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六十六章 不是小姐是公子

第六十六章 不是小姐是公子

银心心想估计可没让英台把眼睛蒙上,然后和这马文才,拼第六感吧?这丫头可真是自作主张,不知道她啥时候带着手绢了,居然拿出来就把眼睛给蒙上了!

小菊见银心也并不知道小姐只有这样做的原因。刚才小菊以为是银心和小姐两个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商量的这种对敌的对策呢!没想到是小姐自作主张这样弄的,银心姐都没了主意,这可把小菊急的坏了。

小菊道:“小姐这样做,银心姐居然不知道,这样的话,岂不是要吃亏了?”

银心心里盘算着事情,眼睛也紧张的看着台上的局势,哪里还能顾得上管着小橘丫头多嘴多舌的说话呢。

梅香道:“小菊,小姐这次一定会赢的,你可不要多嘴,乱说话,不吉利……”

小米哥说:“小菊这丫头惯会插嘴……”说完笑嘻嘻的看着梅香。

祝府谁都看的出来,这小米哥一心看上了梅香姐,两个人年岁相当,一起进的祝府。小米哥说什么,平时也不多说,但是见到梅香姐说话,他总是会插嘴,所以每次总会多说两句。

小菊说:“讨厌,小米哥就爱护着梅香姐,你们这样两个人欺负我一个人,我不我才不要勒……”小菊佯装生气。

一顿话,说的梅香脸上红彤彤的一片。小米哥自是笑嘻嘻的,听着,看这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小橘这丫头每次被自己说了还能这样说,反而不知道这种和自己心意吗?

仓子挤眉弄眼说:“小菊你也不是没人给你撑腰,不是还有哥哥我呢吗?你跟他们较什么劲呀,他们俩都是没没脸没皮的人,我们都还是小孩子呢,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再说了我们是来看小姐比赛的,跟他们叫这股子劲划不来,等回去了,我也跟小姐学武术,长大了我给你报仇,谁欺负你我就打谁!”

满满憨憨笑道:“仓鼠,你这小子,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看人家小米哥追求梅香姐,你就打上了小菊的主意,你可别乱打主意,小菊也不喜欢你这种贼眉鼠眼的家伙!”

芝兰说:“你们大伙有这个劲,还不如给小姐多喊几声加油呢,在这里胡乱较劲,有劲还不如留下,等回去了我们大伙一起学武术,到时候给小姐能帮忙的就帮忙,上去把这马公子,揍得他再也不敢和小姐比武!”

紫竹娇笑道:“对呀,对呀,芝兰说的对,我们大伙回去都跟着小姐学武,到时候就算打不过这马文才,他跟小姐比赛一次我们就揍他一次,做到他不敢跟小姐比赛为止,这不岂不是一劳永逸了!”

良子慢条斯理道:“紫竹说的对,芝兰说的也对,另外的你们都别吵了!看看小姐比赛最要紧,回去我们再商量个一劳永逸的对策……”

这样一说,大家都高高兴兴,各自心怀鬼胎的看比赛。

此时就见祝英台,眼睛上蒙着一块白色绣花的手绢儿,根本看不清她在想什么,就连英台的几个丫鬟小事,也不知道她小姐心里想什么呢,那马文才就更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了,这一招可是有点狠,英台下心决心,对自己狠一次,就算是眼睛用了多千百遍,这时候该不用的时候就不用。

那马文才一个人干巴巴孤零零的就对着英台,手绢上绣着的一对蝴蝶,心想这祝英台到底在玩什么鬼?眼睛上蒙一块手帕,手帕上还绣着一对蝴蝶,这小子莫不是给自己弄了什么**阵,想让自己被这蝴蝶给迷糊了。

马文才说:“祝英台你个娘们,你不会真是被我说中了,是个娘们吧你怎么眼睛上照个女人的数卷子,上面还绣上两个花蝴蝶,你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恶心,你是让我看你恶心了,就不打你了?”

这回啊,马文才就即便是把天王老子骂下来了,英台也不会回嘴的,闭着眼睛就当是养神闭目,修身养性,这可把马文才急坏了,连着骂了几回英台都不动声色,仿佛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你别说英台这一招还真是有效,那么刚才就是逗弄来逗弄去,只不过是在眼前晃来晃去,这一回他就是晃,是,就是把他那一身肥肉都给晃掉,祝英台也看不见,这可不是白费力气吗?

马文才也看出来自己晃的,不管用,也不想再浪费时间,浪费感情,便跟在祝英台的四面八方左右东西转来转去,寻找合适的机会出手。

英台闭着眼睛心想,这马文才倒是不晃了,他又跟着自己转,他走到东自己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到了东走到西,自己也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又到了西。

英台心想这人的潜意识还真是无穷无尽的能力啊,没想到自己闭上眼反而观察的更清晰了!直到英台觉得马文才的气息都有一些不稳定了,脚下的步子听起来也有一些杂乱无章,根本不像刚才那样,亦步亦躇的有模有样的,斗都自己玩了,其实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啊,还有一点点急躁。

只是觉得是到了机会了,便提高了警觉,耳朵竖起随时聆听马文才,到底要不要出手?是不是自己出手的好时机。

台下仓子说:“嘿嘿,你看着我们小姐这局赢定了……”

小菊说:“你怎么知道小姐就赢了呢你能看出什么呀?”

梅香说:“他好像说小姐的事的时候,不要把小小的生活暴露了,说小声一点,外面的人可都是叫周公子呢,没有人叫小姐。”

小米哥说:“对都小声一点,公子可不是小姐……”

芝兰和紫竹还有满满说:“仓鼠,你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你倒是说呀,你这半天打哑谜真是要急死个人……”

仓子故意卖弄了一番,挤眉弄眼的笑道:“你们大伙别急啊,好像你们都是小姐的,丫鬟小事我就不是忙,我是小姐抱来的?”

良子说:“你也别说了,还是我给大家讲一讲吧,这马文才已经气气不稳啊,沉不住气,这要是打仗的话沉不住气就是输的时候了,打牌的时候沉不住气也是输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