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综]穿越成康敏> 第70章

第70章

萧峰好梦正酣,突然好像有人拿锤子用力锤他的胸口,疼倒不怎么疼,那锤子是软的,但他向来惊醒,很快睁开眼睛,发现“锤子”原来是自己媳妇的一双粉拳。

媳妇儿紧紧闭着眼睛,眉头紧皱,双拳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他胸口,额头沁出密密的细汗。

“敏敏,快醒醒!”萧峰连忙把媳妇儿晃醒,以免她陷入梦魇。

康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呼吸急促,眼神朦胧恍惚。就着萧峰的手喝了几口温茶,才有了些精神。她表情古怪的凝视着丈夫:“方才做了个奇怪的梦。”

萧峰抚摸她的背脊,试图安慰她:“噩梦就忘了吧。”

康敏摇摇头,啜了一口茶,咽下去,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也不知算不算噩梦……我梦见你要跳崖寻死,当然没死成,被我给骂了回来。”

萧峰没当一回事,做梦嘛,当然是稀奇古怪不和逻辑。

可康敏的梦太有逻辑了。

她梦见萧峰带着一个小姑娘到了辽国,因缘际会救了辽国皇帝,被封为南院大王。辽国皇帝要他带兵攻打宋国,他不肯,就被辽王关了起来。跟着他的小姑娘回宋国求救,萧峰的两个结拜兄弟段誉和虚竹——明明是子侄辈的——还有丐帮、少林诸多中原武林门派集结远赴辽国营救萧峰。宋辽厮杀两边都死了许多人,萧峰难过不忍,既不能攻打养育自己的宋国,又不能看着中原武林人士为救自己杀死自己的族人。两难之下,挟持辽王,逼辽王立誓有生之年绝不侵宋,然后为了谢罪,意欲以身殉国故。

这是前半段梦境的内容。

梦里没有她,陪伴在萧峰身边的是一个叫阿紫的小姑娘。萧峰为她屠狮搏虎,千金散尽,只为换取人参救活她的姓名。最叫她难以接受的是,阿紫叫他姐夫,从断断续续的画面、对话中她知道阿紫的姐姐叫阿朱!!

她绝对没有另一个名字叫阿朱,也绝对确定自己没有妹妹!

而且段誉虚竹都和萧峰差着辈分呢,尤其是虚竹,和萧峰不过见过几次,如今还在少林寺念经参禅,两人之间纵使不是敌人,恐怕也很难成为朋友。怎的梦里他却是威风八面的什么灵鹫宫主人,连同段誉成了萧峰的义弟?

梦境如此真实连贯,还有完整的逻辑性,隐约给她一种感觉——也许那是发生在平行时空的真实。

她没有完全认定是因为后半段梦境。

萧峰折断一支箭正要对着自己胸口插下去,她急得不行,然后突然就出现在梦境里。她排开众人挤到前面去,指着萧峰鼻子骂:“你个短命的,你死了,要我做寡妇不成?”

梦里萧峰的表情很疑惑,那些围在周围的人,宋人也好,辽人也好,认识的也好,陌生的也好,梦中的自己仿佛长了好几双眼睛似的,一边骂萧峰,一边竟然还将众人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这段完全找不到逻辑,所以她才不能确定那只是梦还是平行世界的映射。

梦中人都看着自己好似看见太阳是方的、天是彩色的、手长在屁股上、人用脑袋走路……又好像个个都被雷劈了或者见鬼了。

但梦中的自己全不在意,挺着平坦的肚子对他喝骂:“死吧死吧,你死了,我就带着你的娃改嫁,让别的男人睡你的床,花你的钱,打你的娃……哇啊啊,反正你要死,我才不给你披麻戴孝,这孩子生下来我也绝不告诉他他亲爹叫萧峰,免得他知道自己亲爹是个自杀的懦弱鬼。”

她连哭带骂的,萧峰的表情从“见鬼”变为“震惊”再变为“恍惚”,手也松了,断箭掉在地上。

看起来是不想死了。

然后梦里的自己就冲了上去,握着拳头狠狠捶打这个抛妻弃子自杀未遂的王八蛋。打得手都麻了,就被摇醒了。

现实中的康敏眼光复杂的盯着萧峰,萧峰不自在的轻咳两声,张口:“梦都是假的。”首先他没救什么辽王,也没做什么南院大王。其次他有妻有子还有老父要奉养怎么会寻死?至于虚竹段誉,就更离谱了,他哪来的义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他根本不认识什么阿朱阿紫阿红阿绿的。

康敏百思不得其解,夫妇二人面面相觑。萧峰忽然灵光一闪:“敏敏,梦里你挺着肚子,会不会预示着咱们要有孩子啦?”

“瞎说。梦里还有小姑娘叫你姐夫呢,哼,姐夫和小姨子……”康敏吃醋。梦里的萧峰对小姨子阿紫可谓掏心掏肺无微不至,想起康敏就气不打一处来。

“梦都是反的,都是反的。”萧峰打哈哈。

适当的吃醋是情趣,若一直为个梦纠缠不休就过了。尽管康敏心中仍然存在着疑虑,但却配合起萧峰转移话题。不一会儿夫妇俩打情骂俏,气氛变色,萧峰决定身体力行的进行造人大业。

屈指一算,二人成婚已近七年。七年之痒即将到来的时刻做这样一个梦,康敏要是没多想简直辜负了女人多疑敏感的名声。

夜晚二人鱼水交融,融洽和谐,次日天光大亮,康敏的思维便随着日头一路高升,如阳光般无限散发。

七年了,自从一年前康毅和白飞飞离开后至今今夫妇二人膝下空虚,康敏盼孩子盼得心慌,可孩子就是不来。

萧远山屡屡踩儿媳痛脚,嘲笑她没用。一度气得康敏差点在饭菜里下药毒死那个老不死的。萧峰夹在老父娇妻之间,很是受了些夹板气。

大漠的日子平静又闹腾,矛盾中带着欢乐。

萧远山已经老了,他的老不是躯体的衰老而是心灵的沧桑疲惫。他嘴上嫌弃儿媳,却从来没劝过萧峰换个老婆,对康毅和白飞飞更是亲自教授武艺,疼爱有加。最常做的便是放放羊,喂喂马,含饴弄孙,悠然自在。大漠草原,约莫就是他的归宿。

可萧峰正直壮年,三十多岁就过着养老的日子,一年两年便腻味了。牧马放羊,行商贾事,种种琐碎,几乎磨灭了萧峰的意气。于是两年前,瞧出儿子心事的萧远山将儿子媳妇孙子孙女都赶出家门,让他们自己去“寻活路”。

萧峰带着妻子孩子在辽国境内穿梭,盘桓了大半年,然后转到往西,一路见识了各种风俗民情,人生百态,以及种种稀奇古怪的事。遇上不平便管一管,有相投的人便一起喝酒,然后告别。走到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停下来盘桓数日,呆够了又继续出发。没有目的地,想到哪儿走到哪儿。

此时不比当初被人追杀身负冤仇,不仅形势危急,且无心游玩。此时有康敏和老木匠老铁匠精心研究出的特制马车,车厢宽阔、弹簧减震、现代收纳空间,给旅途提供了许多方便。有时他们也兼作商人,购买当地特产,到了另一地卖出,赚的钱倒也不少。有时遇上劫道的,他们便黑吃黑。心情好的话,遇上哪里邀人助拳他们也会参上一脚,既得了消遣又锻炼了两个孩子的武艺。康敏还坚持写旅游日记,给自己起了个“红尘客”的书名,雄心勃勃的宣布要效仿郦道元、徐霞客名留青史。

郦道元大家知道,可徐霞客是谁?

康敏不解释,反正也没人关心。

郦道元的文笔绚烂,语言清丽,以水道为纲,所记述者天文、地理、民俗、历史、兵事、文学……无所不包,“因水以证地,即地以存古”。康敏的文理不通,而且记得尽是些奇闻怪谈吃吃喝喝,两个小的看得倒津津有味,若说付梓刊刻——连白飞飞都含蓄的说“义母若不嫌弃,不如让飞飞替义母校正。”说是校正,其实和重写差不多了。

后来白飞飞康毅独立出去了,这项工作便由萧峰接手。

三年多,走过许多地方,唯独没有深入中原腹地。一年前,萧峰说雏鹰终要离巢,允许康毅和白飞飞独自闯荡江湖,约定明年中秋相聚之地,康敏殷殷叮嘱,依依不舍,终究还是送走了两个孩子。

转眼间,就要一年了。

夫妇俩在东北住了几个月,如今正在南下与孩子团聚的路上。

昨天接到康毅和白飞飞托人捎的信,当晚康敏就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信上倒没说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告诉康敏两人去了什么地方,遇到过什么事。要说特别,段誉原来不是段正淳的亲儿子大概算吧。

康毅写得不清不楚的,幸好有同为女性的白飞飞了解康敏的心意,将这一大八卦的来龙去脉细细写来。

事情的起因于段正淳和刀白凤要给段誉娶妻,哪知道木婉清将段誉暴打一顿离家出走。本来大家没将两件事联想到一块儿,谁知过了几天,段誉也不见了。镇南王府找了许久,某一天接到段誉的信,称自己恋上亲妹对不起段氏历代祖先,对不起爹妈,未免祖宗蒙羞,决定了断此生。又称愿意将世子之位让与康毅,请康毅别看不起他这个丢脸的哥哥,代替他孝敬父母,担起家族责任云云。

那时康毅和白飞飞离着镇南王府有上千里的路程呢!

后来段誉和木婉清要殉情,却恰好被再度来寻仇的段延庆捉住——从这个角度说段延庆可算二人的救命恩人——威胁段正淳段正明兄弟让出皇位。

段正淳如上次般没同意。

然后刀白凤为了救儿子爆出段誉不是段正淳亲生,他的生父竟然是段延庆!!

峰回路转,晴天霹雳!

反正如今镇南王府乱成一团,还把康毅牵扯进去了。

不过康毅不想做王爷,也不想做皇帝。他更喜欢做自由自在的侠客,所以在王府住了几天就跑了。

这和她的梦没有关系啊!

康敏纠结了十几天,直到和儿子干女儿团聚才把梦境抛之脑后。

中秋一过,野惯了的康毅便和白飞飞一块儿离开了。康敏有些怅然,孩子长大了就想离开父母,拦也拦不住。不过一年时间里,康毅和白飞飞竟然也闯下了个“金玉双侠”的名号,据说是由“金童玉女”演化而来其实听在康敏耳里和“金鱼双侠”或者“雌雄大盗”差不多。

“峰哥,你说咱们是不是该给孩子们定下名分?要不然毅儿像段誉学殉情怎么办?”作为过来人,康敏怎么看不出康毅和白飞飞的气氛起了变化。

萧峰如今也很不在意中原礼教,反正康毅和白飞飞只是义兄妹又不是亲兄妹,变成夫妻也没什么不好。

过了半年,康毅和白飞飞收到康敏的信,除了告诉他们已经选定了日子给他们定亲外,还有他们很快要多一个弟弟或妹妹了。此时,他们在天山附近救了一个奇怪的女童。

又过了一年,成为未婚夫妻的康毅和白飞飞遇上了丐帮的全冠清,萧峰家人的身份暴露天下,引来追杀。康毅气愤之下宰了全冠清,萧峰和中原群雄已然淡化的仇怨再一次进入天下人的耳目。

三个月后,少林却不过丐帮情面,加入加入追杀队伍。白飞飞索性爆出前任方丈秘闻,很快便传得沸沸扬扬。

又过了两个月,康毅和白飞飞被追得狼狈逃窜,决定往南,路过姑苏再次遇见慕容复。

此时,天龙寺迎来土蕃来客。

那便是另一段故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