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六十九章 恨不能打成脑残

第六十九章 恨不能打成脑残

英台见梅香去也没能解决了,仓鼠和良子两个人打架,反而惹得他们两个怒气冲冲,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恨不得用眼睛把对方生吞活剥了的姿势,可是把英台吓着了。

英台说:“银心你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行了还招呼上我们一起回家,回去了再好好生成这案子,一帮子人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让那马文才看笑话,你看看马文才现在不正在看我们笑话吗?还笑嘻嘻的样子,难道是我刚才没有把他打残了,真该把这马文才一下子打成个脑脑残,让他以后根本想不起来娶媳妇,更别说是抢来抢婚了,到时候可真是一本万利,再不担忧的事情,我可不就是高枕无忧,赛神仙乐悠悠……”

银心笑道:“你那是说的哪的话呢?我去看就是了,那马文才恐怕是现在想着怎么算计你了,你可别把他想得太高级了,他还能看到你这些笑话,不过你当刚才说的那个话倒是说的挺有意思的,若是真能在比赛的时候把马文才打成个脑残,你恐怕也不用再等着你的梁山伯了,直接进大牢里去等吧,但是梁山伯又为人耿直善良,一个直男,他就怎么能犯错呢?他说是不能犯错,这辈子也去不了牢里,你可不得终生老死在孤独的楼里面啦,到时候成为一个老处女也没人关心,没人爱。不过到时候你可以唱一首歌,自娱自乐一下,嘿嘿嘿……”

英台心想,银心这丫头就不安好心拿自己取乐呢!肯定不想不会说出来什么好话的,不过英台也倒好奇她到底是让自己唱什么歌呢?便问道:“什么歌呀?”

银心笑道:“爱我你就抱抱我,爱我你就亲亲我,爱我你就夸夸我,哈哈哈哈哈哈……”

银心这丫头倒也是不客气,当即也不怕别人听见,便唱起了爱我,你就抱抱我这首歌了,英台也是一阵笑,这一笑不要紧,倒是笑岔了气,把马文才刚刚剁了自己一两脚的腰,只给笑的扭了,疼的英台呲牙咧嘴。

“我是有多缺爱呀,哈哈哈哈,你这丫头重新整我,看我不整你看我不掐你,我今天又掐着你把我这腰疼的劲都给我还上,我要报复你,你等着……”英台作势要掐银心。

银心兔子似的一溜烟儿早已不见了人影,知道英台这会儿腰疼肯定是不会追上来的,再说了自己跑来去解决仓子和良子两个人打架的事情,英台估计也不会在这些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

银心说:“两位哥哥不好好玩啊,到跑到这大街上闹起事来也不嫌丢人,小姐在那边被马文才笑话了,你们还不出手,想等着让小雪丢人现眼,你们跟着也丢人,以后都没饭吃吗?”

梅香见银心说了这一番话,那两个不要脸动手的家伙终于一下子就停手了!看样子还是银心聪明呀,要不然她怎么那么受,小姐的欢心呢!能做小姐的心腹,这人都不简单呀,别看银心才**岁的小女孩子的样子,可是聪明的很哦,梅香姐现在对银心也是感觉心服口服的,佩服呀!

仓子和良子立即停手对银心说:“好银心妹妹,你可在小姐面前给我们说句好话,我们只是闹着玩啊!根本就没有打仗,可是要让那马文才估计看了笑话呢,再说了我们兄弟还准备回去了,好好操练起来,练几手拳脚功夫,等我们长大了以后,陪着小姐把那马文才打成个脑残到时候看他再能,看他再狂?”

银心笑道:“原来是这样呀,你们只是闹着玩啊,那倒好,要是被小姐知道你们不不顾她的死活,小姐刚才被马文才剁了两脚,这会子腰疼的不行,你们快赶紧去抬着回家吧,别到时候弄出个好歹来,老爷怪罪起来大家都不好看,我们都是当差的,最重要的先要把小姐主子哄好服侍好,这才是紧要的。其他的你们私下里爱打,打死一个算一个到时候我买良子赢,仓鼠你又打不过人家,你就忍忍,你打不过还非要嘴上占便宜到时候不是便宜没沾着又挨了一屁股子臊!”

仓鼠鬼灵精的一个人比谁都聪明,他这回个听音心是为自己打抱不平了又打不过,那家伙嘴上占便宜又占不上,还不得老老实实的加起尾巴做人啊,仓鼠从这之后便又长进了很多。

良子说:“就是呀,银心妹妹说的多对呀,就是打不过你还打什么呀?非要在老虎嘴上拔毛,不是没事找事等着羊入虎口吗?还是银心妹妹明理,你不像某些人学着点别到时候嘴上逞能了,身体上挨了揍,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挨得揍呢!”

仓鼠本来嘴还想骂两句呢,愿意看见银心向自己使了个眼色,便停手了。心想,此处不报非君子,等就有机会了,小爷一定做了这家伙,让他再在这款不是你说的吗?拳头就是硬道理,那小爷能算计得了你也是硬道理。

一伙人便高高兴兴的抬着台回家。

紫竹高兴道:“小姐若是今天回去,你可是为了祝福,挣够了颜面,到时候不知道老爷怎样耍我们了?嘿嘿嘿……”

芝兰说:“姥爷要上夜市上的小姐,有我们什么事呢?紫竹你又是在做梦了吧,你这丫头一天就来做梦,哪有那么好的事情都打到你身上,那可不是天上掉馅饼想的美了?”

紫竹笑道:“吃啦,我可没想着美的掉馅饼吃啊,我说的是小姐今天挣了这么大份功劳哦,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那老爷的面子上也是光荣的呀,这钱塘县哪家的公子能打得过我家小姐啊?再说了那马文才还不知道小姐是小姐呢,若是知道他更丢脸啊,一个男人居然打一个女人好几岁,都被女人打败了,这还不是荣光吗?再说打败的还是马太守家的儿子,老爷到时候还不得赏我们小姐呀?若老爷赏了小姐的话,我们可不就跟着沾光了。我说的是这个你想到哪里去了呢?再说了小姐这沾了光,能不分我们点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