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快穿)少年你图样图森破> 112|附加番外:清歌

112|附加番外:清歌

天光微亮,村子里已然忙碌,鸡鸣狗吠,闲不住的孩童在道上乱跑,时而有谁喊孩子回家的叫嚷。

田村偏僻,家家户户过的都是清贫日子,但民风纯朴,邻里关系和乐,遇见人无不笑脸相迎。

田婶拎着条腊肉,乐呵呵地朝村西走,路上碰到人就停下唠几句。

“哎呦婶子,这又是去先生那儿啊?你等等,咱家小子也学字呢,给捎点鸡蛋去。”

“你快些,一会儿好几家托我送呢。”田婶笑容满面地说,“唷,阿宝还没去早课啊?”

“先生说今日休息,”蹲在门槛边的小孩拿石头在地上写写画画,闻言回答,“舒大哥病了。”

这可真是……田婶心中唏嘘,上天不长眼,好人不长命啊。

田村算不上好地方,没人愿意在这定居,几年前突然出现的两个人引起了全村的注意,不光长得和神仙似的,还会教人念书,也不肯收钱。只是其中一个公子身体很虚弱,常常生病,为人极是温和,最讨孩子们喜欢,村里人没不心疼的。

因为人口流动不多,田村有对郎的习俗,见两人形影不离,自然就认为是一对,想着以后若是舒公子去了,不知岚先生会怎样悲痛,便更是热心。

视野里渐渐出现简陋的几间木屋,田婶望见院子里喂鸡的身影,老远就喊道:“先生诶!”

她的大嗓门穿透力很强,岚歌把鸡食倒进槽里,转身等人近了,笑道:“婶子,不用这么见外。”

“那哪儿行?你可是识字的读书人!”田婶提提手里的篮子,“来来,我给你们带了腊肉,小毛家刚收的菜,阿宝家鸡蛋刚下还热呢……”

她咋咋呼呼一通,四下一看,收敛声音说:“我这不长记性的!小舒是不是病了?还睡着吧?”

“阿望前几天受了些风,吃过药好许多了。”岚歌没推辞,接过篮子道,“我刚煮了粥,婶子喝点再回吧。”

“不用不用,我赶着撒菜种去,要有什么事知会声!”说着,她也不多留,和来时一样风风火火地走了。

岚歌笑了笑,把篮子拎进屋里,却见床上的人正睁着眼睛看这头,便擦擦手坐到床边,问:“怎么醒了?”

“田婶来了?”舒望精神比昨日好些,被吵醒后也不觉得怎么困倦,只是有点懒洋洋地不大想起来。

“嗯,给我们送来点菜。”岚歌低头试他的体温,鼻息相闻,“倒是退烧了。”

舒望眼里浮起笑意,面上微微泛红,直勾勾地和他对视着,谁都没后退,半晌,岚歌先动了。

唇上温热,极尽柔情,顾虑到他的身体而并不深入,偶尔**,也是小心翼翼。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脸红,安安静静地互相看了半天,舒望才拉拉他的手,道:“我想起来,你去盛粥吧。”

待岚歌出去,他坐起身,抬手摸摸似有余温的嘴唇,忍不住笑了。

他不信命,可是如今却以为,冥冥之中确有定数,便是过去历经种种苦难波折,方有眼下的安宁。若说世间感情需轰轰烈烈,可亦有一种如他和岚歌,不及烟火绚烂,也并非那般短暂,只是繁华散尽后一点微光,却彼此相依相伴,平淡安稳,直至牵丝缠心,再难分离。

回忆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他已经感到恍惚,仿佛那是前世的冤孽纠葛,而从踏入山村开始,已是今生。

“早间风凉,你该多穿点。”岚歌看他在桌边坐下,就想去拿件外衣,被舒望拦住后轻轻蹙眉。

他长得好,不若当初便不会成为舒望的收藏之一,美人眉间愁烟轻拢,眼波明灭,很容易叫人心软。舒望呆呆地看着他,黑如纯墨的眼瞳干净清透,全然不知自己露出了满心信赖,毫无防备。

岚歌嘴角上扬,伸手将他的衣领拉紧,无意间瞥见锁骨处一点快要褪去的浅红,心头微动,脸上不禁升起热意:“不冷就先用饭罢,以后……不会那么莽撞了。”

这次舒望惹了风寒,是他的疏忽,说起缘由确实不该。几年间,两人的发展顺其自然,水乳交融是情理之中,但余毒未清,本就得处处着意才对,于床笫上也是一样,比起纾解**,其实更多的是情到浓处,偏偏前几日大意,和舒望在外屋亲热了一番,果真就害得人身体不适。

“没事,”舒望知道他在说什么,耳根一红,低头喝粥,忽然又说,“那样……挺好的。”话一出口,连带着脖子都红透了。

一大早的,病还没好利索,岚歌搭在腿上的手颤了颤,按下了涌动的念头,只弯眉一笑。

用完饭,外面日头高高挂起,岚歌搬了把躺椅安置在枣树下,旁边支个小桌放蜜饯,随后端了熬好的药过去。

晨间的阳光明媚,是种清凉的颜色,透过枣树并不繁茂的枝叶落下,却带着淡淡的温暖。舒望腿上盖着件外衣,接过药碗时习惯性地屏住了呼吸。

喝药喝多了,倒不怕苦,只是不喜欢那股腥涩的气味,他经验丰富,当即快速地灌下去,因苦味而略反胃时,嘴里立刻被喂进一枚蜜饯,甘甜的味道很快充盈了口腔,让他舒服得眯起眼睛。

“先生,舒大哥!”不远处传来小孩响亮的叫声,舒望侧头看去,田婶家的大壮正笑嘻嘻地跑进院来,手里举着一串山里寻常可见的梨子,个头极小,味酸涩,不过小孩子很喜欢摘着玩。

大壮今年六岁,很喜欢黏着舒望,不过他知道舒望身体不好,也有些害怕常常罚他默字的岚歌,所以不会吵闹着要舒望陪他玩,这次拿着梨子过来玩,也很听话地搬着小马扎坐到躺椅旁边,双眼发亮地说想听故事。

舒望摸摸他的头,微笑着给他塞了把蜜饯,道:“那你的字练好了没有啊?”

“嘿嘿……”大壮抓抓头,偷着看了眼四周,发现岚歌拿碗进屋了之后便答,“还差两个字,先生要我写十遍。”

“哦?今日便只能给你讲一半了,你说说上次讲到哪儿了?”

“我记得!上次讲到大虫,睛吊额白!”

“你啊,是吊睛白额,意思是说……”

微风习习,温润的男声和小孩清脆的童音交杂,而更多时候,只是大的娓娓道来,小的托腮倾听,三言两语说清的画面,却显得异常温馨。

岚歌从屋里出来,落入眼中的便是如此情景,他站在原地未动,唯恐打扰那一方的安宁和乐。

“岚歌,”舒望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望去,眉眼含笑,唤道,“过来看。”

那一眼,隔断前尘,他抬步走上前,慢慢绽开一个柔和的笑。

是了,望月空憔悴,清歌笑浮生。前世尘缘尽散,今生情深涅盘,他跨过千山万水,不过为眼前圆满。

〈en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