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婚已凉,总裁大人请转身> 199廷毅篇*结局篇〔完〕

199廷毅篇*结局篇〔完〕

伴随着一阵清晰的抽气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唏嘘:

“呵,你就吹吧!你根本就没有爸爸!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们都知道你跟妈妈姓的…”

一听他这么说,旁边的小朋友或是惊愕,或是疑惑,一个名为小芬的很漂亮的小女孩却明显有些看不过去得道:

“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辰曦怎么会没有爸爸!”

“是啊…”

白了他一眼,辰曦故意打击道:“那是因为我喜欢跟妈妈姓!我高兴,也随时可以跟爸爸姓!”

“吹嘘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叫你爸爸过来啊——”

一时间,几个小孩却分成了两派,竟然吵得不可开交,不一会儿,还吸引了不少围观的小朋友,一时间,校门口更是人如潮水,挤得不开开交。

站在车子旁,苏廷毅目不转睛,可是身边却围满了大人小孩,直接挡住了他的视线,半天,他竟然都没找到人。

“对啊!你叫啊!叫啊!”

淡淡吐了口气,辰曦很是无奈地看了看一旁跟着起哄的局外人,他真是很讨厌这种没事找事的,也很讨厌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仗势欺人的,逡巡了一周,他还没出声,身侧的小女孩突然拽了拽他的袖子:

“辰曦,我们不要跟他们争了,我们走吧,他们总这样,得理不饶人的…”

“没本事还瞎吹,以后别骗我们,真把我们当不懂事的孩子”

“小芬,你们快过来啊——”

吐了口气,辰曦看了看对面的人,突然道:

“好!我叫我爸爸过来给你们看看!若是我爸爸过来了…以后麻烦你不要再在我面前吹嘘你家的破车,我听得好笑,耳朵也起茧子了…”

“你?”

气得面红耳赤,人高马大的胖男孩伸手,肥肉一阵哆嗦:“好,你叫!”

辰曦一转身,身后随即也跟着让开了一条小路,辰曦随即对着苏廷毅抬了抬手:

“爸爸,我在这儿——”

突然听到呼唤,苏廷毅明显惊了一下,他叫他——?半天,竟然呆住了。

身旁,另一边的小伙伴又开始了:“看,人家根本不理你——”

他的话音刚一落,苏廷毅却几个大步跑了过来:

“辰曦,你在这儿啊?!”

弯身,苏廷毅接过了儿子手上的背包:“这都是你的同学吗?”

逡巡了一周,他总感觉周围的气氛怎么怪怪的?

“嗯…”

轻哼了一声,辰曦还故意看了看对面的胖同学:“爸爸,我们家的车有过千万吧…”

说完,他还转身朝苏廷毅眨了下眼睛。

被儿子可爱的动作逗乐了,突然想起西言的话,苏廷毅点头道:“当然,低于千万的车,档次太低了,怎么能入我苏家的门?”

虽然他说得也不算太夸张,可这样的炫耀,绝对是第一次,而且还是在一群孩子面子,苏廷毅都觉得自己幼稚得要死!

可为了儿子,别说炫耀,就是要打肿脸充胖子,他也得认啊!

“爸爸…一会儿可以顺路送小芬她们去想去的公园吗?”

“当然可以!你说了算!时间不早了,聊完了,我们回家吧!带上你的小伙伴——”

对面,几个壮硕的同学微微后退了步,面色却还是有些疑惑,却都是看着苏廷毅,半天都没出声。

此时,正好那名胖子的父亲也过来接他,同样是肥头大耳的款,一路昂首挺胸颠颠地走来,脖子上还挂着很是耀眼的一条金链子,刚喊了儿子一声,一见苏廷毅,男人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点头哈腰地笑着大老远就伸手迎了过来:

“苏总,您好!真是有幸,居然能在这里碰到苏总,我是”

男人一通呱呱介绍,苏廷毅却是淡淡抽回了手:“嗯”

“苏总来是…这位是…”

“我来接儿子放学!”苏廷毅话音刚落,男人又兴奋得猛一拍巴掌:

“果然虎父无犬子,苏少爷也是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啊…真是缘分,我儿子也是这个学校的,说不定还是同学呢…以后大家可以多交流,多多关照啊…”

男人又是一通溜须拍马,看的周遭的小朋友,都一阵撇嘴,相对的,那嚣张的男孩面色却明显有些挂不住了。

“爸爸,我们走吧!”

实在受不了这对父子,辰曦扯了扯苏廷毅的衣袖。

“嗯,抱歉,我儿子可能累了,我们该回家了——”

随即,苏廷毅牵着辰曦的手,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女孩,几人一并回到跑车上,苏廷毅先送小女孩去了她们要去的地方,才载着辰曦调转车头。

车上一没了外人,辰曦当即拉下了脸,看了看苏廷毅,嘟囔了一句:“见色忘儿,妈妈好坏,这么快就出卖我…”

“哈哈…”

抬手,揉了揉儿子的发丝,苏廷毅淡笑出声:

“宝贝儿,对不起,是爸爸没有尽到照顾你们的责任,让你…跟妈妈受苦了…给爸爸个恕罪的机会,好吗?”

抓下他的大掌,辰曦扭头斜了他一眼,心里却也隐隐地滋生出一股膨胀感,却不至于立马倒戈,很快,他便感觉出了不对:

“你要带我去哪儿?这不是回家的路!”

“当然是回家!以后,我们要换个地方住!西言在等我们呢,今天,我们回…奶奶家吃饭!辰曦以后不止会有爸爸妈妈,还有有很疼你的爷爷奶奶…”

说话解释间…苏廷毅的车子已经开进了苏家的豪宅。

下了车子,孩子却明显有些生份,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明显开始变得陌生而拘谨,直至看到了西言,他才蹭蹭地跑了过去,脸上戒备的神情有些轻松的松动。

已经知道了两人的过去,面对突然到来的孙儿,苏爸爸跟苏妈妈的激动可想而知,一见辰曦长得如此出众,又如此乖巧,两老笑得眼睛都没了:

“这个…就是辰曦吧!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辰曦,这位是爷爷,这位是奶奶…快叫人啊——”

弯身,西言拉着孩子的小手将他往前推了推,看了下周遭,似乎很快适应了,孩子也很会礼貌地喊了一声,却还是靠在西言的身边。

“哎…”

一阵莫名的激动,苏妈妈的眼底甚至都有了湿意,知道西言吃了很多苦,带着孩子也不容易…而今见孩子很会听话,又很懂事,苏妈妈也不禁感慨万千,拿了很多玩具,准备了很多好吃的…给他,孩子却都表现得很得体,没有大喜大悲,甚至收不收之前,都会看看西言,见她点头,才‘道谢’收下。

让廷毅领着孩子进门,苏妈妈拉着西言的手,泪如雨下:

“西言…看得出来,你把孩子…教得很好,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是我们苏家欠你的!你也真是个傻孩子,这种事,怎么能瞒着呢!西言…我知道廷毅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们也不该多嘴,搀和,可为了孩子…就再给他一个机会吧!其实,当年那件事儿,我们多少也有些感觉只是孩子大了,有些事,不由得我们过多做主了…我们也都习惯让他们自己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倒是没想到…苦了你了!”

“妈…我们本来就是夫妻啊!”

一句话,也算是说明了自己的立场。其实,若说心里一点恨、一点介意没有,那绝对都是骗人的!这场婚姻,这一刻,这句话,她所有的决定,都只是因为——儿子!

她欠这个孩子太多了!她想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哪怕没有爱,她也想孩子能拥有更好的将来,有疼他的父母,至于她…一切都无所谓,只要苏廷毅愿意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就可以…忍!

何况,现在,连林茜的意外都没有了,她也明白过去的错误,也不能说是一个人的错…已经到了今天,她也不想再矫情,为了自己所为的爱不爱,伤不伤,去苦孩子!

经历了这么多,很多事儿,她都看得淡了!只有孩子,是她的一切!

拍了拍她的手,两人才相携进屋——

这一晚,一家人齐聚,这餐饭,吃得很是温馨;苏爸爸苏妈妈本就不是难相处的人,加上对孙儿的渴望,对孩子的真情也是毫不掩饰…孩子更是单纯了,感受到善意,回应地,自然也都是善意…

这一晚,一家人留在了苏家过夜,苏廷毅却是睡在了客房,将主卧留给了西言母子。

很久,没有跟儿子一间房了,西言帮孩子换过了衣服,两人才一起躺到了上,孩子没有睡意,其实,她也没有。

“妈妈,以后,我们要跟爷爷奶奶、爸爸住在这里吗?”

没有直接回答,西言先问道:“辰曦喜欢爷爷奶奶,喜欢爸爸吗?”

“嗯…他们都对我很好!爸爸…目前还好吧!”

“目前?”

“好多小朋友…有的说更喜欢爸爸,有的说更喜欢妈妈,不过,我听到的很多都是喜欢妈妈…因为爸爸会打他们,还打得很重…”

“那是因为小朋友不听话,做错事,辰曦若是做错事,妈妈也会打你!做错事,一定要改正!无缘无故,爸爸怎么会打人呢?而且辰曦这么乖,爸爸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打你?爷爷奶奶也是一样…人与人的相处都是互相的,只要辰曦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对辰曦好…”

“嗯,我懂,妈妈一直都这么教我的!”

“辰曦很聪明!辰曦,以后…我们和爸爸住一起,也要住这么大的房子,有爸爸妈妈还有辰曦…有空就一起回来看爷爷奶奶,好不好?”

“好!只要跟妈妈在一起,住哪里都好!妈妈,以后不用叫爸爸去接我了…他好招摇,我发现我好像也不太喜欢招摇…我都听到小朋友说他好帅了…抢我风头!”

“哈哈,好…其实你可以自己跟爸爸说,不用妈妈当传话筒…”

“我才不想跟他说…好像我求他似得…”

“好了,很晚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

第二天,苏廷毅跟西言一起送儿子去上学,一家人不免又抓人眼球了一回,一手牵着一人,辰曦第一次笑得无比灿烂,门口处,还开心地亲了西言一下,亲了苏廷毅一下,才对着两人摆了摆手。

“爸爸,妈妈,再见!”

“乖乖听话,好好学习——”

目送孩子背影消失,西言的泪却潸然而下。

“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转身,西言突然靠在了苏廷毅的怀中,抱着他,久久未语。

这是她第一次,看孩子如此活泼,笑得如此开心!

会抱着她,苏廷毅其实也是无比的激动,那种新鲜又激动的感觉,第一次澎湃得他心潮汹涌!

“我们欠这个孩子太多了…廷毅,以后,我们好好爱他,好吗?”

“当然!”

拂去西言眼角的泪滴,苏廷毅眼眶也有些红润:

“好了,别哭了,我看你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再陪你去吃点早餐,再送你去上班?”

“嗯,好!”

选了一家早餐店,两人又享受了一段静谧的二人时光。

“西西,搬回家住吧…我们一家人分开太久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们,补偿你们,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这一次,换我守候你,一生一世——”

不自觉地,苏廷毅握住了桌上她的手:

“不只是为了孩子,我想…跟你在一起!以后,只有我们两个,我们的孩子!等过些日子,孩子放暑假了,我们待他一起去度假,带着爸妈,顺便去看看岳父岳母,一家人好好聚聚!你用了半生的时光为我付出、为我牺牲,让我用后半生为你遮风挡雨!以后,不管富贵、贫穷,我们都在一起,好吗?”

“嗯,好!我们去加拿大度假好吗?爸妈年纪大了,我不想他们跑太远!”

“好…”

十指紧扣,两颗心似乎第一次没有了距离。

吃过了饭,两人十指紧扣得走出,说说笑笑,一路往停车场而去…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有抹幽深的目光如影随形——

那天之后,一家三口便住到了一起,有了佣人的帮助,苏廷毅的关系,西言的一切都变得顺遂了起来,日子舒心得让她经常有种做梦的感觉。

因为飘忽,她常常也会有种莫名的不安。

兴许也是为了补偿孩子,苏廷毅近乎每天都回家,回来还很是耐心地陪着孩子玩,或者教他学一些东西,很快,父子俩就打成了一片,也许真得是血浓于水吧,西言明显感觉地出,辰曦对他,越来越信任,也越来越喜欢。

看到孩子脸上真正属于童年的无忧无虑,童真的快乐,西言心里也是别样的安慰。

这天,西言去接孩子放学,门口处,就碰到了回来的苏廷毅,手中还捧着一大捧鲜红的玫瑰。

“爸爸——”

冲上前,苏廷毅还是抱起了儿子:“乖!”

随即,西言才接过了花:“又浪费?谢谢!家里不是有花房?!”

没想到,他浪漫起来也挺像那么回事的,经常会给她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而这些,曾经,她连做梦都不敢想。

“那怎么一样?正好下车碰到了!”

“爸爸,我的礼物呢?每次都只有妈妈的,爸爸越来越偏心了——”

孩子可爱的小手摊到了眼前,低头,苏廷毅重重亲了一下:“周末带你去射击?好不好?!”

“真的?!好!我还想玩真人的cs!有小朋友组的吗?”

“有!只要辰曦下次考试得第一…我就给你组一次真人的cs,陪你玩,怎么样?”

“好!一言而定!”说着两人,还颇为默契地击了一下掌!

看着两人,西言禁不住担忧道:

“怎么总玩这么危险的?不能玩点简单的吗?”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不约而同,父子两如出一辙的答复,听得西言一通猛翻白眼:这两个人,真是!

“哈哈——”

“嘻嘻…妈妈,我想吃你做的蒸饺,不,煎饺!三鲜的!”

“好,一会儿给你做!”

听着母子俩的对话,苏廷毅惊愕的目光直接转了过去:

“你做的,能吃吗?面条都能煮成粥,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让厨师来吧!”

“怎么会?妈妈做的很好吃!比厨师叔叔的…不差!”

孩子的童言童语一出,换苏廷毅猛然一愣,孩子跳下,随即母子俩又牵手走了进去。

这是第一次,苏廷毅真正见识到西言的手艺…震惊,是不言而喻的!看着父子两个抢着餐盘的食物,西言忙活得都十分高兴

家的感觉,真的很温暖!

这天,提前下班,苏廷毅便亲自来接儿子放学,谁知刚到门口附近,就见儿子一路小跑,停下车子,苏廷毅便跳了下去:

“辰曦?怎么回事?”

看了看他身后,苏廷毅抬手帮儿子擦了下汗。大白天的,他跑什么?

“有个娘娘腔的怪叔叔,总来…跟我搭讪,知道我名字,还说要送我回家…好吓人…”

“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没听你说过?”

“就这两天…我总感觉他好像跟着我?爸爸,不会是坏人吧!”

怕吓着孩子,苏廷毅随即笑了笑:“光天化日的,怎么会?辰曦…以后遇到这种人,记得跟门口的保安叔叔说——”

“我说了,他们过去问,那个不知道说了什么…也没走…不知道是不是我感觉错了,我总觉得他是来找我的…他声音好怪,有些渗人的…”

逡巡了一周,没看到孩子说的人,苏廷毅心里却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没事的!这样,辰曦,以后,爸爸专门安排个保镖叔叔来回接送你,在学校,你不可以偷偷走出来,要出门,一定要跟爸爸或者妈妈说,明白吗?”

“嗯…”

又交代了孩子几句,苏廷毅才开车带着孩子回家。

而后平静了一段日子,慢慢地,苏廷毅把这件事就给放到了脑后,只是派了专人保护,却没有去细究。

这天,将孩子送到了父母那儿,苏廷毅就想接西言去吃饭,顺便单独陪陪她。

两人约了一个路口见,看到熟悉的身影,苏廷毅刚停下车子,就见一辆黑色的轿车急速朝着走来的西言撞了过去:

“西西,小心——”

大叫了一声,苏廷毅几个大步冲了上去,双手猛地一拉,西言甩出,车子猛地一个旋弯,转而急速离去,苏廷毅却被强大的力道冲撞到了一侧的树上,背后陡然传来一阵巨疼…

“廷毅!”

蓦然回神,西言急匆匆跑了上去,刚一扶起他,手上陡然传来一股黏腻,吓得她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看着自己染满鲜红的手,她的目光都呆了。

“没事,别怕…打120…”

最后,还是苏廷毅出声,西言才猛然回神。

医院里做了紧急处理,苏廷毅只是后背刮破了大片的皮肤,胳膊有些轻伤,西言却因为受惊哭得稀里哗啦,最后还是苏廷毅走出,她才算止住了:

“廷毅,你真得没事?你不要有事,不要,我不能失去你”

“傻瓜,我只是破了点皮,流了点血,死不了——”

“不许你说这个字…”

“好,好!不说了!别这样,没事,没事的!”

女人终归是女人,一点小事,吓得魂都飞了!抚着她的脸,苏廷毅这才注意到她脚下的异样:

“怎么了?扭到了?检查过了吗?”

“我没事…就是崴了一下,不疼!”

看他倒地的那一刻,她的心跳仿佛都要停止了,现在,自己脚踝的这点痛,根本就不是个什么事了!

拉着她去检查处理了下,苏廷毅才拿起了电话:

这件事,绝对不是意外!分明有人是想撞死她!刚刚若不是他快了一步,现在——

什么人,会想要她的命?

这件事,必须要彻底解决!

几天后,裴云便将当天的调查及视频资料拿到了医院。

“查清楚了?是谁?哪个不要命的?”

“你可能不会太想知道!”递上资料,裴云明显有些无奈。

伸手夺过,苏廷毅随手翻了翻,车里的影像,像是一个男人…苏廷毅还一阵纳闷:什么人会这么恨西言?她就是一个幕后配音的?捅破天,能有什么问题?

再翻下去,看到司机的正面,苏廷毅都惊了:

“是她?”

林茜?!怎么会是她?

全然不敢置信,此时,苏廷毅突然想起了辰曦所说的…那个要带他走的娘娘腔?

是林茜女扮男装?她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该死的女人!”

一阵莫名的烦躁,苏廷毅不明白当年自己怎么会觉得她可怜?会觉得西言是蛇蝎心肠?

她们是表姐妹啊!她怎么能对西言做这种事?

“她真是疯了!”

“我查过,她的钱…用完了!这些年,她没什么积蓄,又好吃懒做,还爱抽烟打牌!所以…你也能想到,她过得什么日子!还有,当年的事儿,虽然查不到,不过…千千舞娘的事儿,倒是不难!其实…我想我不说,你也该明白,她费尽心力去跳舞、去出名、甚至进俱乐部,其实,就是想自然地遇到你!她需要钱,若不会实在过够了这种日子,也许也下不了决心去跳舞,千方百计地回到你身边…她跳十天,也不如你随便施舍个十几万来得容易啊!谁想到天意弄人,她不止得了病,还突然被你抛弃了,她怎么能受得了自己盘算的好日子被别人夺了去,我猜她最近没来烦你,应该是想要筹划着…取而代之吧!”

“我看她脑子不是一般的不正常!把资料送去警局,先帮她张张记性!另外,去找几个道上的,警告她一下,然后安排她离开这里,我不想再看到她——”

“明白!你好好养伤吧!”

裴云刚拉开门,西言跟孩子正好到了门口,擦肩而过,打了个招呼,西言才进门:

“怎么?又有公务?你也真是的…受伤了,都不能安安静静休息几天…”

“现在知道你老公多辛苦了吧!我没事…观察下,没有脑震荡,就可以出院了,倒是你,脚上有伤,还乱跑?辰曦,最近有没有听话?”

“爸爸,我都得第一了!我还等你出院教我射击呢!你要快快好…我要爸爸妈妈都快快好,以后不要受伤了,都陪着我…”

拉着两人的手,孩子眼眶都红了,看来也是吓到了。

“傻孩子!爸爸妈妈会永远陪着你的!”

抱过儿子,拥着爱妻,苏廷毅跟儿子碰了碰额头,而后,亲了西言一下:“我们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好了,喝粥吧…”

“我也要!”

见孩子也兴奋地伸手,西言也笑开了颜:“好,你也喝,一人一份…”

说着,先给苏廷毅盛了一碗,而后,又用一次性的纸杯给孩子倒了一些,西言径自去削了个水果,畔,三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的不亦乐乎;不管在哪儿,只要是三个人在一起,都像是一个家,都可以无比的幸福…

吃过了饭,孩子去一边的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西言却握起了苏廷毅的手:

“谢谢…”如果不是他,她可能已经不存在了,那一刻,他用生命维护了她,他的行动,胜过千言万语。

“我不需要这句…”

四目相对,西言淡淡地勾了勾唇角,多年后,第一次,把喜欢升华了:

“我爱你!”

回应她的,是一个无比的深吻,跟同样一句,期待多年的回应:

“我也爱你!西西…我爱你——”

大声的呼喊而出,苏廷毅无比的轻松满足,西言红了脸,孩子却也突然效仿了一声:

“爸爸,我爱你!妈妈,我也爱你——”

幸福的声音绵延不绝,纯色的房间中幻化出最美丽的颜色,久久不息!(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