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玄幻 > 我穿越成了一条狗> 第二百四十九章 暴躁的老丈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 暴躁的老丈人

见到孔论到来,刚刚还一本正经的黄粱立马变了脸色,他伸出右手,对着王青一指,言道:“是他。”

“额。。。”王青瀑布汗。

“哼,此处无有外人,除了他还能有谁!”孔论面色阴沉,走到王青身旁。

“你害死了玲珑!”孔论一把拎起王青的领子,将王青抵在墙壁上,怒目而视。

“是。”王青毫不畏惧,直视孔论的双目。

孔论的双手有些颤抖,他咬着牙,闭上双目,胸口起伏不定。

“哎!”

孔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将王青松开。

王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长舒一口气,感叹孔论这老家伙力气真大。

孔论撇了王青一眼,冷哼一声,随便找了个蒲团盘坐下来。

本来气氛已经趋于稳定,王青脑子一抽,问出一句话。

“你是狐狸吗?”王青问道。

话音刚落,王青就感到一股杀意冰冷刺骨,扑面而来。

唰!

王青展开御空翼,瞬间逃出大殿。

“小狗崽子!”孔论大骂一声,一步踏出,去追王青了。

“师父。”雨曦站起身,正准备跑出去。

“小家伙,别担心,你师父他不会有事的,顶多挨一顿收拾而已。”黄粱对着雨曦一点,雨曦的身子立马就无法动弹。

“汪!孔论你个老王八蛋!”

“汪!孔论!我热你屋头仙人!”

“孔论!汪!我祝你你生儿子没皮眼!”

“哎呦!别打了……”

“凌云子是我师父!”

“我知道。”孔论拿着小玉板,给王青做着全身按摩。

“怀仁子是我大哥!我还认识红尘子!”

听到这里,孔论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初,他一边抽打,一边说道:“你就吹嘘吧。”

“我杀了常怀涛,替玲珑报了仇!”王青手脚并用,护住自己,却始终挡不住孔论的抽打。

孔论不曾理会,他以为这是吹嘘。

“你瞅瞅,这是啥,这是和常怀涛,汪!在一起……汪!的……汪!家伙。”王青被打出了狗叫,在孔论密如雨点般的抽打下,王青抽出来了那把长虹剑。

长虹剑中被封印的长虹剑魂心中郁闷极了。

他被一而再再而三拿出来,被王青用作吓人之用,摊谁,谁都会郁闷的。

“我管你是谁!”孔论仍然不为所动。

“玲珑她没死。”王青终于吼出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孔论一怔,手中的玉板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

“你说的是真的!!!”孔论扼住王青的脖子,使劲的摇晃着王青。

“真……真的。”王青被摇晃的喘息都难。

“走,我们细谈,你要是诳了我,当心我扒了你……”

“裤子?”

“滚!”

孔论托着王青又回到了石殿之中。

孔论像丢垃圾一般,随意的将王青丢在了地上,见王青回来,雨曦急忙跑到王青身旁。

“师父。”雨曦看着肿成一个球的王青,想去触摸,却又怕弄疼了王青。

“木四,木四,喂屎我好滴很。”王青捂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赶紧跟我讲!”孔论晃悠着玉板,恐吓着王青。

“不许你打我师父!”雨曦双臂外展,拦在了王青的身前。

“孔老头,有小孩子在这呢,注意点形象。”黄粱劝说道。

“哼!”孔论见到一脸敌意的小雨曦,又看了一眼肿成球的王青,无奈的收起了玉板。

王青盘坐在地,运转灵力,顿时间,王青身上的肿全消,体型恢复了正常。

“老丈人,你别急,你听我。”

“谁踏马是你老丈人!”孔论闻言,抡起玉板。

王青吓了一跳,往后缩了缩身子。

“玲珑她虽然肉身已毁,但灵魂尚在。”王青说道。

“她的魂魄呢!”孔论抓住王青的手臂,问道。

“在我师傅凌云子那里。”王青说道。

“为什么会在凌云子那里?”孔论问道。

王青无奈的吁了一口气,说道:“我说话时你能不能别插嘴!”

“不插嘴,那我插哪?”孔论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老孔,这里还有孩子呢。”黄粱敲了敲手中的竹竿,发出清脆的响声,提醒着孔论。

“因为玲珑的魂魄受了道伤。”王青说道。

“为什么你没事!”孔论噌的一声站起身,手指王青,大声怒斥。

闻言,王青沉默不语,闭上了双眼。

“我倒希望挨那一击的是我。”王青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轻声说道。

“哎!这傻丫头!”孔论叹了口气,眼角有泪光闪烁。

孔论的悲伤转瞬即逝,被他埋在了心底,他收起悲伤,两只眼睛死死的盯住王青:“这么多年你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早点回来,把这件事告诉我。”

“我和一位实力不下于太初七子的存在做了一个交易。他帮我重塑玲珑身躯,我来寻找材料。”王青说道。

“大能之人重塑身躯,确实要比直接夺舍要好的多,这样也不会伤到玲珑的根基,对玲珑的道途造成伤害。”黄粱点了点头,缓缓地说着。

“你可寻好了?”孔论问道。

王青摇了摇头。

“都是些什么材料,你跟我说说。”孔论思女之心急切,恨不得立马就能见到玲珑。

“凝魂晶,九转天蚕褪,极寒玄玉,凰血赤铜,仙人残魂,荒血珊瑚…………”王青将所要搜集之物一一向孔论道来。

孔论闻言,愣住了。

这些东西大多数他听都没听过,即使偶尔知道一两样,也都是只在传闻中听到的宝物。

“你搜集了多少了?”孔论关切的问道。

王青揉了揉脸颊,说道:“西泽灵域还差一样,荒海还差一样,其他三海四域还未动身。”

孔论听罢,沉默不语。

黄粱哈哈一笑,说道:“玲珑这孩子好眼光。”

“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条狗嘛!”孔论嗤之以鼻的说道。

“他的天赋你能比吗?”

“不能。”

“他能为玲珑搜集到这么多天材地宝,你能吗?”

孔论长叹一声说道:“不能。”

“哈哈哈哈。”见孔论这般吃瘪黄粱哈哈大笑。

“我想问个问题。”王青举起手来,打断了两个老家伙的谈话。

“老丈人,你是狐狸吗?”王青弱弱的问道。

“滚!”孔论掂起玉板就准备打向王青,可是雨曦一直拦在王青身前,让孔论根本无从下手。

“他是人,货真价实的人。”黄粱竹棍一横,敲了一下王青的狗脑袋。

“那你为什么说他是玲珑的父亲啊?”王青真是直言不讳,不怕死。

“哎。”孔论叹了口气,神情略带缅怀。

黄粱见此,收回竹棍,冲王青使了个眼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