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凤凰小说网 > 现言 > 超级捡漏王> 第374章 隐藏起来的人

第374章 隐藏起来的人

花劲涛收回酒街虽然全都靠了唐启的帮忙,还有海怪一直非常的效忠自己,可是一想到唐启和海怪之间的密切关系花劲涛就非常的不爽,他本来就不喜欢唐启,一方面是因为花容月和他的关系,另外一方面他知道自己不如唐启的本事高,所以觉得自己收到了威胁。 .w .

万一有一天我和唐启需要决一胜负了,他会帮助谁?一定会在唐启那边的,说不定还会把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唐启。所以他早就想好了要趁早除掉海怪。趁着他想要去玉京找花容月的时候他就动手了。

“幸好我逃避及时,要不然我现在就死定了。”

唐启问道:“那你现在要去什么地方,找他报仇吗?”

“怎么可能!”海怪看了一眼唐启:“他是我的主人,我是他的随从,就算是他一直要加害我,我也只能受着,不会做出任何事情来得,否则等到大小姐回来我怎么面对他?”

“可是你虽然愿意放了他,他却也不见得能放了你。有了机会一定继续害你。”唐启道。

“这一点我也是很清楚,但是我不会做的,你也不能。我相信你明白我的话是什么意思,花劲涛就是因为知道我们顾忌什么才这么大胆的。”海怪直勾勾的看着他。

唐启没说话,他知道海怪是为了自己好,他喜欢花容月,而花容月不管在怎么喜欢他,也不可能和害死自己父亲的人在一起,所以现在唐启也是拿着花劲涛没办法。

“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我早就找好的,本来我不会出来的,我想要一直藏起来等到花劲涛不注意的时候我去玉京,但是昨晚上除了有点事情,有一个人要带给你看。”

前面的路已经格外的颠簸,车子完全开不进去,唐启和海怪又走了一段时间,这才到了一个低矮破旧的民房前面,四周全都是一样的建筑物,墙壁上面写着很多拆字,这样的棚户区苏海已经越来越少,这里早晚也要拆迁了。

“花劲涛到处找我,可是他绝对想不到我会住在这里的。”大门一开,唐启先是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房间当中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唐启不禁皱起了眉头来:“怎么回事?你除了被烧伤还有什么地方被砍了吗?”

“不是我,是他。”海怪说着把墙边的灯打开了。房间里面的面积很小,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地上是一些脏衣服,染血的纱布,还有一些熟食的包装,角落的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他的身上缠着密密麻麻的纱布,脸上的胡子拉碴,一手拿着一把手枪正背着他们的方向睡觉。

唐启道:“你试试?”他朝着床的方向走过去了。猛然的亮光,让这个人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有人进来了,他急忙坐起来对准了唐启的方向要开枪。

海怪大声的说:“不要开枪,是唐启,我把他给你找来了!”

这人一听马上把手枪放下了,对唐启说:“是我。我以为我要死定了。”唐启这才看清楚这个人是谁,竟然是给儿子报仇之后失踪的丁建云!他现在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口,脸上也有些刀伤,非常的凄惨。

唐启快速的走过去了:“是谁干的?河村豹吗,他找到你了吗?”

“不是他吗,是沙漠狮子的人。”丁建云揉着肩膀,刚才他抓手枪太用力了,所以骨头咯吱咯吱的疼,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道:“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定了。”

丁建云把偷窃了他儿子遗物的人给干掉之后,为了躲避马队长,所以朝着城郊的方向,他想要直接去玉京,谁知道在路口就被沙漠狮子的人给抓住了。

“他们让我跟着他们回去,说是老大有什么事情问我,我知道我去了就死定了。所以就赶紧跑,结果身上被刀子给划伤了。”

海怪道:“我昨晚上想要出去买点吃的和酒,见到几个人追着他,眼看着他就要死了,我本来不想管的,可是听到他们的对话里面有你的名字,所以我就出手把他给救下来带回来,他说一定要见你一次,我就答应了。”

唐启问丁建云:“沙漠狮子的人问你什么了?”

“我全部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什么钻石开采,又是选美的,我就说不知道,他们不相信。我说你们自己去问唐启,然后就挨打了。他们说他们的老大很生气。”

唐启心道,看来他们也是在确认是不是自己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的,同时也证明了河村豹也不是那么容易让他相信,不管,反正现在他和古风都不要想趁着出去做慈善发国难财了。这是一个好消息。

“你好好养伤,不过这样的地方估计是不行,不如我带着你去大型的医院,否则你的伤口要是感染了,可就糟了。”唐启说着用手放在了丁建云的额头,试了一下体温,现在已经有隐隐发烫的迹象了。

丁建云看着唐启:“你不是废话吗?我现在可是通缉犯,你还不如直接把我送给马队长呢。,这样还可以帮你和他继续交朋友。”

唐启冷笑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虽然你不是好人,可是你除掉的人也是该死的,而且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会怎么做的。我不会出卖你的。”

“是啊!你既然都让我把唐启叫来了,就不要对他有所怀疑了。有什么事情就说。我先出去帮忙你们望风。”海怪说着走出去把大门关上了,房间当中就剩下了他和唐启两个人。

唐启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了那颗尘缘珠:“这个是你卖给河村的东西。”

丁建云没有接过来只是看着拿东西,突然他用手捶打着床铺:“都是这个东西!如果没有它的话,我就不会失去我的儿子!唐启,你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这东西会有麻烦,却还是帮我们找到了1”

唐启道:“这一点我不想否认我一开始就知道这颗珠子是有麻烦。但是我真的不是害你们,是害这个接手珠子的人,我一直以为出事的人会是宋杰。想不到是河村豹。”

“算了!事情已经到现在这样,还有什么好说。我找你来,是把这个东西给你。”他说着费力的把手伸到脖颈位置,想要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来,可是他的胳膊受伤严重,疼的他哼叫着把手放下了,唐启主动过去,把领口的扣子打开了,里面露出了一个黑色的佛像。

唐启的手刚刚碰到这东西的瞬间,脑中立时响起了提示的声音:滇瑶翠墨石,水头纯正,正宗冰种。价值千万。这一块玉石有拇指大小,全身乌黑,边缘的位置呈现出了墨绿色的暗纹,黑色玉石像是蜡质一样,放在手上冰凉清透,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唐启一笑:“老兄,你身上既然有这么值钱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带着那些家伙?”

丁建云疑惑的看着唐启:“你说我这个东西很值钱?”

“当然了!翠墨本来就难得,而且这么纯正的黑色更是少见。”

“可以卖到多少钱?”他急切的问道。

唐启考虑一下,决定实话实说:“千万以上,而且要是在国际市场上面更会受欢迎,只要你有耐心,两千万都有可能的。”其实按着现在他和丁建云的悬殊对比,胡乱说个价钱,或者直接抢走他还能怎么样。可是唐启是正人君子,实在是做不出这个事情来的的。

“唉!当初我得到手的时候,王子奇说很值钱,少说可以值个百八十万的,我也没当回事,现在看来是真的了。”他说着把这东西塞到了唐启的手上。

“我估计他是把这个翠墨石和一般的黑玉搞混淆了,否则的话他一定不会给你的。”

“不管什么情况,这是我能拿的出手的最值钱的东西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了。”丁建云靠在了床边费力的喘息着,浑身伤口疼痛的要死,虽然已经吃了止疼药,还是受不了,冷汗顺着他的身体不断的流了下来。

唐启的手抓住这个石头,吃惊的看着丁建云:“你竟然会把这么值钱的东西给我?”

“我本身对古董就没有什么兴趣,之前想要卖掉尘缘珠也是想要赚钱,现在才明白不该我沾染的本来就应该离得远远地,把我儿子的命给打进去了,别提多后悔了。我把这东西给你,是想要让你帮我个忙。”

唐启急忙说:“你不用求我,我会给你处理掉你儿子的后事的,让他风光大葬。”

丁建云一向是溺爱自己的孩子,他想到的应该就是这个了。可惜这一次他猜错了。

“我儿子的事情我知道你会处理,我求得是另外一件事。我要你帮我报仇,我希望你帮我除掉河村豹,你做得到吗?我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了,这个仇我是报不了,我希望把这个东西给你,当成是谢礼。我帮我杀了他。”

唐启点头:“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但是现在我要把你给安排了,你一直藏在这里是不行的。伤口感染,你可能会残废的。”他拿出手机打电话。

“不行!”丁建云抓住了唐启的手:“不能打电话,万一条子把我抓起来怎么办?我在给我儿子报仇之前不能死!”

“你放心,我不是给条子打电话。我给你找人帮你离开华夏,等到事情平息了我在让你回来,至于你儿子和河村豹的事情放心的交给我就行了。”

唐启说着给亮哥打了电话,电话那头是震耳欲聋的迪斯科的声音音乐不断的往唐启的耳朵里面灌,震得他把电话拿到一边去了。

亮哥的声音都带着醉意:“怎么了师父,你想我了?哈哈我这边好多靓女,你过来,我帮你介绍一个,保证你满意哇哈哈!”

这时候一个女人嘻嘻笑着道:“来啊亮哥,我们喝酒。”

“你起开,我和我师父打电话关你屁事。”

唐启道:“傻逼别喝了,你马上过来一趟,紧急情况,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顺便打个医生来。”

“怎么了?”亮哥听到唐启的声音不对劲,马上认真起来了:“师父受伤了吗?”

本来自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