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古言 > 名门瘾婚> 知音,共鸣,他的邪恶之心

知音,共鸣,他的邪恶之心

他不但没有害怕苏默歌的警告,反而笑的更加邪恶,将挽住苏默歌臂腕的手,一把搂过苏默歌,将她的脸几乎按在了他的胸口。

“我让你松手,你听到没有?”

她再次发出警告,结果换来的还是无视。

“大婶,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我们应该一起吃饭,好好约嘛!”

苏默歌实在无法再忍,将手中的食物袋扔到了地上,一双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将其扳过他的身后,用膝盖一顶他的一只膝弯。

他噗通一声,一只膝盖碰到地上,痛的呲牙咧嘴。

“大婶,你能不能手下留情啊!”

“不能,谁让你先惹了我?”

餐厅里的人都投来了诧异的眸光,只有当事人苏默歌还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不肯善罢甘休。

梅克都的脸色一沉,来到苏默歌面前,冷冷扫了她一眼:“苏总,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不要和他计较了!”

苏默歌这才意识到,她刚才太过生气了,还没有人敢喊她大婶,还这样无视她,才出手教训了一下这个黄毛小子。

没想到竟然惹来了这多人的注目,她很是尴尬的垂下头。

“我大人大量饶了他,但是车险他要赔偿我,而且要向我道歉!”

梅克都是个很高傲的男人,他是俄国人,本身就长得高大,站在苏默歌的身前就像是一堵高墙将她遮住了一样。

苏默歌并未畏惧,抬头直视他的双眸,却没有松开单膝跪在地上,橙黄色头发男孩的手腕。

“大婶……不对!美女姐姐,我承认错误了好不好?你的车险我哥哥都会给赔偿的,你手下留情,放过我吧!”

她抓住的那个男孩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说这样软弱的话,让梅克都忽然觉得很没颜面。

苏默歌瞧见他额头的青筋跳了跳,看得出他很是愤怒。

她心里自然是高兴了,给了梅克都兄弟二人教训,谁让他们都不省心,都招惹她?

梅克彼得从地上爬起,站在苏默歌面前,比她也高出一头。

苏默歌警惕地看着他,以为他会找机会报复她,没想到他却是伸出手,友好地跟她打招呼:“很高兴认识你,你的中国功夫不错!能教我吗?”

“你可以去武术馆学,我不过是三脚猫的功夫,上不得台面!”

苏默歌冷眼看着他递出来的手,又抬眼冷冷看着梅克都,希望他能给她一个交代。

“既然我的弟弟都说了,我会赔偿给你相应的车险,还有……我的弟弟已经向你道歉了,如果你还不肯就此罢休,那我也只好和苏总好好理论一番!”

苏默歌忽然看到掉落在地上的打包午餐,她眉毛挑了挑:“想要理论呢,我没有时间!不过我觉得应该在加上一条,你应该将我坏掉的午餐赔偿给我!”

梅克都气的一张俊脸都要绿了,而这时有人却站了出来,带着邪魅的笑脸,朝着苏默歌抛去眉眼。

“大婶……不!美女姐姐,就让我来赔偿你午餐吧!”

“好吧,既然你想将功赎罪,那么我就不客气喽!”

苏默歌扫过梅克都一眼,不带任何的温度,让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像是被人生生抽了两巴掌。

新的午餐有梅克彼得报销,然后他又当着他哥哥的面,送苏默歌出了餐厅,还像一只粘糕一样,黏着苏默歌不放,要将午餐送到医院。

“你叫什么名字?”

苏默歌总不会“喂……”的喊他一路吧,总要唤出他的名字。

“我叫梅克彼得~!这个名字是不是比我哥的好听多了?他叫梅克都,我总觉得像个外星人的名字。”

他拎着午餐,边走边跳,活泼阳光十足。

苏默歌看着他,就感觉自己也像年轻了许多岁一样,不禁露出了笑脸。

“你的名字的确比梅克都好听多了!你还没有毕业吧?”

“都已经毕业了,我很小的时候就上学了,所以读完大学,年纪也很小的……哎!”

他的笑脸僵在了唇角,深深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不喜欢从商,我家里人都让我跟着哥哥一起经商!”

苏默歌将车门打开,要从他手中接过打包的午餐,安慰一句:“很多人这一生都是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很多事,我们都注定了,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梅克彼得没有将打包的午餐递还给苏默歌,而是坐到了副驾驶位。

“虽然你说的好深奥,但是我感觉你说的有道理,这叫做身不由己吧!”

苏默歌忽然发现一件事:“你说的中文很流利嘛!”

“是啊,直到我上高中前,我都是在中国读的书……我的外婆是中国人,我很喜欢中国这个地方!”

苏默歌隐隐猜想到一件事,梅克都和梅克彼得的关系并不大好,可能是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在一起的缘故,所以感情谈不上很深。

“你回国后,过的还快乐吗?”苏默歌开车时,无意间问出了口。

梅克彼得摇了摇头:“我过的并不快乐……回到美国后,那是妈妈已经去世了,爸爸有了新的妻子,他们对我都很冷淡的……”

苏默歌看得出他眼眸里跳跃的泪光,她深吸一口气,轻声安慰道:“先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过的那么顺利,命运就是这样安排的,你想开了就好!”

“你的家人,对你还好吗?”

梅克彼得没来由地反问苏默歌一句,苏默歌沉默了片刻,直到车子停在了医院外的停车位上。

她打开车门的瞬间,才回答了他的问题。

“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去世了,十年前母亲也去世了。”

梅克彼得只觉得心里一颤,也许两个人无声无息中已经有了很多共鸣。

他拎着午餐下了车,然后跟着苏默歌要上楼。

“你这是要去看谁?”

“我的一个小朋友,他也是我收养的孩子,真的很可爱……你要去看看他吗?”

说起来他们几个小时前还是恨着对方,可这一刻苏默歌却觉得他并不那么可恶了,反而有种很想亲近的感觉。

梅克彼得点了点头,很乐意地跟着她上了医院的楼。

苏默歌刚来到小星星的病房门口,就看到一身棕色休闲西服,打着藏蓝色领带,优雅温柔的男人立在门边。

他看到苏默歌回来了,向她摇了摇手:“默歌,你回来了!”

苏默歌其实很不喜欢看见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淡淡回应一句:“是啊!”

她甚至都不想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推门就要走进病房。

顾景斌手很利落,套进了她的衣兜,将她的手机取出来。

“给你打了好多遍电话了,可是电话都没有打通,是不是手机坏掉了?”

他翻看着苏默歌的手机,因为没有触碰的图案解锁,所以不能打开苏默歌的手机页面。

苏默歌想要夺过来:“给我,这是我的手机!”

顾景斌的手一滑,手机跌落到了地上,将手机屏幕摔碎,电池和机壳都跌落了出来。

苏默歌蹲下身子拾起摔坏的手机,顾景斌一脸歉意地蹲下身子帮她拾起东西。

“默歌,我不是故意的,刚才真的是手没有拿稳,才会掉下来摔坏的!”

“没事的,你走吧!”

苏默歌并不是厌恶他,而是有些不太耐烦。

梅克彼得一双琉璃棕色的眼睛透露着精明的光亮,他蹲下身一把从顾景斌的手中夺走了什么,可是当他看到时,也已经晚了。

“这手机卡……竟然也坏掉了?”

苏默歌虽然对这部刚买不久的手机很喜欢,但是比起用了这么多年的手机卡,她更是很珍视的。

“我的手机卡坏了?”

她紧张地将坏掉手机卡从梅克彼得的手中拿来,看到折断成几块的芯片,她的心也起起沉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随之袭来。

“默歌,你要是生气,想要怪我就说吧……”顾景斌一副坦诚的样子看向苏默歌。

梅克彼得却带着几分质疑望向他。

苏默歌缓缓站起身,将零碎了一地的手机和电话卡都捧在手心中,对他淡淡一笑:“不关你的事,你听到这句话,可以离我远一点么?”

顾景斌却摇了摇头,固执的站在她身边:“我不会离开你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我只想离你最近,守在你身边!”

a市,顾景辰着急地拨打了电话一遍又一遍,可是电话那端都显示无法接通。

他的心开始不安,望着紧紧掩蔽的门,低吼一声:“苏默歌……你到底在做什么?你想急死我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