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爱情 > 穿越古代嫁了个痞子> 87.无齿老人
回家吃了饭,便是午睡时间。

往日午睡前,沈木木都要给双胞胎讲一下故事,今天有他们舅舅陪着,便省了这项。只交代了沈文远不要让孩子们玩太久,要哄他们睡午觉,便和男人回了屋。

她刚躺下,男人就欺身上来,在她嘴角使力啃了好几下,“你没话和我说吗?”

沈木木以为他闹着玩呢,笑着在他脸上啄了几下道,“没有啊,孩子他爹要我说什么呀?”

谢予听了她的话,蹙了蹙眉,认真道,“爷不是和你闹着玩的,严肃点!”

沈木木伸手要抱他,撒娇道,“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啊?”

性格使然,男人在家少有笑模样,但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火。现在这么一副问罪的架势,难不成她做了什么让他不高兴了?

“别动手动脚的,问你话呢。”男人躲开她伸过来的手,“你别想岔开话。”

没抱到男人的腰,还被骂了。沈木木讪讪收手,放在肚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那你给点提示。”

“卖布匹的吴老头。”

呃......

沈木木认真想了一下,确定她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便又道,“我不认识这人啊,再多点提示。”

“鲜香楼,靠窗位置,你是不是对一个老男人笑了两次?”谢予说这话的时候,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似乎她若不能给满意答复,立马就能生吞活剥了一般。

好家伙,怪不得今天见面的时候,话都没说两句呢,连回她话也是爱搭不理的,原来是心里憋着事呢。

他这么一说,沈木木倒是有点印象了,也隐约知道男人可能是又误会了,“人家带着妻子儿女呢,想什么呢。”

男人有时候很奇怪,你以为他们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他偏偏能逮住一些你自己都没注意的细节,发挥想象,脑补些有的没的。

别人是姑娘的时候,被看得紧,生了孩子,夫家放心得很。她倒好,姑娘的时候,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待着,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别人,男人最多嘴上说她两句。现在开了个店,接触的人多了,谢予反而担心起来。她和谁多说了两句,他都能不高兴许久。

即便还怀着他的孩子,人家就是不放心得很。她去店里,他也会跟着去。当然,谢三爷那可不叫盯人,也不叫黏媳妇。

他那呀,是光明正大的去武馆。

谢予的火憋了一路加一顿饭的功夫了,现在是迫切需要知道答案的,偏偏女人迟迟不肯说到正题上来。撑在媳妇上方的手弯了弯,拉近两人的距离,恶声威胁,“少废话,你解释解释,为什么对他笑?”

男人温热的呼吸喷洒砸她脸上,沈木木也不躲,回视他的眼睛道,“冤枉啊,不是我对着他笑,是对着他妻子和女儿笑的。”

说到一半,沈木木知道他想听什么了,详细解释道,“第一次,他妻子说咱儿子长得讨喜,我就对着她笑了笑。第二次,是人家小姑娘分了两颗糖果给你儿子,你儿子高高兴兴接了糖,我不得对人家说声谢谢嘛,道谢的时候,总不能木着个脸吧?”

“就这样?”

“那你以为是什么样的?他出来的时候,你就没看到他拖儿带女的?”解释清楚了,沈木木气焰就涨起来了,一把将男人推到外侧,数落他,“还有,你那是什么眼神?吴老板看着也才三十岁出头,和你差不多年纪呢,你也好意思说人家是老头?!”

谢予得了他想要的答案,翻过身子,躺平了,双手枕在脑后,舒坦的躺着。嘴里不忘埋汰人家,“长那么一副黑瘦的样子,不是老头是什么?”

“啧啧,说人家是老头,以为自己还年轻呢?”沈木木扯过巾被搭在腰腹上,想了想,也给男人盖上了。

男人却不领情,自己不盖,却给她盖了严实。

沈木木推他,“热。”

“热也得盖着,着凉了再找我哭哭唧唧的。”谢予仔细给她盖实了,才又躺回去。

沈木木是个识好歹的,知道男人是记得大夫的话,担心她着凉了难受呢。乖乖让他盖好了,侧过身子看他,“唉,我都是两孩子的娘了,你还稀罕呐?”

啧啧,瞧瞧这占有欲......

谢予不说话了,装睡。

沈木木得意的等着他回复,等了他半晌,没回话,便自己说跟自己说话,“不说话?不说话就是不稀罕了?也难怪,生了孩子,我都觉得自己老了,变丑了,担心呢......”

谢予闭着眼,耳朵可没法闭上,女人说的话,都入了耳。

老?丑?

那根本与她无关,她才二十岁出头,女孩的稚气清纯还未脱干净,却添了少妇的风情,正是最撩人的年纪。需要担心的是他,她需要担心什么?

沈木木说这话,原是像让男人哄她两句的,等了好一会儿,没见男人说话。

突然就伤感起来,举起手,捏了捏胳膊内侧的肉,苦着脸道,“不仅老了,还长胖了,你不稀罕也是应该。现在就开始嫌弃了,以后可怎么......”

谢予听得心烦,“叨叨什么?我儿子在你肚子你呢,不稀罕你稀罕谁?”

“你稀罕?”

“稀罕!”

“稀罕多久?”

“你想多久就多久。”

“那.......就稀罕一辈子好了。”

“够不够?”

“够了。”

“够了?”

“够了。”

“下辈子,不让我稀罕了?你想让谁稀罕?”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

这个下午,夫妻两就这个问题,聊了很多,一直聊到晚饭时候才出来。

-----------

两人一共育有两胎三男,生老三的时候,大出血,凶险得很,谢予被吓得不轻,不许她再生了。

几个儿子都有出息,只沈木木一天也没舒心过。

老大喜欢舞刀弄枪,十五岁那年,跟了魏承宏去打仗,一路做到从二品的副将。沈木木担心刀剑无眼,他刚上战场头几年,老是睡不安慰。

老二读书读得好,跟着他亲舅舅做了言官。官场多的是尔虞我诈,沈木木担心哪天这舅甥两脑子转不过弯来,被人陷害了。

老三是脑子灵活,做了商人。商场如战场,儿子在每日在“看不见的硝烟”中,沈木木也放心不了。

将担心给谢予说了,谢予的回应就是翻了个白眼过来:照她的想法,还有人在家吃饭噎死的,是不是连儿子吃口饭都要担心了?

道理嘛,沈木木都懂,可她一颗心就是不听这些啊,整日操心着。就这么担心着担心着,沈木木就老了。

沈木木七十岁那年,男人七十七岁。

沈木木年轻时没吃过苦,嫁了人,一切也都顺心。活到七十岁,竟也没得过什么大病。谢予则不一样,他年轻时的不讲究,老了全化成病找上门来了,大病没有,小痛不断。

年轻的时候,好养活,喂饱他,就没什么话。老了,就矫情得很。身上但凡有不痛快,他也不要丫头小子们伺候,就是他的子孙来,他也不乐意。指定了要沈木木伺候,沈木木也乐意伺候着。

有一日,谢予睡了午觉醒来,没立即起身,就在床上看着她。

沈木木被他看醒,问,“看我干什么?”

“我让你伺候,你会不会不乐意。”

沈木木以为他听什么人嚼舌根子了,摇摇头,“不会,我乐意的。”

“为什么?”

“你是我丈夫,我自然是乐意照顾你的。”

“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配不上你?”

“没有。”

“从来没有?”

“一刻也没这么想过。”

她回门当天,就带了弟弟回来。这和带着弟弟嫁过来,没什么区别。

放到现代,娶个媳妇,还要养着小舅子的,也没几个男人能接受。她嫁过去那年,谢予二十多岁,小远没到十岁,就两人的年龄,放在一起看,那就和父子差不多。

想必外面也有人说闲话,说谢予就是冤大头,帮着沈家养儿子。不管谢予听没听过这种话,回家来,是一次也不曾因为小远的事情和她冲突过。

他问配不配得上的话,不外乎是他没有好的家世,没正经读过几年书。

可谁家有父有母,接受端正教育的能接受她?

最重要的一点,她自己的性子,自己清楚。一手好厨艺,会画画,能赚钱,会享受生活,还能与人为善,在太平盛世,她绝对是能活得很滋润的。

但她不能和人冲突,一旦有冲突,嘴上吵不赢人家,打更是想都不敢想的,只有自己怄气的份。

外人看来,男人脾气是不大好,但就是他不好惹,才无人敢惹上门来,叫她这一辈子也只需要操心家里人的衣食住行。

不是他,估计护不了她异世的安稳。不是她,别人也许兜不住他的脾气。

所以,两人是最合适的,哪里有什么配不配得上的。

这些话,除了不该说的,其余的她都一一在男人耳边细说了,许久不曾笑过的男人,裂开嘴笑了。

沈木木轻声道:无齿男人。

那无齿男人不甘示弱,回了句:无齿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