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第53章

楼外楼的包间,郑楚二人正在帮牛楚悦恶补。

“南明多小国,屡有侵犯之心,不能尽平。尔等可有解决之法?”赵闻语念着往年的科举试题。

“恩威并重,不听话就打。”牛楚悦边翻书边回答。

郑法章哭丧着脸,相当无奈:“理儿是这个理儿,但你不能这么说。”他检查了牛楚悦这几日的功课,感觉相当头疼。

“唉,你们都清楚我是考不上科举的,别浪费这个功夫了,能骗骗我娘亲就行。”牛楚悦也很苦恼的。

“别泄气啊,现在起码还有三个月时间准备。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了呢?”赵闻语摸摸贡品的大脑袋。

牛楚悦眨巴着眼睛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想考上,办报纸最重要的就是公正。如果做了官,立场绝对是和老百姓不一样的,那就变成官报而不是民报了。”

“哼,别找借口,等你报纸做大再来说这种话。就你那小生意现在都不够上头人看的,人家一句话就能撸掉你的茶楼,你不为官是想等死吗?”郑法章戳穿他的借口。

牛楚悦想想有理,只能无奈地拿起书本,谁家他现在没实力呢?

赵闻语看着他,点点头,不错,看了还有救。

就这么安静地度过了三个时辰,窗外地一阵骚乱打乱牛楚悦好不容易沉下来的心境。

“谁他妈在外面吵?”牛小记者难得爆粗。

郑法章把窗子打开,赵牛二人纷纷伸出头观望。

只见一个书生模样的小子被人打得遍体鳞伤,“别打了,别打了,要出人命了。”

“呸,你这小子说好今天还钱的,现在一分文没有。老子也是在别人手下讨生活的,没得被你连累。兄弟们,上!”人群中钻出一个光头,对着他大声呼喝。

“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你们知道我表妹是什么人吗?啊!他可是牛林枭牛大爷的爱妾!”书生模样的人见打不过,急忙出声恐吓。

“啥,牛大少爷娶了周都督的独女,后院干净的很,这事儿洵阳城里谁人不知你说谎也得动动脑子!”那光头大汉指挥另两人抽他的嘴巴子。

那书生被打得满嘴血,“我表妹就在城郊牛家,还怀了身孕,不信你自己去打听。她怀的可是牛大少爷的长子。”

“什么,城郊的牛家可不是牛府!她是牛楚悦的小妾?刚你还说是牛大爷的。再说她和你有个屁关系,她干嘛帮你还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咱们要不要下去阻止?”赵闻语推了推牛楚悦。

“干嘛阻止,等着看戏啊!”牛楚悦把贡品接过来。

“喂喂,你还牵扯在其中呢!搞臭了名声,你还怎么娶妻生子?”

“放心,顶了天,我就是那被戴了绿帽的懦弱公子,有人比我更心急!”牛楚悦微微一笑,满脸都是八卦的神色。

赵郑两人皆无奈,不过周家和牛家如果能起内讧,对于他们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么想着,俩人也断了制止的心思,跟着牛楚悦看戏,还要了几碟点心。

“信不信由你,我表妹就是牛林枭的爱妾,放在他弟弟家里只是缓兵之计。你要打就打啊,来啊,我也不怕你。”

那光头哈哈大笑:“如果你说的是假话,你就得罪了我们这一大票兄弟。要是你说的是真话,你得罪的周家。今天暂且饶你一命,就先取走你的一个手指。”

“你说什么?你敢!光天化日的,这可是天子脚下!”

“天子脚下也得欠债还钱。”那光头挑拣出他的一根指头,抽出腰间的匕首,利落一刀。

只见鲜艳的血液飙出,半根指头落在地上,像是被砍头的蛇还在垂死挣扎。

“啊!”那书生竟是没用得昏厥了过去。

众人皆呆愣了半刻,待回过神来,发现书生已经昏倒,光头也已经离去。这下子没戏可看,他们纷纷离去。但种种八卦像是长了翅膀一般,在洵阳城里四处传播。

“哼,没把红枣怀的是他的孩子捅出来,还算聪明。”牛楚悦看完了大戏还在回味。

“牛府说不定会逼你娶红枣的。现在你还有心思看戏,真是搞不懂。”

“不会,红枣地位太低,顶多是让我给她开脸罢了。不过我早已除宗,他们管不着。说句有些自大的话,皇上刚奖赏于我,他们还没那个胆子。”牛楚悦给贡品顺毛。

“这倒也是,如果周家能和牛家掰了,怎么都是对我们有利的。”郑法章喝完最后一滴茶水,“回去再把这篇史论抄十遍。”

“不是吧?明天还得上书院啊!”牛楚悦一脸痛苦。

“自己想清楚哦,现在不好好读书,报纸不知道天就会被咔嚓掉。”

牛楚悦只能边哭边点头,他上辈子一定是得罪了考官的折翼天使!

牛府之内,牛大爷和李氏正在唠家常。

“这几日怎么样了?我看新媳妇最近有点不舒服,还老是干呕。是不是有了?”李氏问道。

“不是不是不是,娘亲,我不行了!您不要天天问好不好?她不会怀孕,不可能怀孕。”牛林枭明显有点失控,娘亲每次问这个问题,无异于在他的伤口上又捅上一刀。

“唉,我儿娘亲这不是在为你忧心吗?红枣肚子里那个只能算是庶子,终究比不上嫡亲的。”

“娘亲不要说什么嫡庶,孩儿这辈子可能只有那一个孩子了,他就是儿子的嫡长子。”牛林枭语气颇有些愠怒。

“娘亲知道了,不会再提。这几日枭儿可要好好看书,决不能在输给牛楚悦那个瘸子。”李氏吩咐道。

“娘亲,牛楚悦能得到皇上的赏识必有其过人之处,您也不要老是瘸子瘸子的叫人家。行了,今日还和朋友有约,枭儿就先出去了。”

“你这个死孩子,怎么变脸比翻书还快,我这么累死累活是为了谁?”李氏在他身后大喊。

出了家门的牛林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自从牛楚悦被皇上奖赏之后,府内就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氛围,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天天在外面玩乐,牛楚悦办报纸的事情自然也听闻了不少。说实话他不信自己弟弟有这个能耐,绝对有高人在后面指点。赵家、郑家还是楚家,哪个都不奇怪,哪个牛家都得罪不了。

如果牛府能认回牛楚悦,是不是赵郑楚三家也会帮助自己呢!毕竟自己才是牛府的继承人,更有扶持的价值不是吗?哼,都怪那群妇人,不然自己早就能同楚大少一同喝茶了!

牛琳珺整了整衣裙,给淑妃行了个大礼,“妹妹给姐姐请安!”

“起来吧!”淑妃笑着扶她,“妹妹怀了身子更应该保重才是,怎么瘦成这样?”

“让姐姐担心了,前段时间妹妹实在吃不下什么,这几日已经好多了。”

“这我就放心了。”

“不知道今日姐姐找妹妹来所谓何事?”牛琳珺侧头想着,不知怎么脑海里又浮现二皇子的容颜。

“还不是封儿,早间他来看我的时候交给本宫一个香囊,说是一定要给你。”

牛昭仪接过香囊,声音有些颤抖:“这是王爷给我的?”

“不,是你那好妹妹送你的。你也知道,最近这段日子是不许外人进宫的、你妹妹进不来,只能托我儿给你捎东西了。你说说一个贵妃一个皇子给你们姐妹当信使,你们俩该怎么谢本宫?”

牛昭仪硬是扯出一个笑容,“妹妹谢谢姐姐,有事尽管吩咐,妹妹绝不会推辞的。”

淑妃露出满意的笑容,“还是你最识时务。”

牛昭仪抚弄着香囊,闻到浓烈的百合香,“真香啊!”

“里面都是晒干的百合,这可是皇儿最爱的花儿。”淑妃回答的漫不经心。

牛昭仪点点头,却把香囊捏得更紧了。

待回到自己的住处,她又把香囊拿出来轻嗅。她深深觉得这香囊是二皇子送给自己的,只是拿妹妹做借口罢了。送给自己他最爱的花,这意味着什么呢?牛昭仪的一腔春情随着花香越发浓烈,身体的那点不适完全让她忽略掉。

周府,周老爷气的眼睛都瞪圆了,“二子,你说的可当真?那牛林枭真的在外面养着外室?”

“小的句句当真,您不知道,外面这件事都传遍了。”二子急忙点头。

“好啊,好啊。当初把我的心肝宝贝低嫁,就是冲着牛府,定会捧着她。没想到牛鹭韧没这个胆子,他儿子倒是敢!好好好,还真以为我周家的女儿只能嫁给他不成?就算是和离,求娶我周家独女的男人也得排到城门口!”

“老爷这事儿还没清楚啊,只是外界传言,咱们还是找牛家问清楚比较好。和离可不是小事儿,再怎么也会对小姐的名声有影响。”二子忙帮着老爷顺气。

“你说的很对,找几个稳妥的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做得隐蔽点,千万不可让牛府察觉。”

“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