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青山记事> 第111章 番外(前世篇)

第111章 番外(前世篇)

站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街头,钟亦文有些茫然。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现在他应该只是在睡觉吧,难道这是在梦里?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他是真的想念自己的前世,所以才会在梦里回到了这个地方。

“哎,听说马场那边新来的员工里有一个帅哥哎!”

“真的假的?有多帅,有我们老板帅吗?”

两个年轻的女孩从钟亦文的身边走过,嘻嘻哈哈的笑着谈天。

“我们老板那不是帅,那是美,标准的美人啊……那个帅哥就不一样啦,身材那叫一个好,洗马的时候光着上身,光远远看这,就害我口水一地啊!听说人原本是专门的艺校毕业的,没去当演员啥的好可惜啊!”

“啊……真的吗?我也要去看看,每天只能看着老板那张脸下饭,我都快要觉得审美疲劳了!”

“你完蛋了,居然这么形容老板的花容月貌,哈哈哈……”

钟亦文满头黑线的看着走过去的两人,基本可以判定:首先,自己可能真的是在梦里,因为这两个女孩他都认识,但是她们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根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瞥过来;其次,如无意外,这两女孩谈论的那老板应该就是他,他也没想到平时看到他跟恭恭敬敬的两人,背地里居然是这么看他的;最后,这应该是回到了他没出事之前的日子,否则她们两个讨论的时候也不会这么欢快。

“其实我还听到一个传闻,是客服部那边的美女们在传的,说是她们的经理女王大人见到那帅哥的第一面就开始疯狂倒追人家,但是人压根看不上女王大人,哈哈哈……”第一个爆料的女孩继续八卦。

“噗……女王大人也有追不上的人啊!”

“那是当然,因为性别不对啊!听说,那帅哥看上的其实是咱老板!”

“哦哦哦……美攻强受!”

“我觉得是强攻美受!”

“,就老板那气场,谁能压得住!”

钟亦文暴汗,听着她俩越聊越离谱,已经快要谈到十八禁的内容了,这真的是他认识的人吗?不过,前世的时候,居然有男人偷偷暗恋他,这个感觉……嗯,有点微妙啊!

等等,怎么一下子场景就变了?这又是哪里?

秦非?

看到骑着雅马哈一路狂飙而来最后停在他面前的人,钟亦文整个人都傻眼了,有种很玄幻的感觉!难道前世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秦非就已经存在了?这到底是真的假的啊?不过秦非这一身现代赛车服的样子,还是一样的帅气十足!

反正秦非也看不到他,钟亦文就抱着这样的心态,像个痴汉一样暗戳戳的尾随着秦非进了老旧的小区楼,最后停在了二楼的一户门外。

“秦非哥,你回来啦!”门一打开,里面就有个孩子朝秦非打招呼。

这孩子?钟亦文仔仔细细辨认了好半天才终于确定,这孩子居然真的是钟亦朗。想到如今钟亦朗官运亨通如日中天的模样,再看看眼前这个还是半大孩子的钟亦朗,钟亦文肯定的点点头,果然这孩子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

秦非“嗯”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子给他:“你下去买点晚饭回来一起吃吧!钟小柳呢,又不在?”

钟亦朗一手接过钱,撇撇嘴:“人家做梦都想着要当大明星晋升上流社会,现在估计正在陪那哪个金主吧?秦非哥,你没跟他一样整天抱着明星梦也挺好的……呐,你在马场的新工作怎么样?有见到你男神没?”

秦非的男神?加上又是在马场工作的,再结合刚刚那两个女孩说的话,结果是,那个暗恋他的男人其实是秦非?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秦非莫名的脸上飞起了一点红,直接低着头回了自己的房间,“晚饭买回来了再叫我!”

钟亦文站在房间外面,纠结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还是进去偷偷看一眼。

房间里面很简陋,不算很大东西也不多,但是收拾的很整洁,果然即使在现代秦非变成了男人,但这个性格还是有点天生的。

钟亦文在房间内转了一圈,最后目光停在了桌上的几张照片上。前两张像是人一家三口的合照,只是这最后一张……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偷拍的吧?而且被拍的人就是他钟亦文,貌似是他上回骑马的时候的照片!

这一回也可以肯定啦,这暗恋是妥妥的……钟亦文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场景再次变化,这次钟亦文倒是没有像头一回那么大惊小怪。

“院长,拜托您了……我们老板年纪大了,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儿子,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而已!”

咦?这回是在他从小长大的福利院,院长果然还是那副无欲无求的慢吞吞模样。只是站在院长面前的是张昭丰吧?张昭丰拜托院长找人,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院长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张昭丰:“你们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清楚……那孩子已经长大了,现在自食其力,也能过得好好的!我想,如果你们老板真心为他好,就不要再将他牵扯进你们的家务事!”

张昭丰脸色变了变,最终还是回复了平静:“院长,您可能对我们的老板有点误会,其实这个事情我们可以解释……当年,老板绝对是真心对待林女士的,也早就准备好和家中的太太离婚,只是没有想到会被太太知晓林女士的存在,导致离婚的事情一拖再拖。后来,老板也没有想到林女士会直接离开,还是在身怀有孕的情况下!”

“离开都已经离开了,我想,林女士也是想清楚了才这么做的吧!”院长还是慢慢吞吞毫不在意的口气。

“可是,老板他也是身不由己!那个时候,他和太太本来就只是家族联姻,也早早协议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随时可以离婚。但谁也没想到太太会临时反悔,还拿她肚子里根本不是老板的孩子做要挟。老板现在也就是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儿子而已……”

“呵呵……其实就算我告诉了你们那个孩子是谁,我想那孩子也不会承认你们的,所以你们还是不要抱希望的好!”

“不会,不会,我们老板就是想见他一面而已!”张昭丰连连保证。

院长点点头:“嗯,其实如果只是见一面的话,我想,你们老板应该多看看财经报或者八卦报的话,应该能够见到吧……”

张昭丰一脸惊异:“难道真的是我们以为的那位钟先生?老板也说过钟先生跟林女士长得有几分相像……这是真的吗?”

钟亦文此刻也是一脸的惊讶……院长和张昭丰虽然说的含糊不明,但是他们两个要找的应该就是他吧?于是,前世在他出事之前,他亲爹居然找过来了,可是他好像并没有见到人啊!等等,如果按照张昭丰的话来说,他亲爹岂不是挺有钱的,钟亦文顿时醍醐灌顶一般想到了自己那一次出事,或许那并不是意外!

难道他梦里回来的这一趟,就是要来看清楚上辈子的死因?

画面再次变换的时候,钟亦文的心脏也跟着“突突突”的猛烈跳个不停,他感觉自己好像快要发现真相了!

地点换成了豪华的半山别墅,这回出场的人物则是碧游和安乐王。

“爸,听说大伯这回是铁了心的要把那个私生子弄回来继承家产,张特助已经准备跟人接触,我们要怎么办?好不容易弄走了那个冒牌货,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一个,明明我才是家中名正言顺的继承人!”碧游一脸着急的看着安乐王。

安乐王却好像老神在在一般:“现在该着急的应该是他们,你急什么……放心吧,这事我自有分寸,姓钟的那小子应该还毫不知情,所以,你暂时也不要做其他多余的事情!该是我们的,终究还会是我们的!”

“可是,我就是怕……”

“没有可是……记住,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安乐王扔下这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客厅,自然也没有看见碧游一脸狠毒的模样。

“老家伙跟大伯一样,外面私生子无数,谁知道他的心到底放在哪里?等着他出面还不如我自力更生!姓钟的,本来你也算是风风光光的成功人士了,咱俩也没什么交集。可惜,谁让你是大伯的私生子呢,所以千万不要怪我!”碧游一边嘀咕着,一边拿起手机开始拨号。

钟亦文看到这里的时候,心情反而慢慢平静了下来。原来,前世他的死真的不是意外,居然是碧游害的,间接的凶手或许就是他亲爹和安乐王。虽然钟亦文没有见到他亲爹的庐山真面目,但基本已经可以确认,应该就是圣上无疑。

前世的他最终还是死了,死的糊里糊涂,但是却活在了今生。

嗯?怎么还没有回去,还要换到什么地方吗?

晚上,酒吧门外,灯红酒绿,这个地方莫名的眼熟啊……等等,钟亦文抬头看了一眼对面商场显示屏上的时间,居然是在他出事的那天晚上,离他出事的时间也不到半个小时而已。难道还要再看一次他出事的情景吗?

不过,钟亦文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看到秦非?想到秦非居然也是会来酒吧的人,难道是来猎艳的,钟亦文的心中早打翻了醋坛子。

“秦非,你等等,你等等啊……”

秦非根本没听后面的人叫唤,更加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下次如果还是这种事,不要找我!”

钟亦文仔细辨认了好半天,才终于看出来眼前这个画着大浓妆还不停搔首弄姿的人居然是钟小柳,只是现在这钟小柳真的就是雌雄难辨的那种。听秦非的意思,应该就是钟小柳叫他过来的,果然,他就说秦非怎么也不该是喜欢来酒吧玩的人啊!

钟小柳看秦非的确没那个意思,跺跺脚,自己一个人又回了酒吧。

秦非直接进了酒吧的地下停车场,但是,很快就追着一个人跑了出来。钟亦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紧张,也忘了自己根本就是现在就是透明的存在,也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果然,秦非不管什么时代,战斗力很强。等到钟亦文循着声音追过去的时候,一直跑到一个小巷子里才终于看到人。那个人已经被抓住了,不过,除了秦非之外,还有两警察站在旁边,钟亦文稍稍松了一口气,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才是。

“真的不关我的事啊,就是其他人让我把东西放在钟老板的车上的……”被秦非抓住的那个人就差跪在地上求饶。

“不管是怎么回事,去警局说明情况!”秦非一点都没有打算放开那人的意思。

“等等……”其中一个警察突然变了脸色,盯着那个人,“你身上的味道不对,你放在人家车上的是液体炸弹!”

“液体炸弹?”秦非和另外一个警察同时惊叫了起来。

那人一听这话,顿时狗急跳墙就要逃,但察觉是液体炸弹的那个警察早就开始戒备他,怎么可能让他跑得掉?

秦非却突然转身就往酒吧的方向跑,连两个警察在后面的叫唤都顾不上。

钟亦文凄凉的笑了笑,他知道秦非是肯定追不上的,因为他就死在了这最低端最粗劣甚至连味道都还残留着的液体炸弹之下。

等等,场景怎么还在转变,这里是酒吧的地下停车场?那是他的车,车上似乎有个人,应该是就是他自己吧?

嗯,秦非怎么跑过来了?不对,秦非,不要过去,危险!

钟亦文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他的车子爆炸的同时,连同刚刚靠近他车子的秦非一起被卷了进去!

“阿爹,阿爹,你怎么还没有起床?”是小包子的声音。

“阿爹这是哭了吗?”大包子似乎有点好奇。

“你们两个,不是说过让你们不要来吵阿爹的吗?”秦非压低了声音批评两包子。

钟亦文想睁开眼睛,却在一瞬间被泪水模糊了双眼!

原本,他以为这一梦是让他知晓前世今生的种种关系,让他不要再纠结于前世,天道轮回,总会有还报的时候。

可是,到最后他才明白,这原来是他跟秦非的因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