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穿越成英台,带着山伯逃婚去> 第七十四章 梦中遇山伯

第七十四章 梦中遇山伯

英台说:“说你才,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马文才呢?”

马文才笑道:“这要什么证据啊,我们本来就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到现在你来到了尼山书院上学,我也就来这里上学,你有什么不相信的呢?你若是不相信我拿出来你小时候跟我比赛是用的那条蒙眼睛的手帕,你仔细看看,是不是你的手帕?”

马文才说着就把手帕扔给了英台。

英台拿在手里仔细一看,其实不是很仔细,一看那手帕上绣着的蝴蝶,可不是英台一开始就是是学刺绣的时候绣的吗?本来知道梁祝就要化蝶。当时自己刚刚学会刺绣,绣着玩儿的,谁知道这手帕居然在马文才这家伙的手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英台骂道:“马文才你这毛贼,我一直以为你是人品还行,没想到你居然还偷手帕,你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恶心人呀,你快给我老实交代,我这手帕到底是怎么到你手上了?我这条手帕一直贴身放着,从来都不拿出来给别人看看,有时候看也是让他们看一眼,没想到居然到你手里了,我说我怎么丢了这么久呢!”

其实英台的手帕比赛之后,那手帕就丢再也没找到过啊,其实英台说她不给别人看,是绣好没几天没机会给人看呀,但是丢了之后就再没找见过。

马文才笑道:“哈哈哈哈哈,当然是那日打擂台的时候你送给我的呀,难道你都忘了你送给我东西了,你不会连连马文才这个名字都忘记吧,这个我来了之后发现,你并没有忘记马文才,只是忘记了我们上学这段日子是不是?”

英台说:“恶心人的东西你给我滚,就算那条手帕送给你了又能怎样?你不要想拿这些送东西,然后就要以身相许的陈词烂调,来哄我,我可不是古代的这些丫头,让你几句话就哄得团团转,我根本不鸟你那些事情,你给我滚得远远的,我要去找梁山伯!”

梁山伯这时候说话了:“快来呀,不要和马文才那小子说话,我带你去捉蝴蝶,马文才他就是来破坏我们的他根本不想让你和我做朋友,他想和你做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可是我们俩同窗三年,其实他们开上得了的兄弟情啊!”

可是还没有上学,怎么他们俩说的好像自己已经长大,这学都上完了呢,都说是三年同窗了,那岂不是血已经上完了,这事情有点发生的矛盾啊,难道真的是自己前世残存的记忆?

英台看着满满脸都是阳光和迷雾的,梁山伯说:“山伯不管什么时候你不会骗我吧?我在电视剧里看到你的形象,那可是都是高大正直的,又是暖心的,你可不会像那马文才。哦,像那晋鹏一样,劈腿吧,若是那样的话,我宁愿不要你。”

梁山伯听这话怎么好像是对女人说的一样,这个兄弟不会是脑瓜子傻了,居然把自己想成个女人,把我想成男人,想成一对儿了,他怎么说这话奇奇怪怪的,难道是真的病的不不轻,现在连脑子都被烧坏了。

梁山伯说:“英台,你我是兄弟,你怎么说话如此奇怪,难道你是被病倒了之后变得脑子也不能自由做主了!居然说起这些话来,你真是让我不知道怎么说你啊!”

英台心想这梁山伯说的也对呀,他们俩上学的时候那可都是以兄弟相称再说,英台也是一直也是,女扮男装的,哪里有城里女装试过人吗?便觉得自己刚才那一番话,还真是有些土,别把这梁山伯给吓坏了就行。

英台说:“梁兄,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可别介意呀,兄弟我可没疯啊,我也没病的有多久我就是对有些事情记不清了,我们一起去抓蝴蝶。”

梁山伯拉着英台,就要走过那层迷雾伯去抓蝴蝶了,马文才便着急道:“梁山伯,你这个呆子你不要被祝英台给骗了,她根本就是个女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你以为他是男人吗?你以为和他是好兄弟吗?他是女人这件事情他告诉你了吗?我告诉你他这件事情谁都没有说,他居然就告诉我了,可见你和他的关系好,还是我和他关的关系好,你不用问我,你心里就清楚了。哈哈哈哈……”

刚才听见马文才说自己是女人这句话,马上也是惊了一跳,心想着马文才到底是怎样知道自己是女人的,自己什么时候又告诉他了,难道自己失忆之后就。忘了告诉马文才的事情吗?这根本就不可能自己也没失忆自己只不过是入了梦里面这梦里面好像就全是自己发生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梁山伯笑道:“哈哈哈,马兄你不要胡说,英台地地道道的一个男人,他和我同窗同房了,三年的时光,他身上长几个几根毛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哪里能不知道他是个男人还是女人呢?你真是太有意思了!”

英台说:“就是呀,我们俩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什么样子良心难道不知道?马文才你不要妖言惑众在这里胡说八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会打掉你的狗牙不可。”

马文才笑道:“真是个呆子啊,梁山伯我可是已经提醒你了,你别到时候糊里糊涂的,误了正事,到时候会有你后悔的了,不过天气不可泄露,我只说一遍,你自己去领会吧,哈哈哈哈,你们俩去抓蝴蝶,那就让你们抓个够!”

说着马文才便气呼呼的甩袖而去,留下英台和梁山伯,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也是有点尴尬。

英台怕自己的身份被梁山伯给发现了,梁山伯,有好心态说:“你不会真是个女人吧,为什么我们俩每次上厕所你都是蹲着的呢?还哄我说,要是动物都是站着,而动物都是站着的,人哪有,站着的呢?”

英台说:“梁兄,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今天就和你说清楚,我其实是个女儿身,我本来就叫祝英台,这是个女人的名字,祝英台本来好像山坡就是一对,你能听得懂我说的话吗?哎,你别被吓倒了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