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六十五章 瞎子摸象的打法

第六十五章 瞎子摸象的打法

英台感觉有点晕沉沉的,被马文才打了两拳的后遗症,腰上被踹了两脚,也是能在情绪激动的状态下还没有感觉到多疼。

别觉得自己糊里糊涂的,有心问问旁观者清的银心,下一局要怎样和这马文才对垒呢?

银心思索了片刻道:“不如你就跟他来一个以不变应万变,他不是爱逗弄你吗?你就一直不理他,等他,总有他觉得已经到了好时机的时候,要下手。等他一下手你就反败为胜,一鼓作气打到他再说!再说了马文才现在赢了你一局恐怕有点骄傲,等一下,肯定没有上一局,沉得住气!到时候你就好好利用,一下这个局势……”

听银心这么说,英台是的,看了看马文才那边可不是那家伙,答应了自己一直想的,兴高采烈一份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真叫人恶心。

英台不无担心道:“一句我们就没有掌握先机,一直被他逗弄得害得我耗尽了精力,这一次再有事等他的话恐怕凶多吉少啊?”

银心说:“你可以闭着眼睛,养神看看,用心观察,整个环境的动静?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就把眼睛关掉,看不见他那作死的样子,心一静下来反而能观察,道整个局势的发展。到时候你用心观察,说不定能听见他那激动,或者是他想要动作的气息,肯定是和,虚晃一招的假意逗弄,是不同的!这样的话,也能免得你睁开眼睛看他,耗尽的精力!”

英台跳起来道:“好,太好了,此计甚妙,我我也发现我并不是打不过这马文才,主要是还是被着小子利用环境因素,各方面。把我的精力和耐心磨掉了!我只要能安下心,下心来静心分析,就有打败他的机会,再说他打我的时候发现他并没有多少真实的本事,所以我的胜率还是很高的!银心你到底是怎样想到这么个好办法的?你简直是足智多谋我的心思呀!”

银心高兴道:“你小时候跟我爹看的,武侠动作片太多了心里突然就有了主意吧,还是受那些武侠片的影响……”

马文才那边我刚打印了比赛,可不是得吹牛一番吗?就是没打赢也想吹牛一下,何况这次是真的打赢了英台呢!

比马文才更想吹牛的,恐怕要数马文才,刚刚被他爹训的时候,那个为马文才解围的师傅了。

那师傅嘴上也没几根毛,便还捋胡子一般笑道:“怎么样?我说我交的徒弟不会说的,我说他赢他就会赢,你们这回可相信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马文才笑道:“师傅教的好徒弟才能打得赢,这全是师傅的功劳呀,等回去之后我重重有赏!”

马文才的师师傅讨了赏高兴道:“你还是这样的方式,你就等着这祝英台动手了你再收拾他,千万不要和他这种给予正面交锋,那样的话你还不是他的对手,跟他一旦要被你磨的没有精力头晕眼花的时候,就是你下手反败为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他的眼睛,他的他的眼睛,就泄露了他节奏的情绪和他是不是头昏眼花的症状,记住为师的话,胜利是属于你的……”

马文才的时候唠叨了半天,显示他是教出来的马文才,是多么优秀。而且才交了半个月就反败为胜,把祝家的公子给打趴下了,这可不是师傅脸上有荣光吗?

此时鼓声又响起了,就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祝英台和马文才的终极比赛。

前两句一人赢了一把,一人输了一把,打了个平分秋色,不分输赢。所以上班就在此一举了,谁要是能赢了这一局也就是代表了终极的赢家,另一方也便是失败者。

台下的观众刚才被马文才这一局,反败为胜给看的也是傻了好一阵!因为大家把钱都压在祝英台这一边,不过还有好多人也议论纷纷说:“祝公子刚才也是被着马文才给。晃眼晃的眼花了,要不然的话怎么能输?”

也有的偷偷私下里把身上的银子压在了马文才身上,心想这马公子,得到这名师指点,果然是不同凡响。难道上一局真的是放水了?这一局赢的有点难,但是赢得很漂亮。

英台和马文才上台之后,英台直接就拿出手绢绑在了眼睛上,彻底化妆打扮成了一个睁眼瞎,这个把台下的观众给看的啥眼了?

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打比赛的,就从厂里来解释说,girls眼睛,可是在打仗的时候根本就不可或缺的,要那样的话下次都能扎账了,不是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所以厉害的武功高手的眼睛耳朵也是很好的。必须全身健康才能成为一个武功高手。

可是如今这个祝英台,把眼睛蒙住,这到底是哪种打法?难道他认为,刚刚把自己打成平局的马公子,根本就不值一提,眼睛不看,闭着眼睛也能打赢公子吗?

“天呐,你们看看这住家的公子,居然用那手绢把眼睛都蒙住了,这仗打的可是把我们都看懵了呀!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哪家的功夫,居然要绑了眼睛打呢?”

“哈哈哈,看不懂看不懂,这祝公子出此一招,实在是迷惑人心的很,让人实在是想不通,他是想要做什么?”

“你们这些人连这都看不懂呀,他这叫瞎子摸象,一摸一个着呢,那马公子不是像一条蛇一样绕来绕去,想逗这祝公子吗?人家这把眼睛蒙瞎了,肯定是想要哄骗他呀,到时候他若是被哄骗的着了道,那可不就是下次我想一摸一个着。”

银心在下面看的着急,:“不知道英台这是作何道理,眼睛都蒙住,这岂不是要白白送给这马文才了?”

小菊说:“银心姐,小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银心说:“谁知道小姐又抽什么风嘛,居然把眼睛给蒙住了,都没见过这种打法,他这是准备给马文才打死吗?”

银心心想自己让英台跟那忙才好好打,可没让她把眼睛蒙住了呀,只不过让她把眼睛闭起来,等到听见马文才有气喘动作的时候,就可以睁开看着打了,她这倒好,把眼睛直接就蒙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