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扯平了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扯平了

凤轻扬扶了她一把,道:“轻轻,你不必听他说这些,都和你没有关系。”

穆轻轻的脸『色』有些苍白。

段飞白似乎还嫌不够,道:“他一直声称对我们八个堂主视如己出,可是真的视如己出吗?每个人身边都暗藏着他的眼线,我们甚至都分不清身边的人到底是人是鬼,谁敢违抗他,下场一定会很惨。他会对你这个亲生女儿用这样的控制手段吗?视如己出,不过是一句骗人骗己的笑话而已。”

“为了让你接受他这个二十多年都没有照顾过你一天的父亲,他才不得不收敛起自己的锋芒,变成现在这个笑容可掬,毫无锋芒的中年人,他把最善良最慈爱的一面都给你了,所以才让你生出他也同样愿意包容皓雪楼其他人的错觉吧?你知道为什么我轻易就能被他拿下吗?因为他早就让我服用了一种毒『药』,除非定期服用解『药』,否则必死无疑,可我连自己中了这种毒都不知道。”

段飞白苦笑,双目通红。

凤轻扬皱眉,道:“段飞白,你够了,说这些有意思吗?你能拥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光靠你一个人努力,可能吗?不要总把自己当成受害者,要是背后没有皓雪楼和岳父,你可能早就死了,凭什么反过来指责岳父控制你?如果不采取措施控制你,你不定能做出什么事儿呢!”

段飞白冷哼,道:“既然只是上下级的关系,就不要声称对我们视如己出,以父子相称了。”

“简直是白眼狼,要是没有主子,你们这些人早就饿死街头了,是主子救了你们,把你们带回来抚养长大……的确,让你们从小就接受严苛的训练,可至少让你们吃饱穿暖了,也给你们机会表现,让你们成为了皓雪楼除楼主之外,权力最大的几个人,尤其是你,八爷……你能获得那么多自由,能掌控那么多财富,以为真是你一个人的功劳吗?过上了好日子,不珍惜,还反过来对付主子,怎么不说自己是白眼狼?上一次你和飞羽小姐一起对付轻轻小姐,主子却没有严惩你们,就是在给你们机会,可是你还是继续违抗主子的命令,到底是谁的错?”

常青实在听不下去了,气呼呼地为段景旭辩白。

段飞白撇嘴。

“皓雪楼从来就不是什么行善积德的地方,身在江湖,为了生存,谁不是提着脑袋过日子?吃的就是这碗饭,就别抱怨。主子不也是这样一步一步拼过来的?还有你说主子是靠着铲除异己才能稳坐楼主之位的,那就太小看楼主的能耐了,不说别的,你们八个堂主,哪个是好相与的?哪个不是自视甚高,桀骜不驯?没有一个是服服帖帖,唯命是从,私底下做了哪些事儿,主子心里门儿清,只是无伤大雅的,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依然重用你们,不然你们以为你们的日子能那么逍遥自在?”

“至于你说前任楼主的事儿,那又是另外一件事儿了,我不好与你解释,但绝不是你说的那样,是为了篡位。”

常青对段景旭的忠心是不必存疑的。

段飞白被常青一顿训斥,哑口无言。

穆轻轻的脸『色』才稍微好了一点,凤轻扬拍拍她,道:“不管岳父大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对你的感情不会掺假,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够了。”

穆轻轻没有说话。

她心里其实很介意段景旭的为人,皓雪楼终究是段景旭身上背负的黑点,她不可能无动于衷。但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要求段景旭是个完美的人,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改变。

所以她才希望段景旭尽快摆脱皓雪楼,真正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段飞白,不要扯那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只想要知道秋月的下落,你到底说不说?”凤轻扬把话题拉回来。

段飞白道:“我想见飞羽。”

“现在又要见了?你这个人还真是反复无常,那么见了她你就肯说秋月的下落了?”凤轻扬问。

段飞白道:“先让我见她一面,我会告诉你们的。”

凤轻扬点头,道:“好,希望你遵守自己的承诺,不要当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凤轻扬扶着穆轻轻出去了,常青将门锁上。

段飞羽接到召唤,还以为是什么事儿,没想到是段飞羽要见她,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道:“我不想见他。”

“飞羽,求你了,我们需要从他口中知道秋月的下落,你不见他,他不肯说。”穆轻轻恳求道。

段飞羽很为难的样子,道:“他那种人最喜欢玩手段,见了我也未必肯告诉你们真话,你们不要轻信他,再说了……是我出卖了他,他肯定恨死我了,还要见我做什么?难不成要报复我吗?”

“我想他现在应该没有报复你的能力,你要是害怕,我们可以陪同你一起,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你,只要你去见他一面就行。”穆轻轻道。

段飞羽依然不太情愿。

凤轻扬只好道:“段飞羽,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出卖了他,所以没脸见他?你不会对他也有愧吧?”

“我对他有什么愧疚?这是他欠我的,我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段飞羽气呼呼地道,“我才没有什么可愧疚的。”

“那就去见他啊,痛骂他一顿啊,顺便奚落一下他也有这样的下场不好吗?”凤轻扬嬉笑着问。

段飞羽撇嘴,道:“我才没有那么幼稚!”

“这不是幼稚,是你们应该给彼此一次机会,把话说开了,不管谁欠谁,也该做个了断了吧?”穆轻轻问。

段飞羽沉默了一下,道:“好,去就去。”

穆轻轻松了一口气。

段飞白面对着墙,听到背后有动静才转过来。

熟悉的紫『色』身影站在他面前,冷冷问:“你要见我?见我做什么?没错,就是我出卖你的,你想骂我还是想怎样?”

段飞羽说的是干脆,可是眼神分明有几分躲闪的意思。

段飞白却对她笑了笑,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问:“这下你是不是心里平衡多了?我们俩是不是扯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