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仙侠 > 斗战狂潮> 第二百零四章 地狱岛

第二百零四章 地狱岛

上品那根本不是六级宗门所能奢望的,即便对于天门中的几大八级势力来说,炼制一颗一品丹都是一种极大的投入,还要承担失败的风险,对这些,莎娜里等丹宗出身的人是最有体会的。

王重看的清楚,听的明白,长老是用笑话讲一个真理,同时也对他们这些抱着希望的人听的,茫茫无期的丹路上根本没有所谓的奇迹在等待。

授课结束了,坐在高台上的一莫长老居然就像虚无一样虚化为云雾、消失无踪,下面自有督导在给大家补充着一些炼丹堂里的规则、常识。初学期间肯定都是以学习一些九品丹、八品丹为主。

一颗灵丹的炼制,成型只是最低的要求,按照形、灵、道、效等等,看似一模一样的九品丹,也会有着极大的差别。用炼丹堂的标准,可以给打个一分到十分的分数。而这个打分,是会计入积分里的。这固然是炼丹堂的弟子必须完成的东西,是累计积分的关键,同时对那些旁听生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炼丹堂不会强制要求旁听生根据丹堂的要求来进行炼丹作业,但如果你炼制了也可以交上去进行分数品定,这个是会在你的本职积分上算作额外加分的。

因此丹炉也好、各种材料也好,炼丹堂的正式门徒固然是一切都不用愁,丹堂会给他们准备齐备,可如果是旁听生就得自己花钱了。光以丹炉为例,各品级的都有,只要你钱够多,甚至能买到堪称神器的超级丹炉,据说用那样的丹炉炼丹,大大提高成丹率,在天门,没有买不到的,只有钱不够。

也是体制牛逼,控制地界的组织,可以非常容易的集中资源和财富,说白了就是压榨各大文明,偏偏各大文明还甘之如饴,但这就是进阶的代价,不修金丹,不入天界,永无出头之日,这是所有文明的共识,而对于低等文明来说,修金丹更是唯一的翻身机会。

王重是没打算买,也买不起,只是先在督导那里了解了一下租用丹炉的价格,有点夸张,自己的全部‘资产’只能租用一天的低等丹炉,刚好一千银星石。

这尼玛搞毛?全部钱去租个丹炉,然后炼空气?而且还只能租一天,虽说这第一天的丹课只是讲解基础纲要,并没有布置下需要完成的作业,可老王已经开始为自己的修丹大计犯起愁了。

说起来,自己背后也有来自天宝街的支持,玛格索收取了所谓‘保护费’后,每个月都会有一笔钱分到王重的账上,但那点钱,负担天门的生活费或者修武资源可能还够,但要想炼丹,那真是不够塞牙缝的。毕竟只是一个中环位置的边缘街区,对于一些小组织来说值得争夺,真正摆放到地界中心这些掌控庞大资源的宗门眼里,那就真是不值一提了,何况王重和玛格索他们的‘保护费’收得还很低很低……

旁边的飞猪乔纳斯居然睡着了,这家伙貌似也就只有在一莫长老大道授课时才勉强有点精神,等到后来一莫长老开始和大家聊天、等到后面普通督导们讲授各种常识规则时,那叫一个睡得香甜,也就是幸好这家伙不打鼾,否则能被周围的人活生生打死。

老王也是无语,这么精彩的课,这家伙都完全没兴趣吗?真不知道这家伙跑这里来是干什么的。

此时已经散场,正要弄醒他,居然有熟人过来打招呼了。

“王重,我们又见面了。”

莎娜里微笑着走了过来,让老王有些意外,这女人给他的感觉一直是那种比较势利的墙头草,来到天门,身边有众多高等势力的优秀子弟环绕,自己昨天灵质测试时又拿了一个最L的丁等,被人嘲笑,这女人居然没有对自己敬而远之?

“天门的滋味如何?”莎娜里笑着问王重。

“似乎没什么变化,反正对于人类,走哪儿都一样。”王重笑道,“你这样过来,不怕你的朋友瞧不起你?”

“你这人啊,别太死板了。”莎娜里笑了笑眨眨眼:“天门毕竟是天门,就算心里瞧不起,大多数人还是自恃身份,装也要装一下的。”

王重点点头,莎娜里就是过来打个招呼,但以自己的情况,她这样不避嫌,王重倒是有点疑惑,老王可不是这里的妖二代,贵二代,没那么天真,莎娜里绝对是个“理智”的人,为什么对自己有兴趣?

仅仅是因为自己击败了阴蛟?阴蛟那种程度在这里根本不算什么,说不定是他老子花了很大的代价才弄进来的,被自己捡了便宜。

“老大,那妞似乎对有想法啊?”飞猪说道,“长的不错啊,看不出你们地球人也是有魅力的。”

“你想多了,她应该有别的目的。”

“嗯,我们是最纯洁的友谊!我的就是你的!”吃晚饭的时候,飞猪乔纳斯坚定的说,桌子上摆的都是他带来的那些‘蔬果’,虽然被老王批判他不吃肉的风格,但这些‘蔬果’可还真不一般,内蕴的灵气十足,谁吃谁知道,幻族虽然只是个五级文明,可因为炼器牛逼,那真不是一般的有钱,神域中的暴发户,说的就是幻族这种了:“我的尊严也就是你的尊严!”

“嗯,是的。要是你在外面挨了揍,我会尽量站远一点的,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好朋友出丑。”王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得相当肯定,看着一脸无奈的飞猪,王重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跟哥玩套路,哥会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

老王沉浸在知识的海洋,木子已经很出冥河的深处,坐在一片黑色的乱石地中,再向前百余步的距离,就是一片漆黑的枯木林,也是他当前的目的地。

今天是他登岛的第七天。

他用了七天时间,才从岸边走到了这里,他完全低估了这座岛屿的恐怖,庞大的死气,凝重的灵压,以一种法则般的力量压在他的身上,每向前一步,他都要付出难以相信的力量和艰辛。

这个意料之外的难关,却并没有挡住木子坚忍不拔的乐观,虽然每走一步都像是经历了一场可怕的生死搏杀,但是,除了困难艰险以外,木子还感觉到了一股亲切的感觉,就藏在小岛的深处,每当他对抗着死气和灵压爆发前进的时候,这种亲切的感觉也会随之变得明显。

当然,木子能有这种乐观的根本原因之一,是他在上岛的第一天,就在岸边的沙滩里面挖到了一具未知生物的骸骨,本着物尽其用的务实主义,木子将这些骨头拆卸了一半下来,然后拼凑着做了条白骨裙,虽然外型有点过于风骚和他小光头的冷酷外型不是很搭配,但是毕竟是骨头做的,总算是把他光溜了好多天的档部又给重新纳回了文明的私密范畴当中。

不用怀疑,这很重要!文明脱离低级形态迈入高级阶段的标志之一,就是学会遮羞,这是个人意识和尊严的崛起标志。

所以,有了穿的,就给了木子更多去乐观的理由,很快他又发现了一大片藏在黑色的沙土里面的小花。翻开沙子,这些花就会欢快的向着天空直立起来,朝着天空盛放,黑白相间的花瓣簇成一团,随风而动时,就像是一张张想要吓唬人的诡异笑脸。

木子的确吓了一跳,不过并不是因为小花的鬼脸,而是因为这些花所蕴含的能量,吃上一朵,竟然可以让他好几个小时都感觉不到饥渴。于是,食物的需求就得到了保障,这些鬼脸花到处都是,只要肯去挖土,就一定能够看到鬼脸花从地下直起来企图吓嘘人的那张黑白鬼脸。

唯一让木子觉得沮丧的是,他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用来烧烤的小动物,不要说野兔之类的,就是小虫子都没有见到一只,蚂蚁都没有。

但是,不管怎么样,木子和这座地狱岛杠上了——这是木子为这座奇怪的岛屿取的名字,不管这里是不是有别的称呼,对他来说,这里就是地狱岛,空气和氛围,和传说中的地狱十分相似,巨大的死气,恐怖的气息,森森白骨,黑色的沙土与其说是大地,更像是无数尸骨千万年腐化后的堆积物。

木子也相信,自己是与地狱有着奇异而不可分割的缘分的,所以,他才会从这座岛上感觉到亲近,而且,这里的灵气带着很强的负面气息,而这正是生死棺最喜欢的“补品”,在生死棺的匹配下,这里的灵气和木子几乎是一种完全的契合,不过,木子并没有着急,仓促的去吸收这些灵气,而是跟随着生死棺慢慢恢复的节奏,慢慢的积累,他觉得这就像是在建筑,楼能建多高,通常取决于它的地基有多稳。

木子算了算,这一轮的休息时间结束了,他站了起来,是时候继续前进了。

深吸口气,木子将精神集中起来,看着不远处的一颗黑色大树,一次长长的呼气之后,他的呼吸便变得快而有节律,丝丝的灵力自体内诞生出来,这让他全身心都充满了力量!

木子情不自禁的想着,如果再遇到那个家伙,他一定不会再受到那样的压制,和之前相比,现在的他已经变得完全不同了,从内到外,从灵力到一切。

全身力量达到顶点,这一瞬的强大,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木子昂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树林,发出了一声费劲的低吼,全身饱满的力量向着双足灌去,然后他迈出了右脚,狠狠地踏在地上发出擂鼓般的巨大声响。

咚!一步!

轰,地狱岛深处的死气就像是受到了挑衅的公牛,剧烈的爆发,强大的股压,像一座又一座迎面掷来的大山一样,一层紧接一层的朝着木子身上压制。

木子微笑着,毫不犹豫的左脚跟上,再踏出出。

咚!第二步!

咚!咚咚咚……

第十步,木子的双膝发出了骨裂般的扑声,他终于停了下来,再也无以为继,这时,他才感觉到鼻子里面的火热,鲜血从中滚落,飞快速度的滑过嘴唇,他的嘴还没来得及尝到血的咸味,这股热量就又漏过下巴,随后便大把大把的滴在他的胸前,落在黑色的沙地上面。

木子喘着粗气,他身上所有的力量,包括灵力都完全的干涸了,他的身体里面再也没有一丝力量。像是没有得到满足,地狱岛高涨的灵压示威般地又在木子身上来了两下,直到把木子压倒在沙地上面,整张脸几乎要被种到地下去了,这股庞大的灵压才缓慢的退了回去。

木子把头从土里拔了出来,然后翻过身,躺在地上,这一轮冲过头了,原本是计划只跑七步的,结果因为状态有点好,多冲了三步,最后引动的灵压是上一次的三倍还多。

过了很长的时间,木子的呼吸才重新恢复了平稳,他检视着自己的身体的状况,有点糟糕,灵压并不会给他带来外伤,但是内脏却会在那种可怕的压力下扭曲变形,好在灵力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内脏只是有些出血,并没有出现巨大的创伤。

这就够了,木子撑起身体,然后找到了那些黑白的鬼脸花,只摘了三朵便停了下来,他不贪心,而且,木子也不确定离开枝桠之后的鬼脸花,还能保持多久时间保持住纯净和自我意识。..

木子先是吃下了一朵,才放进嘴里,口腔里面的唾液就疯狂的涌动起来,一缕灵力从舌尖打着旋的向着食道冲去,湿润的补水感觉立刻充满了全身上下的每一个角落,这可比喝水高级多了。

嚼了几下,木子将鬼脸花吞咽了下去,一股温和的热量立刻从身体中散开,通过血液在身体里面循环,内脏的出血很快便在这股力量的滋养下停住了,破裂开来的小伤口开始愈合,速度不快也不是慢,但今天应该是只能在这里止步了。

吃完第三朵鬼脸花,感觉到“饱”的木子便放下生死棺,躺了进去,棺盖一合,一阵清凉立刻覆盖上来,这让木子的伤势好得更加快了。

生死棺在吞噬了岛上的特殊的灵气大补之后,一些基本的功能得到了恢复,这也是木子敢冒险挑战的底气所在,不过,目前也就只有辅助疗伤是比较好用的,别的一些力量的使用方式还需要木子慢慢摸索,经历了冥河之旅的生死棺,明显不再是过去的生死棺了,既熟悉,又陌生,但不管怎么变,仍然还是木子的生死棺。

木子准时的从睡眠中清醒过来,深夜,冰冷的风带着冥河的死亡呼啸的在岛上不紧不慢的吹拂,就像是阴兵在巡视冥王的领地,没有了地下云层中的昼光,小岛上的死气变得更加的浓烈,木子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去招惹死气灵压,现在也是他修行的最好时间。

白天异常敏感的死气,在黑夜里就像是冬眠的蛇一样懒得动弹,只要木子不继续向岛的深处迈步,这股死气就只会平静的在半空盘旋。

五道雷法在木子的驱使下,依次从他手上亮起,这已经不再是最初交给他的幻魔五雷功法了,不仅如此,功法在的运转方式,也都被木子彻底修改过了,这是踏入地狱岛后的最大收获,通过和死气灵压的对抗,木子开始真正了解这门功法的伟大,他的体质,或者说是人类没有人能够适合这门功法的运转。

人类最伟大的,也是人类最恐怖的特性,就是适应环境以及模仿学习,然后以这二者作为基础而创造出适合人类的东西。

不过木子对五雷法的调整,完全和伟大扯不上关系,他只是觉得这样做很舒服,于是他就这么做了,这是木子纯粹到连王重和艾俄洛斯都嫉妒的一种本能。

这时,五道属性各不相同的雷电灵力在木子的操控之下,敛入了他的身体当中,成为了他的灵力部分。

木子长吁了口气,他又从沙土中找到了黑色的鬼脸花,这一次他只吃了一朵,几次呼吸之后,他的身体便又有了饱的感觉。

木子觉得,这里是来到星盟以后,最适合他修行的地方了,就算躺在生死棺里睡觉,因为死气灵压,他也能通过生死棺而缓慢的提升灵力。

时间飞快,白马过隙,经历了许多次努力,木子终于顶着灵压的阻止,踏入了那片黑色的森林的中央,然而里面的光景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加糟糕透顶。

那些黑树的,就像是经历过地狱火的烧烤,一块一块焦炭一般的树皮被扭曲的红色树筋连接在上面,看上去,就像是人类被火烧得一半是炭一半是血肉模糊的肌肤。更让人诡异的是每棵黑树树干上都长着一张面孔,这些脸孔的样貌各不相同,从年幼到长者,一一不同,“他们”就像是活人一样,眼睛发着渗人的光,死死地盯着木子。

除了可怖的人脸树,还有一些奇怪而危险的黑色活藤蔓,大多数都藏在地下,但也有盘旋在那些树上的,他们是活着的,能够像蛇一样的自主行动,木子管这种藤蔓叫做蛇藤。

(亲爱的伙伴们,月中了,求一张月票,感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