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网游之护琴计划> 第一百八十四 君子剑

第一百八十四 君子剑

见羽拿到琴剑回白帝城后,主动找司徒血切磋。

天纵杀不服气,“为什么不找我切磋。”

见羽道:“你不是用剑的,我想跟司徒血互相喂招。”

天纵杀无法反驳,他基本上没摸过几次剑,这么多年下来都是玩匕首,要换一种武器玩,他铁定不适应。

司徒血问道:“怎么打?”

既然是喂招,也会有一些限制。

“不用技能,单纯拼剑法。”

“好。”

擂台这边虽然因为竞技场和战场的开放少了许多人,不过还是有人在擂台区这边比斗,一见名人出现,全都蜂拥过来。

见羽和司徒血走上擂台,两把看起来就秀气的长剑在系统倒计时结束后各自挥动起来,你刺一剑,我挥一剑,来来回回,双剑就没碰到过一次,反而是两人各秀了一下身法走位。

落殇道:“他们两还是跟以前一样,切个磋前半部分死也不让人碰到。”

见羽以前也是拿剑的职业,不过看她在异世界作死到直接选了特殊职业入门的架势,就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游戏没有设定琴师这个职业,她铁定会选择以琴做武器的职业。

《零环》这个游戏的剑客职业追求的是速度和高攻,也就是说它是一个类似于刺客的职业,高攻血薄,身法走位和命中率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被同等级普通装备的攻击打到,就算你装备当前等级毕业,至少也要掉百分之七、八的血。

西湖雪笑道:“看他们实际打起来确实还要等一些时间。”

落殇道:“我正好带了吃的,各来一份?”

“好。”

天纵沙忽然凑了过来,“我要小鱼干。”

看着天纵沙听到吃的就亮了的眼睛,落殇失笑,“你怎么跟猫一样,天天盯着小鱼干不放?”

“好吃啊。”

“还好我看你喜欢吃,让灵珠子多给了我几份。”

落殇把吃的分给西湖雪和天纵沙,无意间瞥见一个人。

紫袍紫面具,一向是嬴清玩家号的标配,虽然最近因为他的名气在无形中越来越大,有很多方士或者自诩为强者的人跟着模仿,不过落殇还是能看出,这是嬴清。

西湖雪注意到他的视线停在了一个方向,问道:“怎么了?”

说完顺着落殇的视线,看了过去,也看到了嬴清。

“是真的道法自然?”

西湖雪没有实际接触过嬴清,只能凭借着落殇的反应来判断。

天纵沙专心啃着小鱼干,丝毫不关心他们说的是谁。

“应该是,他那气质是独一无二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西湖雪道:“他如果真的是道法自然,肯定会有人盯着的,到时候等消息就好了。”

“嗯。”

……

擂台上。

见羽的琴剑和司徒血的君子剑第一次碰撞在一起,琴剑剑尖抵住君子剑剑身,剑尖稍微弯折的在剑身上划出一路火花后分离。

这一碰撞就像信号一样,两人不再比拼身法走位,而是比拼剑法。

两人打的很清闲,基本上每各十秒才会撞一次,气势上旗鼓相当。不过奇怪的是,见羽从一开始,就落于下风。

司徒血心下生疑,不过手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拆招,出招。他耳朵动了动,风中似乎有泠泠琴声响起,来源于……见羽手上的那把剑。

不过发现了,君子剑的攻势还是一如既往的缓中求稳。

嬴清手指敲着面具,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见羽的剑法像是在为了琴剑一道专门练习后的,没办法评价,不过司空太平的徒弟倒是能看出来雅剑的影子,清闲雅致,行若君子。

局势逐渐开始逆转,琴剑剑身里头断断续续地传来的琴音成曲,见羽踩着每一个音调开始挥剑,同一个音调上会有不同的表现,时而点,时而刺,时而抹等等。像是随心而为,又像是已经看出了司徒血的应对方式,提前拆招。

就算局势直转而下,司徒血也依旧保持着之前的速度,对不上的,就躲掉。

司徒血不懂变通,见羽情势大好。

当所有人以为见羽要赢了的时候,司徒血忽然以一个平平常常的撩剑,挑落了她的剑,剑刃横在了她面前。

胜负已分。

司徒血收剑,见羽弯下身捡起琴剑,主动下台让系统判别胜负。

嬴清后撤,将身形隐匿在人群中,离开了擂台。

就算这一个月不出现,闲着的时候来看一眼不被发现还是能做到的。

天纵沙咬着小鱼干,含糊道:“菜鸡不错啊,跟我打一架?”

“不打。”

司徒血看向见羽,“你在练剑?”

“嗯。”

“有所成的时候,找我。”

见羽问道:“司徒血,你是怎么用循环往复的剑法撩走我的剑的?”

司徒血拿出剑,反手握住,横在他和见羽身前,“用心。”

“剑会指引我,同类的破绽。”

见羽叹道,“可惜这把剑,没有灵魂。”

琴剑像是被裴子明为了配合琴弹奏一样强行铸造出来的,就算提了品质,也用的不是那么契合。

她武器中唯一有灵性的,是紫玉暴风琴,能随心所欲地弹奏,不用顾忌余音几何,曲音断了多久才不能相连,因为它会告诉她。

司徒血伸出左手,拉住见羽的右手,将她的手放在剑身上。

剑身温凉,不像是凡铁打造而成。

嬴清的脚步顿住,回头看了一眼,凤眸微眯。

那些玩家们都说他们这个圈子见羽走的是后门,他虽然相信见羽是凭借自身实力进入的圈子,不过还是很怀疑其他人会不会动机不纯。

司徒血认真道:“你的剑是弹琴的,我的剑是风雅的,论伤人,比不上真正的杀人之剑。”

西湖雪笑道:“司徒血,你这是在说一个弹琴的拿剑打不过一个舞剑的拿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有人翻译,司徒血也不再多说,只是点点头。

见羽无奈,“你这个比喻太差了,不过你练的是什么剑法?比斗之中虽然落于下风,但气势仍然不减。”

司徒血摇头,“不知道。”

“师父说要这么打,心态要不骄不躁,稳扎稳打。每一次出手都要保持好一定的攻击频率,就算处于弱势,只要抓出一丝机会,也能反败为胜。”

司空太平的话与他自己说的话开始重合,“缓中求稳,稳中求存,存后求生,生后求退,退不可则说,说不可则杀。”

是为,君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