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五十八章 爹爹替你讨回公道

第五十八章 爹爹替你讨回公道

英台还哭闹个不停,祝公远也觉得麻烦,祝公远便说:“英台你也别哭了!爹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爹爹给你讨回公道好不好?”说归说,做归做。讨公道归讨公道。”

英台见她爹说完也没用,并没有说真娘一句,这种人啊,这算什么爹,什么讨公道啊?

英台说:“爹爹为什么现在不问我这样二娘为什么要打我?我长了这么大,爹爹和娘亲,从来都没有打过我,二娘把我的脸都打肿了,疼得我现在都吃不下,也不行了,我还好好的给二娘斟茶,都跪着给二娘斟茶了,我也要好好让她做个长辈,可是长辈为什么不给我讨回公道,就要把我打成这样吗?”

英台说的意思也非常明确,那就是自己去看,今天早上,祝公远也看到了,自己又叫她二娘,还给她跪着斟茶,做的妥妥帖帖的也没什么漏子,那为何一个大人还要抓住小孩子不放,要打了英台?

这当然也是在问祝公远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说法,不替自己问问这二娘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祝公远也是假模假样的:“真娘呀,英台说的事情是不是这样呀?你为什么要打她呢?她长了这么大还是个小孩子,虽说有什么不适你说她就是了,何苦哟,弄得这么里外不是人?”

真娘见这祝公远根本就没有想要真的训斥真娘,只不过是给自己说一说,在英台面前遮掩是过去就罢,便心中暗笑,你这小丫头跟我斗还嫩了点,不管怎样,你就算是你爹心,手掌上的掌明珠练明珠,嗯,还是家里面的宝贝,那都不如老娘睡在你爹的身边来的强,你爹不管怎样晚上还得爬上我的床不是?

真娘撒娇道:“哦,老爷这怎么能怪我呢,我刚进门,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动你的宝贝女儿心肝宝贝呢,人家都说了是姐姐让我教育孩子的,姐姐不是也没说话吗?要不然的话你问姐姐好了,你看姐姐一直到现在都是沉默不语,就说明是她让我打的呀,她让我打了,然后再照一张给我,这我可不认啊,这种最背黑锅的罪名,哪能就给我随便扣上啊,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嗯。”

说着这真娘也假模假样的,拿起手绢来擦着眼泪,哼哼唧唧的,可把英台娘亲给恶心坏了,英台娘亲从小是那千金小姐名门闺秀,可从来不会像这种女人野女人一样跟男人撒娇,小是小性子,那可都是不是。千金小姐放低了身段要做的事情啊。

这回可不是把英台娘亲的眼镜都给落了,若是有眼镜的话。

英台心想这女人真是也会演戏,看样子自己是斗不过她了,不过今天来了也就来了,自己不后悔,不管怎样先摸个虚实,看看她爹一早上对自己还挺好的,现在真的是被这女人,不知道几杯**汤灌下之后,根本就不分青红皂白分不清对错善恶了。

要是这样的话,以后可就要像英台娘亲说的,夹起尾巴来好好做人了,也免得她这小气再动了,反正自己都不过她也没办法。

那祝公远见真娘给自己哼哼唧唧的撒娇,感觉身子骨都酥了,那一声声软硬,如软语温香的怀抱就在测,可不是吃着饭已经心猿意马不在了。

早已魂飞九霄云外,哪里还能想得起自己女儿挨打的事呢,就当着众人的面把手放在桌子底下,也不知道摸到那真娘哪里去了?他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引英台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英台还在心里恶心了一把,狠狠的吐了几口,又吹了几口骂一对狗男女,实在是恶心

祝公远道:“就是一档子事嘛,一家人哪有不闹账的事情呀,这牙齿和舌头在一起久了还要咬一下吗?英台呀,真娘娘也是你二娘啊,既然是你娘亲,打你一下也没什么,你也不要太骄纵了,灯回去了我好好说道说道你二娘再说了,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我总不能当着你的面打他一顿,骂他一顿吧,等没人的时候我好好教训教训她,给你讨一回公道。”

祝公远,什么也看不出来,眉飞色舞的跟那真娘眉来眼去,就桌子底下传情,谁知道啊,英台都看在眼里,这祝公远哪里是给自己打掩护,,看他那样子还不知道比英台怎么想来着。

英台,吃了个哑巴亏这是想到了那,哑巴吃黄连。不哭,说不出啊,就算说出来又能怎样说出来还是没有主持公道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公道公道,都是哄人的。

每天闷闷的吃完了饭便回自己屋子睡了一天,睡醒就不难怪。

另一头祝公远,在真娘屋里说:“一个小孩子你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你看她在吃饭的桌子上问我,我又不教育你,怎么能服众呢?一大家子人都靠我管着,我说是偏袒你,岂不是被人都看在眼里,骂我不够公道不是当爹的样子吗?”

“老爷就只顾你女儿,那我呢?我岂不是比你女儿大个两岁,”

祝公远说:“明明是大七**岁,怎么又成了两岁?”

这真娘道:“是比英台大了七**岁,可是你还有9个女儿呀,你大女儿岂不是都比我大了,我要是做你女儿还做个七小姐吗?比比你那大女儿还要小个多少岁,我怎么就不是你的女儿了,你这回字倒是不认账了,找我的时候就说是回去了之后把我当女儿一样的心疼,现在倒是取回来了就不认账了。”

祝公远一听真娘说的,也确实是一番道理,你别看真娘才十几岁,可不是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还没有自己大女儿大呢,便笑的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确实是这样,都怪你一时之间不差,都忘了你年岁还小,不过你也别生气,别做撅着小嘴啊,生生闷气了,我不是说要第一,应该讨回公道吗?你可知道我要怎么讨回公道呀?”

那真娘,躺在床上一副狐媚的样子说:“你倒是说说你的讨回公道的方法”。

那祝公远一下子就跳到了狐狸精的床上,讨回公道自然,不在话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