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都市 > 重生之俗人一枚> 1183,这床……挺大的

1183,这床……挺大的

宫静最终还是接受了王勃的好意,准备在他的房间休息一晚——不然又能怎么办?进不了房,也开不了房,总不至于在外面走一宿吧?

不过,基于女性的矜持,她还是又客气了两下,最后才让王勃看起来感觉很勉强的点头同意了。

隔壁的浴室响起了沙沙的水声,王勃站在巨幅的落地窗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整个解放碑繁华的街区。

想来也是蛮不可思议的一个晚上。跟李凯的一晤,却意外的遇到了宫静,然后机缘巧合,救宫静于“水火”。王勃想,上一世的今天,宫静会不会来当志愿者呢?她又会不会被几个老板看重然后用金钱来试探她的底线呢?她最后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了吗?

对此,王勃倒是好奇得很。

不过,他转念又是一想,上辈子的宫静,此时此刻,怕是已经和大二的刘爽好得蜜里调油,哪里还有什么时间去当志愿者!不当志愿者,也就不会有今天晚上的这一场“劫难”了。

所以,说到底,还是自己改变了人家的运命,让对方被动的误入了一条歧途,他拨乱反正,将对方从歧途中重新拉回正常的大道,都是一饮一啄,有因有果的啊!

胡思乱想间,身后的浴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声息。整个屋子,陷入了一片静默和祥和之中。

几分钟后,浴室的大门轻轻的开了,宫静走了出来,依然穿着她进去时的衣装:白底带花的短袖白衬衣,黑色的半身短裙和白色的一次性拖鞋。也有不同的地方,干发变成了湿发,略施粉黛的俏脸铅华尽去,一尘不染,红扑扑的,犹如出水的芙蓉。

“王勃,我……我洗好了,你也去洗洗吧。”宫静轻轻的走到他的跟前,看了他一眼,小声的说。

王勃转身,上下打量了一下才洗过澡的女孩。刚沐浴过的女孩干干净净,一脸清新,干净得仿佛一枚新剥的鸡蛋。两条笔直,白皙的长腿从半身裙的下摆探出,紧紧闭着,看不到一丝缝隙。脚上的肉色短袜终于不见了,露出了两个精致,小巧的脚后跟和圆润白皙的脚踝。

“好的。”王勃笑着点了点头,就准备去浴室冲个凉。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对方的头发竟然还湿漉漉的,一愣。

“宫静,你没吹头发啊?你先去吹头发吧。等你吹了头发我再去洗。”王勃说。

“没事儿,王勃,你去洗吧。天气有点热,就这样也挺好。”宫静说。电吹风就挂在洗手间镜子旁边的墙壁上,宫静原本想先把头发吹干再出来的,但是想着一直在外面等着她的王勃,便只用干毛巾大致揩了揩头发上的水渍,匆匆的走了出去。

“好什么好?我们男生湿头发没关系,头发短,两三下就干了;你们女生头发长,自然风干一时半会儿根本干不了。而长期湿发以后老了容易得偏头痛,这是我妈的经验。所以,你还是先去把头发吹干后再出来吧。”说着,王勃伸手搭在女孩的肩头,翻了个转,推着被他扭转身的女孩再次朝浴室走。当他将手搭在宫静肩头的时候,她能够明显感觉对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王勃,我……我真的没关系,你去洗吧。”宫静软软的挣扎了一下,哀求了一声,不过看到王勃这么细心的关心自己,心头又涌出了一股难言的感动。

“什么没关系?你现在年轻,等你老了你就知道有没有关系了。别犟,听我的!几分钟时间,哪里有什么好耽搁的?”王勃不听宫静的挣扎,推着她的肩膀,继续朝浴室的方向走。

在王勃的强势下,宫静到底还是妥协了。

“呜呜呜——”的吹风声响了起来,打破了房间的宁静。此刻坐在沙发上等待的王勃却有些开始魂不守舍,心猿意马了。就在刚才推宫静肩膀的时候,他发现女孩的肩头跟后背,被她长长的湿发打湿了一大片。薄薄的白衬衣变得透明起来,让王勃能够清晰的看见对方后背上的那一根窄窄的细带。

“孤男寡女,**,情投意合,宽大的床铺,柔软的席梦思,环境也是如此的美妙,天时,地理,人和,这是老天爷的赏赐啊!这赏赐,自己到底领还是不领呢?

“不行,自己前不久才救对方于水火,当了一次英雄,下一刻,英雄就变色狼,这角色,转变得也太快了吧?而且多少有些乘人之危!再说,上了之后怎么善后?梁娅,钟嘉慧,陈香,苏梦瑶,温小涵,还有沙区的姜梅,这都六个了,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分身乏术,再增加一个,你怎么忙得过来?”

“有什么忙不过的?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周七天,正好一人一天!”

“……”

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如同以前无数次遇到过的,王勃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了一种“当禽兽”还是“禽兽不如”的道德困境!

这种困境,一直将他带到了浴室,在冲凉的过程中,脑海中的两个声音,依然你争我夺,争论不休。

最后,还是“道德”的一方站了上风,王勃打算今天晚上当一次忍者神龟,谦谦君子,还是别去祸害宫静这个上辈子以及这辈子他都很敬佩的“奇女子”了。

洗了澡的王勃像宫静一样穿着白天的衣服,衬衫西裤,周吴郑王的走了出来。这显然不符合他睡觉的习惯,平时的他,临睡觉的时候,要么只穿一条NK,要么干脆一丝//不挂,luo//程相见,以原始人的状态酣然如梦。但是今天有客人在,他就只有委屈自己一下了。

“咦,宫静,你怎么还不去睡?快去睡吧,都一点过了。”走出浴室的王勃见宫静还端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吃了一惊。

“那个,王勃,还是……还是你去睡床,我……我睡沙发吧。”见王勃出来,宫静从沙发上站了气啦,期期艾艾的说。

“还跟我客气?”王勃一瞪眼睛,也不多说,直接拉着对方的手腕,径直朝卧室走去。

“王勃,我……我真的睡沙发就可以了,真的没关系的……这……这怎么好意思嘛……”被王勃拉着走向卧室的宫静一脸通红,软软的哀求。然而,前面的男孩却无动于衷,只是说:“让你一个女生睡沙发,我一个大男生睡床,我才会不好意思。”

宫静终究被王勃“拖拽”到了床边,而且被男孩按着肩膀坐到了床上。

“快睡吧,宫静。”男孩冲她甜甜的一笑,“我帮你把屋里的灯关了吧。你想保留一盏床头灯还是全部都关掉?”

“都……都关了吧。”她下意识的说。

“好的。”男孩点了点头。

然后,她便看着男孩绕过床尾,来到有控制开关的床的另一边,“啪啪啪”的关掉了屋内所有的照明。

整个房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也不是全部的黑暗,与卧室相连的小客厅有灯光照射了进来,在床尾的地毯上形成了一道不规则的亮影。

“好啦,宫静,晚安,你早点休息吧。如果有什么不放心的话,可以把卧室的门关上并反锁哦。”男孩向她道了一个晚安,并朝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准备离开了。

宫静看着王勃重新绕过床头,通过一条跟外面的会客厅相连的廊道,看着对方即将走出卧室的那一刻,心头翻腾了半天的情绪突然如同火山一样爆发,再也控制不住。她抬头看着王勃即将离开的背影,颤抖着,脱口而出:

“要不,你……你就留在这里吧……这床,挺……挺大的,可以睡……睡得下两个人……”

“我只是不想他去睡沙发,沙发那么小,他那么高,一定会很难受的。而且,这本是他开的房间,我睡床,却让主人家睡沙发,这是多失礼,多不懂事的一件事啊!若是被他的粉丝知道了,还不被骂死……”说过之后,宫静当即将头埋了下去,心头不停的安慰着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