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过火> 第五十八章 (大结局)

第五十八章 (大结局)

夏妤浑身酸痛的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天光大亮时。身体上横着的那双遒劲的双臂,让她回想起昨晚的抵死缠绵,脸上不由得再次浮出羞红。

夏天秦还在睡着,呼吸均匀,唇角含笑,闭着的眉眼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完全舒展开来的张扬的生命力。

她躺在他身旁,静静的看着她,手指在他脸上缓缓游移,描摹着他的线条。

多好啊,他还在她身边……

他们还能这么相拥相抱,紧密缠绵……

这个春节,夏天秦就腻歪在夏妤家里。两人一道出门,一道走亲访友,一起吃饭睡觉,一起燃烧**,小日子过的犹如新婚小夫妻。两人谁也不提这段关系由何开始又何时结束。

这期间,夏妤时常可以听到夏天秦的手机不断响起,而他要么静音不接要么直接挂断。夏妤看在眼里,没有过问。她不想破坏这段才刚刚开始的甜蜜日子。

不过,夏妤还是好奇的问他,“怎么大过年的,你都不回家一次?”

夏天秦捏着她的脸蛋,笑道,“难道你要我回去相亲么?”

夏妤乖乖闭嘴了。

春节过后,夏妤再一次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同事们再见她,都纷纷称赞,一个春节把她滋养的更美了。尤其是那藏都藏不住的美丽心情,眼角眉梢都带着春情与笑意。

大家暗自揣摩着,是不是她跟张霖好事将近。虽然现在他们在台里没有成双成对的出现,没准是顾忌影响呢?夏妤将担任主持的消息尘埃落定后,众人更加确定,她跟张霖已经是伉俪情深。

如今在明珠电视台,职位最高的是台长,但地位最高威望最盛的却是常务副台长张霖。就连台长做决定,都会亲自询问他的意见。众人知道,张霖的位置只会继续高升,究竟能升到哪儿,不可估量。

节后,正式拉开帷幕。夏妤每天跟着摄制组走海选的外景地。

这天中午,与工作人员一起在录节目的商场吃过午饭后,夏妤前往洗手间方便。

这家商场的洗手间设置在比较偏僻的走廊深处,夏妤连拐几个弯,突然感觉到身后有细碎的脚步声,她刚想回头,后脑被重物击中,强烈的钝痛袭来,意识渐渐模糊……

再次醒来时,夏妤发现自己在一间破旧废弃的仓库里。四下昏暗,只有右上角的铁窗渗入些光线。而她手脚都被绑住了,背靠着一堵灰白的墙面。

脚步声在地面上响起,夏妤循着声音来源,见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曼婷,还有她身旁的何信。在他们身后跟着两个魁梧大汉。

夏妤拧起眉头,“曼婷,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曼婷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分外狰狞,“我想干的多着呢!”

曼婷走近夏妤,在她身旁蹲下,用力捏起她的脸,眼里是沉沉的戾气,“该死的张霖!他害的我爸现在在牢房里呆着!他以为我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么!”

夏妤心中了然,原来是为了对付张霖……她抿了抿唇道,“我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抓我来,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曼婷的手指轻佻的刮着她的脸蛋,“这意义可大着呢!京城大少对仕途心灰意冷回到老家,在电视台工作,与世无争的,结果……”她的目光蓦然锐利起来,“就因为你这个女人,他不惜整垮我爸!”

夏妤之前就已经隐隐猜到前台长的落马与张霖有一定关系,因为那次人事变动,他是唯一一个扶摇直上的……

曼婷蓦然揪住夏妤的头发,“不用你来好好折磨他,我怎么咽的下这口气呢?”

夏妤不甘示弱的瞪她,“他能把你爸送去吃牢饭,你还不自量力的挑衅他,你这是自寻死路!”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这一耳光打的太狠,夏妤的脸颊当即肿了起来。曼婷扣着夏妤的脸,指甲掐进她的肉里,牵出了血丝,她的眼神阴鸷狠毒,“放心,我会让你死在我前头。”

曼婷用力甩开夏妤,站起身,对何信道,“你不是垂涎这个女人很久了吗?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给我狠狠艹她!”

夏妤心里一紧!

她目露惶恐,看着何信向着她一步步逼近。他扯着脖子上的领带,脸上笑容诡异。

夏妤的手心在瞬间爬满了汗。何信蹲在她跟前时,她往后缩着,目光扫过曼婷和那两个大汉,低声哀求道,“就算今天,我难逃此劫……难道你想在众人跟前……这跟动物媾和有什么区别……”

她脸上的害怕和慌乱,满是恳求的眼神,柔软无助的模样,冲击着何信的内心。高傲的夏妤,何曾有过这幅模样……他心里某个角落,微微软了一下。

他转头对曼婷说,“你们出去等着吧。我不想做现场表演。”

曼婷一声轻哼,讥诮两句,转身离开。

仓库内只剩下何信与夏妤两人,夏妤心里顿时放松了大半,她知道,最大的威胁来自于曼婷。

何信拉扯着她的衣服适,她压低声音,急急道,“何信,你疯了吗?你还有大好前途,犯得着跟一个犯人的女儿狼狈为奸?!你也知道张霖的势力,你就不怕他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何信眼里闪过混乱的痛苦,咬牙道,“我已经没得选择!”

“只要你这次站在我这边,我保证,你能全身而退!”夏妤又补充道,“无论你有什么把柄在曼婷手中。”

张霖表情纠结,将信将疑的看着她,“你说的,我能信吗?”

“张霖对我怎么样,你是看到的。倒是曼婷,你觉得她就可信吗?”夏妤反问,“她为什么让你玷污我?他为什么不找那两个男人?你当她真是为了成全你?她的目的不过是彻底断了你的退路!到这一刻还在算计你的人,你能相信她吗?”

何信怔怔的张唇,却半晌没说出话来。

夏妤看到他眼神的松懈,将声音变得低缓,继续道,“张霖,我们毕竟交往过半年。这半年,即使没有深情厚爱,也足够你了解我的为人。我说的话,什么时候食言过了?我从来都是光明磊落,没做过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眼下这形势,你也看的很清楚,我的背后有张霖,曼婷的身后是他锒铛入狱的父亲!怎么选,你难道不清楚吗?得罪张霖,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张霖紧紧盯着夏妤,“你,说话算话。保我前途无忧。”

半小时后,张霖拉开仓库的门,一脸餍足之态。曼婷瞧他那样儿,眼里闪过晦涩,但脸上笑着,“怎么样?胃口还好吗?”

何信抱住曼婷,“小辣椒,太呛口,不好消化。哪里有自家老婆来得好。”

几人再次走入仓库内时,曼婷看向靠在墙脚的夏妤,她发丝凌乱,脸色煞白,身上的衣衫褴褛不堪,手臂上腿上都是青紫的淤痕,脖子上有暗红色的掐痕,惨白的脸庞怔怔的滚落着泪水。

曼婷看她这幅被□□后的惨状,心里痛快极了。她捅着胳膊撞何信,“哎呀,好歹也是前女友,你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夏妤心里恶心的快要吐了,但脸上依然维持着那万念俱灰伤心欲绝的痛苦模样……这幅惨状,还是她让何信弄出来的。她怕自己看起来不够惨,曼婷会嫌不够,让那两个男人折磨她……她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周旋了。

好在,她这段煎熬的时间并不久,当天晚上,仓库外响起了警笛声。正在吃着盒饭的曼婷几人,吓得饭都端不稳了。

“艹!我警告了他,不准报警!他居然……”曼婷的脸阵阵发青。何信悄悄瞥了一眼夏妤。

夏妤抬起头,冷冷一笑,“我说过,我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他当然不会顾及我的死活。你想拿我当诱饵,真的棋差一招。”

外面已经响起警员通过扩音器传来的声音,“里面的人,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徒劳的反抗……”

曼婷由破旧的木桌抽屉里掏出一把枪支,快步走向夏妤,把她拽了起来。她拿枪杆子抵着夏妤的脑袋,一脚踢开门,走出仓库。

天色已黑。但这荒芜的郊区被警车的警灯照的分外透亮,犹如白昼。几道强光打开,夏妤不适的眯起眼。

“小鱼儿——”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夏妤心里一颤,循着声音看去。

夏天秦……他怎么来了……

此时,夏天秦正要奋力往前冲,被几个警员拦住。夏妤这狼狈不堪受尽羞辱的模样,令夏天秦的心死去活来般痛着,几乎要发疯。

曼婷也看到了夏天秦,嘴角扯出冷笑,“哟,大明星也来凑热闹了。”

她扣动扳机,高声道,“张霖、夏天秦,跟我进来。其他人敢往前多走一步,我就一枪崩了她!”

她拖着夏妤节节后退。夏天秦和张霖同时由警员队伍中走出。一个高级警司拦住了正要迈步的张霖,一脸担忧道,“他手上有枪,很危险。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交代啊。”

张霖淡淡一笑,推开了他的手,“没事。”

夏妤被曼婷拖着步步后退,眼看着就要进入仓库,在她们几步之遥处,张霖和夏天秦亦步亦趋的跟上。张霖表情阴沉,眼神尚且镇定。夏天秦脸色惨白如纸,心里剧烈到快要窒息的痛楚,令他的双唇控制不住的战栗着。他双拳紧攥,死死盯着曼婷。

夏妤与夏天秦目光交汇时,无声启唇,“我没事。”

但她心里明白,一旦进去,他们会陷入更加被动的状态。

是时候与何信里应外合了。

夏妤猛然大叫,“啊——”

曼婷错愕的瞬间,何信已经出现在她身后,一棍子敲上她的脑袋。夏妤在她松手的瞬间,迅速往前跑去。

意识到被出卖的曼婷,浑身疯狂颤抖。她拼着最后的神智,朝夏妤端起了枪……

两个男人看着眼前突变的一幕,瞳孔骤缩!

“砰——”一声枪响,划破夜色,子弹穿过了急扑而来的夏天秦的左胸。夏妤被他按捺在怀里,被他的身躯压着往下……

夏妤扑倒在地上时,浓浓的血腥味斥满了她的耳鼻喉间……

医院。

手术后,麻醉的作用过去,夏天秦睁开眼,夏妤泪眼婆娑的出现在他视线里。

“你这个笨蛋……白痴……你是不要命了吗……子弹再歪一点就射到你心脏了……”夏妤哭着,捧住夏天秦的脸庞,“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辈子该怎么办……”

夏天秦看了她半晌,缓缓开口,声音还带着虚弱,“小姐……你哪位……”

夏妤表情一僵。

“你?”她难以置信的看他,“你开什么玩笑,你问我是谁?”好不容易盼到夏天秦醒来,夏妤觉得自己又快崩溃了。

夏天秦目光满是疑惑,试探着问,“你是……我老婆?”

夏妤心里苦不堪言,含着眼泪道,“我还没有嫁给你……但是,你总在说,我是你的童养媳……如果没有这次事故,我们也快结婚了……”

他这是在惩罚她么……曾经,他那么疯狂的爱她,那么执着的追求她……

当她终于看清自己的心意,他却轻飘飘的就把这一切都忘掉了……

夏天秦的手指轻轻碰上夏妤的脸庞,抹过她的泪水,“你哭的这么伤心……你是不是很爱我?”

夏妤抓住夏天秦的手,哽咽着道,“是!我爱你!我很爱你!你也爱我!我们已经相爱很多年!你这个混球,你怎么能忘了我……你是伤了肩膀不是伤了脑子,你怎么能忘了我……”

心里突然一个咯噔,夏妤感觉到不对劲了。夏天秦没有伤到脑子,没有理由忘掉她啊?

她蓦然抬起头,泪眼摩挲中瞧见了夏天秦唇角弯起的诡异弧度……

“你……你耍我!”夏妤用力抹去脸上的泪,气得拿起枕头,作势就要砸他。

夏天秦再也憋不住了,唇角的笑容灿烂如三月春光。他笑着求饶,“手下留情……小鱼儿,我刚动完手术啊……”

夏妤终究还是没舍得将那个枕头砸下。她轻轻放到一边,俯下身,吻上夏天秦的唇角。她在他的唇畔上辗转吮吸,轻声道,“快点康复,来娶我。”

夏天秦的眼角,滑出两道湿润。

他等了二十多年,终于等到,她亲口说,我爱你。

三天后,夏妤手里端着亲自挑选的盆栽,走在医院长廊上。快要走到夏天秦病房前,一个女人正轻轻阖上门,走出来。扭过头时,她伸手抹去脸庞的泪。

两人距离几步之遥时,面面相视。

夏妤表情有些尴尬,扯动着唇角,“阿姨好。”

这是夏天秦的母亲,也是几年前上门羞辱她,导致她出国的始作俑者。

夏天秦母亲脸色一变,随即颔首,“我们借一步说话?”

夏妤陪同着夏天秦母亲往外走。走过一个无人的拐角处时,夏天秦母亲顿住步,说,“小妤,当年的事,是我冲动了。你别跟我一个长辈计较了好吗?”

夏妤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听到的居然是这样的话。

夏天秦母亲眼眶再次湿了,声音夹杂着细碎的哽咽,“他为了你,跟我们闹脾气,已经大半年没有回家了,就连春节都没有回家看过一眼……我不想失去这个儿子……这次他身受重伤也不跟我们吭声……”

夏妤动动唇,“阿姨,对不起……”如果不是她,夏天秦也不会受伤。

夏天秦母亲抓住夏妤的手,“如今我和他爸都盼望你早日成为我们的儿媳妇。以后跟小天常回来看看,好吗?”

夏妤心里涌起阵阵暖流,“我们会的。”

她一直在刻意回避夏天秦父母这道关卡,只当它不存在。但她没有想到,原来夏天秦,一直以来都在为她与家里做抗争……

夏妤陪同夏天秦母亲一道走出医院,两人解开心结后,一路说说聊聊,分外融洽。夏妤直到把夏母送上车,才折回医院。

病房内,夏妤告诉夏天秦,“我刚刚看到你妈了。”

原本懒懒的靠在她肩头的夏天秦,一个激灵,坐直身体,“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他紧紧抓住夏妤的手,满脸不安,“你可别再因为她几句话就跑了……我这会儿身体正脆弱着,折腾不起啊。”

夏妤瞧他那可怜兮兮又苦大仇深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但又涨满了心酸。她倾过身,蹭在夏天秦的胸膛上,软软道,“你赶我走,我都不走。”

她甜甜的笑起来,“放心吧。阿姨是在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他们已经做好迎接儿媳妇的准备了。”

夏天秦将夏妤抱入怀中,满心激动道,“我们明天就去扯证好不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不行,怎么也得等你把伤养好啊!”夏妤娇嗔。

夏天秦术后前两周,夏妤请了假,一直在医院陪着他。第三周,由于工作需要,夏妤不得不复工了。夏妤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还是会抽出时间陪伴夏天秦。尤其是夏天秦接回家疗养后,她下班就往家里飞奔。

进行的如火如荼,掀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在夏妤又一次引人瞩目时,一波新的爆炸新闻来了。

网上大量流传她和夏天秦的亲密照,有十指紧扣的,有拥抱的,有接吻的……与此同时,还有她与张霖在一起的照片……

夏卿岚与温情,一直没有对外公布分手。这一次,舆论一边倒的骂夏妤是小三,骂她狐狸精不要脸,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把两个男人玩的团团转。

夏卿岚经济公司发布声明,夏卿岚与夏妤,是在两人都分手以后,走到一起。温情经纪公司也站出来澄清。但这依然没有止住网友的一片叫骂。他们甚至联名抗议夏妤继续主持节目。

张霖办公室内,夏妤说,“要不,换个主持人?”这个节目是台里重金引进的,她不想因为这个□□,导致节目口碑受损。

张霖淡淡一笑,“为什么要换?做节目都是想方设法的炒作,唯恐话题度不够。现在舆论帮我们省去了广告费,不是该高兴吗?”

张霖走到夏妤身旁,轻拍她的肩膀,“你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外界这些风波,闹一闹就平息了。”

“好。”夏妤点下头。

夏妤走出门之前,身后再次传来张霖的声音,“人红是非多,那些诽谤的声音,你要学会闭耳不闻。”

夏妤知道,张霖这是开解她。她冲他微微一笑,“嗯,谢谢霖哥。”

夏妤离开后,张霖良久看着空气发怔。

在那一天,那一刻,他就知道,他彻底败给了夏天秦。

夏天秦将她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而他,并没有到那一步。

他输的心服口服。

这些日子,夏天秦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她每天回家,依然跟之前一样,与他恩恩爱爱,打情骂俏,绝口不提外界那些骂名带来的压力。

一个月后,夏天秦的伤势基本康复。他再次投入到工作中。夏妤知道他在筹备演唱会,心里有些担忧他的身体状况。但看他精神饱满的状态,她也没阻止。难得在他懒散这么久之后,看他再次投入到工作中。

这次的演唱会并非全国巡演,只在c市的工人体育馆,独此一场。而且打出的标题是:夏卿岚,告别演唱会。宣传海报一出,大众一片沸腾。就连夏妤,也惊呆了。

看到报道的她,急忙走入无人的小隔间,给夏天秦打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是告别演唱会?”

夏天秦在电话那头,温温柔柔的笑着,“小鱼儿别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615晚,c市工人体育馆,夏卿岚告别演唱会。几万人的会场,座无虚席。大批从全国各地还有海外赶来的粉丝们。

夏妤坐在二楼的席位第一排。在她左边,是她父母,在她右边,是夏天秦的父母。

灯光炫目迷离,满场喧嚣沸腾,动人旋律响彻场馆上空,当夏天秦唱起压轴的时,全场众人大合唱。看台上的夏妤,也跟着唱起来。脑海中放映着两人童年的一幕幕,她忍不住热泪盈眶。

唱到第二段时,温情出现了。她由舞台下方升出来,拿着话筒,与夏天秦合唱。场上响起了一阵剧烈的骚动和欢呼声。

一曲落毕,灯光聚焦在温情身上。她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人头,微笑道,“我们的r,终于等到了他的灰姑娘。”

场下又是一阵尖叫。

温情眼角有些湿润,笑着说,“r和他的灰姑娘,曾经年少轻狂,也曾经互相伤害……他们有过相依相伴,也有过爱恨别离,但最终,他们还是等到了彼此。最后的爱,亦是最初的爱,人生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此。”温情高声道,“让我们一起祝福r,好不好——”

全场都是夏卿岚的粉丝,齐声高呼,“好——”

全场灯光骤然黯去。

灯光再次亮起,舞台上空无一人。大屏幕投影出夏天秦的身影。此刻,他站在看台上,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英伦风的黑色鎏金西装。夏妤就在他身前。两人一道出现在大屏幕上。

夏天秦在夏妤身前,单膝跪地,轻握着她的手掌,问道,“小鱼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全场没有其他动静,所有粉丝都屏住了呼吸,只有夏天秦的声音通过扩音器和音箱,在不断扩散。

夏妤眼眶一热,喉咙有些堵塞。她真不知道,夏天秦还准备了这一出。

她刚想应答,全场已经响起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唤,“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几万人齐声高呼,气势磅礴,震耳欲聋,直欲冲破天际。

夏天秦将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很快,场面安静了下来。

夏妤清晰的缓缓的开口道,“我,愿意。”

在掌声雷动时,场内放出我愿意的配乐,一切都是如此恰到好处,无数粉丝被这情形渲染的热泪滚落。

夏天秦的手上变魔术般出现了一个匣子,他取出一个镶满钻石的皇冠,为夏妤戴上。

他站起身,抱住夏妤,目光放眼黑压压的人头,开口道,“曾经,有一个男人,他深爱的女人离开他,去了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于是,他进入了娱乐圈,他发誓要成为天王巨星,让她无论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都能看到他……”

夏天秦微笑,“终于,他等到了她。她在八万人的见证下,答应了他的求婚。从此,他要专心的宠她、爱她、护她。他不想再跟其他女人演对手戏了,也不想再与女明星传绯闻……他的世界很小,小到只能容下她一个人。”

观众席上已经有开始哭泣的,不知道是谁开的头,众人齐齐高喊,“r,我们爱你——不要走——我们爱你——不要走——我们爱你——不要走——”

“我的未婚妻,以后还将在荧幕前继续努力,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夏天秦搂着夏妤,亲吻她的脸颊。夏妤娇羞一笑。

他俯下身,抵着她的额头,柔声道,“小鱼儿,我爱你。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时候,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你。这份爱,不会被分离所磨灭,不会随时间而消逝……我爱你,爱了全部的曾经,还将爱所有的以后,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

他沙哑轻柔的声音,一字一句,都随着音响,直达在场每个人耳边。

场上哭声一片时,夏天秦吻住了夏妤的唇,深深的,吻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