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网游 > 幻世传记> 第230章 游子与故乡

第230章 游子与故乡

那道映照着大厅的外泄光流熄灭了,布鲁站在黑暗里,那双眼睛却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倒像极了林子月月杖附近那种白色光点的颜色。

布鲁昂头盯住那怪物,他抬起双手的时候,左手夹着三根乌黑的铁棒,右手却握着一把鸡蛋大的圆头小锤。

这还是林子月第一次见到备战状态的布鲁,他一扫那身穷酸的书生气息,此时的他鲜活而充满爆发力,眼中仿佛燃烧着太阳,更像是在亚希密初见时那个充满青春气息的渔家少年。但是活在其中的灵魂,始终属于那一个陈旧的世界,从那个遥远文明陨落中传来的痛苦,正不断刺激着布鲁,让他心中的悲愤与遗憾再也无法压制。

布鲁左手一抖,那三根铁棒自然贴紧,形成了一个三角铁的形状,一道白色的细绳从上面延伸出来,像是有生命般自然而然地穿过布鲁的手指,缠绕在上面。

那蜥蜴发出了嘶哑的咆哮,像是虎豹般猛兽狂吼的声音,布鲁身上传来与这个城市彼此呼应的灵力感应,这自然会让一直被这座城市压制的魔物感到不适,尤其这蜥蜴占据了这大厅许久,早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

所以它被激怒了,殊不知,下方那人的愤怒远超它千百倍。

布鲁手中的小锤一动,落在那三角铁上,发出一声悦耳的“叮”!

烈焰般的白色灵力从那三角铁中心炸裂开来,瞬间便化作风暴,轰向那黑色的蜥蜴。

整座斯凯比亚都因此而震动,因为那三角铁中的灵力波动,与这城市里勉强流通的灵力系统彼此呼应,布鲁所掌控的“神庙”,原本就是斯凯比亚的一部分,就属于这个循环系统,所以从其中爆发出来的灵力攻击,自然会引起这座城市的反馈。

孟离跟轩辕彦身上都多了一层雾蒙蒙的黑气,不断将荡到他们周身的白色光晕推开,而林子月肩头的炎鸦更直接,化作一道黑光直接钻进了她手中的月杖里。冷鬼王周身血雾翻涌,雷邪胸口的雷灵钉电光流动,洛零倒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不过轩辕煜淡淡得环视了眼大厅,拉住林子月的手:“我们先退出去吧,这里撑不了多久。”

林子月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让除了发飙的布鲁以外的其他人赶紧一同退出来。

出了这个宽阔的大厅,众人才发现不只是这里因为灵力暴动而晃动,整座斯凯比亚似乎都活了过来,在不断颤抖中释放出积压多年的灵力,与大厅里布鲁手中那三角铁产生的狂乱力量彼此呼应。

四处散落着碎石的地面上,露出来许多暴动的灵力流,它们不断冲刷在地面上,甚至有汇成溪流的架势。

城市被黑暗盘踞的角落与坍塌的房屋底下,不断传出魔物的哀嚎声,它们因为这样的变动而惊恐,又被那些暴走的灵力流所压制,魔物承受着那些乱流冲刷间带来的阵痛,开始不断从自己占据的地盘里狂奔而出。

整个斯凯比亚震动着,从死亡的沉睡中被惊醒。

因为有人归来了。

只是十几秒后,那大厅里便升起了几米高的白色光柱,一只遍体鳞伤的蜥蜴被冲上了空中,然后它便随着整个大厅一起化为了灰烬。

林子月也是看着这景象咂舌:“这还真是意料之外……”

轩辕煜眉头微皱:“不过从来没看到他使用这种力量,真的没关系吗?”

“有可能透支,也有可能毫发无伤,毕竟这时候的灵力爆发可不是布鲁自己引动的,而是这整座城市。”

轩辕彦脚下晃了晃,扶着孟离的肩膀:“还好我现在不是人类,看着这个场景站在这里我都觉得晃得人想吐,呕……”

“喂,你别往我身上干呕!”孟离强忍住一脚将轩辕彦踢飞的冲动。

远处的街头巷尾都有黑色的魔物在奔走,被那些光芒流转的灵力所侵蚀,烧得身上四处是伤,它们的狼狈与这里悠哉闲谈的众人形成了一种极端的对比。

传送大厅里的光芒隐没,整栋建筑都消失了,布鲁的身形重新清晰起来,他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被撕裂的口子,但是他提在胸口的三角铁上面,却缠绕着丝丝缕缕还未散去的灵力。

仿若枪口余烟,足可见刚才那阵灵力轰击残余的力量太过强盛,以至于久久不散。

斯凯比亚的震动停歇了,只有各处魔兽混乱的怒吼声传来,似乎它们在从四面八方往这里涌来。

布鲁的身子晃了晃,但马上又站稳了,只是往众人这方向走来的时候,脚步有些迟缓,他的脸色有点苍白,眼中那怒火和悲痛却依旧在酝酿,但是已经被他渐渐压了下去,收敛住外露的诸多情绪,布鲁似乎又回到了那总是不动声色的淡然姿态。

“城里……”林子月的话还没说完,布鲁就打断了她。

“我没事,看过了这里,我也该死心了。这样的地方……”

布鲁抬起头,望着那些黑暗角落里不断围过来的魔物,那些猩红色的眼睛和爬过路面的黑影,让他心中的绝望越发苦涩。

“这样的地方已经不会剩下什么了。”他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怀里三角铁上的光芒也一起熄灭。

待林子月再开口前,他居然直接化作一道白光,融入了月杖里。

林子月沉默了片刻。

自己这是附带移动宿舍的功能啊?

不过看布鲁一脸自闭的样子,林子月决定不再劝他,让他在月杖里面安静一会儿也好。

孟离冷着脸,长剑利落出鞘:“备战吧,布鲁闹的动静太大结果那些家伙全凑过来了。简直就像是闻到腐肉的苍蝇。”

轩辕彦手中白烟淌出,似云如雾:“喂喂,别用那么难听的形容来讲自己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骂人呢。”

“夸张了点而已。”孟离淡定地跳过这话题。

越来越多的魔物从黑暗里爬出,奇形怪状的各种猛兽,唯一的共通点大概就是它们黑色的外表与猩红的眼睛。

众人并肩而立。

“就当是,替布鲁做点什么吧。”林子月轻声道。

孟离冷笑一声:“还用说嘛!”

轩辕煜温柔的眼神从林子月脸上移开,在望向那些魔物的时候,变得无比冰冷:“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伴……是这个意思吧?”

冷鬼王挑了挑眉:“这种乱七八糟的热血漫画剧情,我们就不……”

洛零身形一动,居然率先窜了出去,她手中涌动的水灵力瞬间便汇聚了大片的冰锥环绕在周身,她竟然眼带泪光直接冲向了那群黑暗里的猛兽:“你们这些混账魔物!看老娘把你们杀干净!”

“喂!”冷鬼王可不敢慢一步,立马就化成血影跟在了洛零身后,只是他眼中那极其郁闷的无奈,实在是怎么都掩不住。

林子月原本也有些悲痛的心情,被洛零和冷鬼王这么一搅和,顿时缓和了不少:“没想到有人比我还……嗯,我们也上吧。”

“真是闹腾啊。”雷邪看着冷鬼王追上洛零,两人并肩作战无比默契的身影,语气中却隐隐羡慕。

“不要傻站着了,我们赶紧帮忙。不然以那个丫头的冲劲,没半天就要跟我们走散了。”轩辕彦瞥了眼雷邪,催促道。

众人紧跟而上。

白色的烟雾从轩辕彦手中流淌开来,像是鲜活的水流般在地面上飞速扩散,将那些隐藏在暗中的魔物都揪了出来,迫使它们无法再隐藏在废墟的阴影里。

洛零一马当先,她射出的每一个冰锥似乎都自带狙击镜和路径校准,一旦弹出,必定会将一只魔物钉死在地面上,体型偏小的魔物往往一个照面便被她击杀,而那些体型巨大的魔物,也痛苦地在地面上挣扎着哀嚎,眼中凶光更盛。

它们不是普通的野兽,不会因为痛苦而退缩反而越发被激发凶狠,这些家伙是近似于魔界魔物的存在,自然不知什么是恐惧。

紧紧跟在洛零身边的冷鬼王面无表情,并不热衷于讨伐这些魔兽,只是在有魔物袭来的时候替洛零挡下所有攻击,凭心而论,他周身红色的鬼影比那些魔兽更加可怖,那些扭曲的恶灵一拥而上,瞬间便能用利齿撕碎接近他俩的敌人。

雷邪刻意冲向了另一侧的方向,避开这两人,不过他的动手风格倒是跟洛零一样,一动身,瞬间长驱直入魔兽群中,丝毫不在乎自己一个人可能遇险。

雷邪的周身泛起电光,雀跃的淡紫色雷灵力不断穿梭在他身边,随着雷邪指尖偶尔弹出细小如子弹的电流,他周身的魔物便不断倒塌,明显是顾忌了城里还存在的灵力系统,所以雷邪没有直接动用雷灵钉,不然用大面积天降雷劫,他直接劈毁小半个斯凯比亚总是没问题的。

孟离倒是在雷邪侧翼,手中的剑光优雅起伏,在空中划出道道白练,时不时剑锋上掠过一道紫色的焰光,然后在那些魔物身上留下腐蚀的伤口,轻易地将它们坚硬的外皮砍断,紫焰便钻进去由内而外地侵蚀起它们的血肉,在游走一圈后又带着淬炼过的魔力回到孟离的剑里。

轩辕煜周身的空间乱流在他的操纵下,简直就像是绞肉机风暴,但凡接近他十米内,除了他一直跟随的林子月,已经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还存在了。

林子月手中月杖挥舞,大片月刃像是聚集的蜂群,嗡鸣中飞散而出,散落在黑暗里,照亮那些猩红色眼睛的魔物,然后落在它们身上,无声无息间便收割尽它们的生机。

如果说轩辕煜的空间裂缝切过一切无所留存,那么林子月这样悄然无声的月刃,便像是燎原的火焰,在细响中被那些魔物痛苦的嘶吼所淹没,又在声音停歇后再一次燎原往前。

这座寂静了很多年的城市,死在一场生物被“瘟疫”感染的屠杀里。

现在,又在另一场屠戮里被拂去了沉寂多年的尘埃。

林子月一行人,就像是一从火药,猛然落进了沸油里。

掀起轰然巨响,先是让这座城市为之颤抖,继而因之而承受着洗礼。

以这些魔物的血,拂去那些枯朽骸骨上的尘埃,以我们的杀意,驱散这片城市里积压无尽年头的黑暗。

月刃带着光芒,掠过那些黑色魔物的皮肤,像是被厚重的云层吞没的弦月。

然后月刃又折返出来,带起一溜黑色的血柱,倾洒在地面、在残垣,在这座城市崩裂的砖缝与龟裂的土壤里。

废墟间,黑色的血迹开出了花,被这些闯入者们浇灌着,在这座城市的沟渠间疯长。

月杖上黑色的影子一闪而出,炎鸦离开月杖的瞬间,周身便爆发出了浓烈的火焰,照映得它通体鲜红似凤凰,他眉间的混沌火化作第三只眼睛,仿佛在窥伺着一切阻碍它前进的东西。

炎鸦的身影化作一团火光,肆意地穿行在那些魔物间,敏捷地躲闪过它们的尖牙利爪,然后从自己的羽翼之下甩出火球,砸得那些魔物不断哀嚎。

炎鸦沙哑的大笑声远远传开,像是古老的丧钟跨过历史的面纱,揭开了这座城市的死寂。

林子月不断往前,与自己的同伴们针对这些魔物,进行着一场无需花费精力分辨敌我的战斗。

这样的斗争远远说不上什么战火,双方的实力着实太过悬殊,这只是一次清剿罢了。

月杖里,布鲁坐在那一方摊着数不尽书卷的空间里,那些书卷多是卷轴,从上而下地悬空漂浮着,不断穿行在他头顶的空间里。

在月杖里的时候,无字使只要闭着眼睛,便能见林子月所见。

而布鲁闭上眼睛,见到那些魔物在挣扎、在溃散,亦能感林子月所感。

他只要一专注,便能闻到那些臭锈味的黑血,仿佛它们刚刚洒在自己胸口,将自己胸膛腐蚀出一个破洞,灼烧着自己的心脏。

他能听到那些魔物的哀嚎,似野兽又似夜枭,即使是死亡前的尖叫,它们也会发出那样有如诅咒般令人不适的声音。

布鲁的脸上满是泪痕。

他逃了进来,因为他没法再在外面继续面对。

但是他现在又集中精神,强迫自己去见证这一切。

布鲁希望自己记住这一切,记住那些魔物死前最后的挣扎,记住这座城市濒死时的模样。

这是宣泄,也是哀悼。

他想把这些情绪统统铭刻在自己的内心,让自己永远不要忘掉。

虽然很痛苦,但是却很必要。

月刃和空间乱流彼此交错,黑色的羽翼挥洒下红色的火焰,电光暴起发出龙啸般的爆鸣声,血色的幽魂护在冰灵左右,白色的烟雾与白色的剑光蔓延过去。

黑暗被不断驱散,这座城市最后一批“居民”,终于迎来了他们早应面对的死亡,重临那一天发生的末日。

是的,“他们”。

布鲁咬着自己的嘴唇,一道血丝顺着他的牙尖冒出,一点点汇成血珠,兀地滑落。

本应该是“他们”,而不是“它们”。

所以布鲁才要躲起来。

那些魔兽般的生物,便是被瘟疫感染后的“神之子”们。

他们,才是这座城市真正最后的遗民。

他们以同族的血肉滋养疯狂与兽性,然后扭曲如斯,在漫长的时间后成长为野兽般的形态。

布鲁脸上的泪水始终无法断绝。

那是他的同族。

而这场宣告“屠戮”的号角,正是他在崩溃边缘时放出的那一记灵能子强聚炮。

然后洛零感受到了布鲁那分崩溃,林子月接过了这把斩向毒瘤的屠刀。

布鲁清楚,那些魔物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更是一种对于骄傲的神之子民的嘲讽,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大概都会跟他选择同样的处理方式。

但是一想到“它们”曾经是“他们”,他的双手就忍不住发抖,他的理智就彻底折断了脊背,被那些痛苦鞭笞得伤痕累累。

布鲁握紧了怀里仍带着一丝灼热的三角铁。

它贴在胸口,仿佛替代了那颗痛至麻木的心脏继续跳动。

遗落世界的游子归来,携回故土的,却是一曲丧歌。

我心寸断,难言其何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