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一个急匆匆的身影跑进听风轩,正在院子里洒扫的丫鬟和小厮愣愣的,看着那一脚将舞浩泽寝室的门踹开的人不做他想,定是舞浩清无疑。

如此轻车熟路的行为,一看便知是常常为之。

舞浩清踹开门大步流星的来到舞浩泽的床榻之前,无语的看着依旧睡得极为香甜的兄长,一把将睡眼惺忪的他拉起,眼神却在四下里寻找,拿过矮塌上放置叠得整整齐齐的衣衫,一股脑儿的往他身上套。

稍作整理之后,强拉起舞浩泽的手,拽着往浩淼轩的方向跑去。

院子里几名下人看着远去的两位少爷,一路跌跌撞撞的模样,不禁无奈的摇头直叹气。

待舞浩清将舞浩泽拖拽到舞倾城面前之际,他依旧还是那副昏昏欲睡,没有睡醒的模样。她实在佩服自家三哥的行动力,说一不二,这厢话刚一说完,蹭蹭蹭手脚利落的将人扒拉过来。

再看看舞浩泽人都已经被拉到浩淼轩门口了,还一副昏昏欲睡,不知身在何处的迷糊劲,舞倾城从来不知道自家大哥也有这样的一面,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儒雅温润的性子的半分性子?

衣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侧身衣襟还有未曾系好的里衣带子明晃晃的探出两根,外衫几个鎏金盘口上下错搭,使得锦袍看上去折皱颇多,不伦不类的扮相,真真是亮瞎旁人的双眼。

舞倾城不禁要想若是待会儿舞浩泽迷糊劲一过去,看到自己身上的着装,会不会将舞浩清抓起来吊打一番?

这种可能性极大,三哥,保重!

“三哥!”

“城儿!你先说!”

两人同时想要表达心中的想法,恰巧一起唤对方,相视一眼之后,舞浩清绅士的表示让舞倾城先发言。

“三哥,我觉得你待会肯定会被大哥修理一顿,难道你不知道他最注重外表的?”

舞倾城嘴角抽抽,看着眼前依旧不在状态的舞浩泽,想着他是如何被舞浩清一路从听风轩给来过来的,不由得猜想待会儿舞浩清的下场会是如何?

“……呃!一时心急给忘了,嘿嘿嘿……”

当舞倾城的话落之时,舞浩清整个人明显哆嗦了一下,再看了一下舞浩泽的模样,回想起他是如何将人带过来的,脖颈一凉,下意识的咽咽口水,窘窘的挠着后脑勺讪笑起来。

一顿排头肯定是少不了的,但愿大哥待会修理他的时候,下手不要太狠!

“……”

忘了?

这个借口很强大,希望你的肌肉能够同样强大如斯!

舞浩清与舞倾城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话,旁边逐渐恢复清明的舞浩泽愣愣的看了看四周,心里纳闷不已,他明明在床上睡得好好地,怎么会到了浩淼轩的门口?

再看看被拽着的手,半倚在舞浩清身上,迷糊劲一过去,听了舞浩清与舞倾城后半段的对话,理清了个中原因,嘴角忽然掀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浩清!”

“在!”

“这笔账我记下了!”

舞浩泽淡淡的扫了舞浩清一眼,着手整理凌乱不堪的衣衫,说出的话却令舞浩泽心中铃声大作,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大哥!大哥!你听我解释!”

“多说无益!”

“……”

完了!完了!

被大哥惦记上了,准没好事,该怎么给他祛祛火才好呢?

“大哥,三哥拉你过来也是有原因的!”

“哦?城儿,你说来听听!”

“大哥,具体的咱们也得一块儿进浩淼轩看了之后才知道!”

舞倾城不敢提及昨夜之事,想着先忽悠舞浩泽进去一探究竟再说,毕竟舞浩明刚才临走的那意味深长的眼神,想想真是令人瘆得慌!

那个啥二哥貌似猜出是谁换了他的衣服了?

“嗯?浩明他怎么了?”

“大哥,二哥……你还是进去瞧瞧吧,具体的你得问二哥!”

舞浩清刚想将昨晚的事说出口,脑海中闪过舞浩明的威胁,堪堪住了口不愿意吐露半分,建议舞浩泽自己进去问问的好。

若是他擅自将那事说出,指不定被某人怎么记恨,他又不是皮痒,欠揍!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进去看看吧!”

“好!”

“好!”

舞浩清与舞倾城异口同声的应道,然后随着舞浩泽一起往舞浩明的院落走去。

屋子里的舞浩明似是知道他们会来一般,见到舞浩清与舞倾城一点也不意外。只是看到今日起得如此早的舞浩明时,略微愣了愣神,想明白个中缘由之后,心中不由得觉着好笑,继续刚才停下泡茶的动作,端着一杯茶细细的品着。

“浩明,听浩清说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生病了?”舞浩泽进屋后率先问道。

“没有!”

舞浩明端茶的手一顿,眼皮也不抬一下,回答得简单明了。

“没有?”舞浩泽将掌心搁在舞浩明的额头前,有摸了摸自己的,道:“奇怪!不烧啊?”

“……”舞浩清默。

大哥,二哥自然没有发烧,昨晚他是……

“……”舞倾城面部有些微微的扭曲,默。

发烧?

嘿嘿嘿……

“大哥,我没事!”

“那我看你怎么满脸阴郁,没精打采的,要不遣下人去给你请个大夫瞧瞧?”

“大哥,我真的没事!更不需要请大夫!”

他哪里是生病,分明是被那个调皮的小丫头给气的好不好!

若不是长久以来形成的修养,指不定刚才在门口他就将那丫头抓起来收拾,真真是无法无天了这丫头。

玩什么不好,竟然入夜溜到他的院子里来,将洗换的衣服收走不说,还给他留了那么一个包袱——一道崭新的女装!

死丫头,胆子忒肥了啊!

那服装的质地与款式,可不就是他命人依据丫头的身型专门定制的么?

若说府里谁有这个胆子敢捉弄舞浩明,出了舞倾城不做第二人想,再加上今日一大早她与舞浩清探头探脑观望院子内的情形来看,心中便更加肯定是她所为。

无法无天的小丫头,真该给她点教训才行!

“真的不需要?”

“大哥,我确定真的不需要请大夫!”

“哦!那就好,害我吓了一大跳!”

见舞浩明一再肯定的表达意愿,舞浩泽只得作罢,一撩衣摆挨着他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自斟自饮品起茶来。

突然,舞浩泽轻咦了一声,似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独自走到矮塌边,拿起上面的一套女装,笑着打趣道:“呵呵!浩明,你这儿怎么会有一套女装?不要跟我说是准备送给城儿的哟!”

“……”舞浩明看着那套女装,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扫了一眼舞倾城,道:“大哥,这套女装可不就是准备送给城儿的,大小和尺寸都刚刚好,城儿,你说是与不是?”

说起这套衣服,舞浩明的怒火止不住的往外冒,若不是它,昨个夜里他岂会那般狼狈?

“……”

哎呦我去!

真真是晴天霹雳有没有?有没有?

暴露了?她竟然是如此暴露的?

舞倾城想若是此刻席娟在她的面前,一定要拍死她。给什么衣服不好,偏偏拿她的衣服,这不是明显告诉舞浩明事情是她做下的么?

话说,那衣服她还真没见过,难道是……

拿舞浩明送的衣服去戏弄他,舞倾城忽然觉得自己的智商也不在线,蠢毙了!

此刻舞倾城真想刨一个坑,跳进去将自己个给埋了。

真是天作孽犹有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送给城儿的?”一听手中的衣衫是为舞倾城准备的,舞浩泽笑了笑将它递给舞倾城,道:“正好待会儿城儿带回去!”

“呃!谢谢二哥!”

“……”

舞浩明眸光深深,看得舞倾城不自在的咽咽口水,终究什么也没说品着手中的茶水。

“喂!二哥,我可是一大早就过来的,有没有什么吃的,饿了!”

舞浩清笑嘻嘻的挨着舞浩明,拿起桌上的茶杯一连灌了三杯下肚,咂咂嘴,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一副可怜至极的样子看着他。

“嗯!浩明,去弄些吃食来,为兄也饿得慌!”

“二哥……”

舞倾城唤了一句二哥,声音暖暖的,糯糯的,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透着几分期待的光芒,令舞浩明不忍拒绝。

嗨……

算了!

到底是舞浩明心软,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唤来阿福在他的耳边轻声耳语几句,随即他点点头匆匆领命下去着手准备。

过了半个时辰,阿福领着几个小厮模样的人进来,他们手中拎着食盒,将一盘盘菜放到桌上之后,便领着其他人退了出去。

片皮乳猪、烤羊腿、红烧赤贝、薏仁小米粥、喇嘛糕杏仁豆腐、小窝头金丝烧麦、葱爆牛柳、鲜蘑菜心、耗油仔虾、一品官燕、酱汁鱼片、翠玉豆糕、芋子包、玉笋蕨菜……

每上一道菜,舞倾城口中分泌的唾液直往外冒,望着色香味俱全的诸多菜肴,她忍不住咽咽口水,用舌头舔舔嘴唇,模样像极了一只想要偷吃的小猫儿。

乖乖!这么多好吃的?

嘿嘿嘿……

她可以大饱口福咯,果然,跟着二哥有肉吃!

似乎她已经忘记是谁将舞浩明整得惨兮兮的,又是谁害他在舞浩清面前出丑,忘记物极必反必定有妖的道理!

因此……

当舞倾城心急火燎抓起桌上的脆皮乳猪,放进嘴里咬,卡兹一声,嗯……真脆!乳猪烤得外酥里嫩,唇齿留香,真真是人间美味啊!

“城儿,二哥说你可以吃了吗?”

舞浩明慵懒的嗓音响起,吃得正欢的舞倾城一愣,心道:不让她吃?难道这一桌子的菜是拿来看的?菜看着能开出朵花来?

舞浩泽见舞倾城听到舞浩明的话明显呆愣住,不知作何反应时,脸色略有些不悦,道:“浩明,你是怎么了?这菜不就是送来给我们吃的?”

“是专程送来给我们吃的,但是……”舞浩明肯定了舞浩泽的话,可说道但是时,眼睛看着舞倾城继续说道:“的确是送来给咱们吃的,但是城儿她只能看着!”

虽可原谅她昨夜的行为,略施薄惩还是要的,且要从她最为在意的东西入手,长长教训还是好的,否则将来加入皇家可怎么办才好?

“二哥,你这不公平!”

舞倾城一听东西没得吃,登时怒了,蹭的一下从凳子上跳起,愤怒的两手插腰控诉。

“浩明,你这是做什么?”

“二哥,你怎么能如此对待城儿?”

舞浩泽与舞浩清皆一脸不赞同的瞪着舞浩明,心中纷纷猜想着他今日是怎么了?

舞浩明不去理会舞浩泽与舞浩清的质问,他迎着舞倾城的目光,笑得人畜无害,道:“城儿,二哥为何如此,你难道不知道么?好好地想一想!”

“我知道?”

舞倾城用手指指自己,见舞浩明点点头,陷入沉思中。

没一会儿,舞浩泽他们见到舞倾城从开始的眉头紧锁,接着逐渐舒展,最后,恍然大悟般的看着舞浩明,一脸的惊讶。

二哥,一定是猜出昨晚将他衣服换走之人是谁,刚才话里话外的暗示,说明他生气了,故意来报复修理她的!

呜呜呜……

为什么要用美食来诱惑她?她对美食最没有抵抗力的好不好?

讨厌!二哥最讨厌了!

怎么办?怎么办?

该不该承认错误,道个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