不耐,沉世柳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退到一旁。

“过来!”

霸道的声音再次响起,沉世柳不由一怔,心有余悸。

突然,沉世柳觉得身子一热,人也开始旋转,待自己反应过来时,已经在玄皇王的怀中。

玄皇王看着自己怀中的小可人,精致的脸颊已经红的像滴血一般,只是嘴唇还是苍白无色,身上也是冰冷无比。

“留。”玄皇王带着一丝疲倦而又慵懒的声音响起,却把沉世柳丢在一旁,自己把被子都裹住。

看着已经背对她的玄皇王,沉世柳只觉得有一丝的痛楚,难道他也是这样对待其他的妃子吗?

他只留给她一点点被子,龙床上只有一床被子,沉世柳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楚和冷意,小心的拿着一点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能暖和些。

好不容易熬到了四更天,沉世柳又起来伺候着玄皇王更衣。

只是,她对着这里一层外一层的衣服很是纠结,但玄皇王又一直拿眼看着自己,沉世柳只好硬着头皮,帮着玄皇王更衣完。

然后,再细细的检查一遍,没有任何错处之后,才敢退到一旁。

回到宝和宫之后天已经大亮,沉世柳也无睡意,且还要去慈福宫,就让紫葵和绿枝两人拿了件昨天送来的新的宫服。

只是,送来的宫服和步摇等都有些太造谣,即使沉世柳选了一个最为朴素的淡蓝色宫服,但衣服上绣着百花争艳,裙摆处绣的则是百蝶戏花。

沉世柳让紫葵给她梳了个垂月髻,头上插了几朵簪花,斜斜一枝紫鸯花簪子垂着细细一缕银流苏。

“贵人若是之前就是这番装扮,怕早就吸引了皇上的注意了。”紫葵看着铜镜中艳丽娇媚的沉世柳,开心道。

沉世柳淡然一笑,之前她不敢装扮,每日穿的都是过于朴素,若不是这些宫服是因为皇上送来的,又因为是等级原因,所以迫不得已才如此打扮。

沉世柳没有临幸就被封为贵人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后宫,昨夜又在养心殿留了夜,宫中的人早就开始议论纷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